ag亚游网址

    排云老祖不可临阵丢面子,道:“大美啊,你可知镇远亲王府高手如云,如若贸然血拼,纵然最后我云雷山获胜,但必定会牺牲不少门人。老夫最念情分,有任何一个门人的死伤,那都不是老夫愿意看到的。”

    排云老祖已经得了消息,那镇远王已被八十万大军围困,即使他法术高强,但一时半会必定是回不来的。如今这镇远王府内除了那军师,也不过两三个大成境界的,其他众人上不得台面。而我云雷山……排云老祖心念一转,稳券在握。

    排云老祖看着擂台,贼溜溜的眼在分析里头是不是会有什么机关,口中问道:“这个擂台怎么一个打法呀?是三局两胜,还是五局三胜呢?”

    “非也。”朱茂学漫不经心的摇了摇扇子,忽又正色道:“你云雷山与我镇远府虽是近邻,但听信谗言,近日三番五次欺我镇远王府。朱某虽不才,但也不能丢了王府脸面。我方才已经说了,咱们的规矩就是哪边的人能最后站在上头,哪边的人就胜利。”

    排云老祖见朱茂学今日竟硬气起来,试探问道:“不死不休吗?”

    朱茂学摇了摇头,道:“那倒不必。说来,你云雷山与我镇远王府并无甚深仇大恨。此番擂台不定几阵输赢。若一方无人可战,却还不服输,可以再去踏三山访五岳,遍请道友相助。直到一方服气为止。”

    排云老祖眼珠一转,道:“若是你城内空虚,无人可应战,你却还偏偏不服气呢?说声去请朋友,我就要等你三五个月吗?”

    朱茂学哈哈大笑,道:“老夫若是城中无人,还摆甚擂台?”说着,又轻摇羽扇道,“你排云老祖若是认定我城中无人,何不直接闯进去,还应我这擂台作甚?”

    排云老祖心道,他朱茂学胆敢摆这擂台,说不得是邀请了得力之人。但,越是如此,我越不能直接冒然攻入,不如先从擂台上看看他们城里到底水有多深。若是城中有修为高深之人,我云雷山便是万一败下阵来,也不难堪。若是城中无人,那镇远王府的奇珍异宝,赵皇极多年经营的根基,还不是唾手可得?

    排云老祖手持羽扇拱手道:“老军师相邀,岂有不应之理?”

    朱茂学持羽扇还礼,道:“既如此,镇远王府便在擂台上恭候大驾。”

    旁边王大美见这二人打定主意要打擂台,心里暗暗着急。他急道,“老祖,这姓朱的明显是在拖延时间,老祖可别上他这个当。”

    排云老祖不置可否道,“便是他拖延又如何?那赵皇极被困大军之中,上官传承一干人身陷囹圄,这当下说不定已经人头落地。他便是拖延得一时半刻,又有谁来救他?难道等那金狮公主吗?哈哈哈哈……”

    王大美见排云老祖听不进话,又劝道,“话虽如此,就怕事情生变。万一……”

    “好了。”排云老祖不耐烦的打断王大美。他王大美孤身投奔而来,自己厚待了他几日,便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排云老祖面向众人道:“镇远王府既然摆下了擂台,咱们切莫冷场失了大家的兴致。我云雷山七十二洞,不知哪家洞主,愿意涨涨我云雷山的威风,去给镇远王府点颜色瞧瞧呐?”

    他麾下的七十二洞洞主个个都是人精,那哪有人愿意出来打头阵啊。何况对手是谁都不知道,万一对面直接是算无遗策朱茂学登台,自己不是去送死吗?

    只听众人嗯嗯啊啊,半响没人敢答话。

    城楼之上,朱茂学哈哈大笑,道:“云雷山人才济济,众位洞主们倒是谦让得很呐。”

    忽然就有一人高声道:“老祖,万宝堂掌门霹雳烟云李振坤,愿为老祖分忧,打这头一阵。”

    “哦,原来是李老贤弟,自可去得!”排云老祖一看是个不入流的边角货色,缕须大笑,随便去个人试试深浅也好。

    李振坤想的是,平时要在七十二家洞主面前,自己实在道行微末难以露脸,今天难得有机会让自己在老祖面前留个印象,那还不赶紧上。

    “得令!”李振坤也有引气境三阶的修为,脚尖点地,轻飘飘跃起五六丈高,落于擂台一侧。

    李振坤背负双手,既期待又兴奋,道:“镇远城内,谁敢与吾一战?”

    说实话对方来谁都无所谓,最好是来军师,这以后自己就牛大发了,有幸败在算无遗策朱茂学手里,往后在江湖上也有谈笑的资本了。

    城楼之上,朱茂学轻轻摇着羽扇微微侧身递了一个眼神,就有人拱手得令,轻飘飘从城楼落在擂台另一边,朝霹雳烟云拱手道:“久仰先生威名,就由在下来与你过招。”

    李振坤见这人不曾见过,看年纪跟自己差不多,估计道行也相差不远。心想,说不定自己能赢得了这头一阵也未可知,那可就是立下天大的功劳了,喜道:“来人通名道姓!”

    那人道:“我乃是王府里最不成器的一个门客,江湖上送我一个雅号‘一骑当千’何武器便是了。呆会儿动起手来,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还请李掌门多多指点!”

    “那是应当的!”李振坤哈哈大笑,他已经将目标从挨打挨得漂亮变成想赢,拱手道:“请吧!”

    何武器拱手还礼,二人各自摆定架式。

    二人都不敢大意,敌不动我不动。

    等了半晌,云雷山的人看不下去了,嚷嚷了起来:“快点动手啊!”“摆什么架子,上啊!”

    他们逮着便宜了,看出城里出来的这个何武器水平有限,虽然或许在这个霹雳烟云之上,但化气境中后期的修为真不够看。自己这边大多数人上场,都能轻易的将他轻松收拾。眼看是这样的情况都后悔自己没第一个登场,轻松的收割这个头功,不由都鼓噪起来。

    李振坤被自己人奚落得心中烦闷,冷哼一声,道:“那就失礼了!”

    说罢甩开双掌,成名的霹雳烟云掌法,在擂台上打得啪啪作响。

    何武器既称一骑当千,自然也是有两手的。他原是跟随赵皇极东征西讨的一个伍长马兵,由于深受赵皇极的影响,天下太平之后他也退了行伍,转而进了求贤馆整日里炼气求长生。他因为常年在战场死人堆里出生入死的经历,使他特别冷静、富有耐力和惊人的体力。不过他最熟悉的还是马上的功夫,此刻坐下没有军马、手里没有长枪则招式威力大减。只有拿出在军中所学的一套打得最熟练的太祖长拳来应战。

    那霹雳烟云掌,众人瞧了瞧,也并不比何武器的太祖长拳高明。

    原来所谓的霹雳烟云掌,只是一套普通的劈挂掌,另外在袖中暗藏了霹雳弹和烟雾,劈挂掌大开大阖,打起来噼里啪啦,一阵阵烟云腾起,霎时迷人。

    他这套霹雳烟云(劈挂)掌讲究的是轱辘劲。双手来回批打,就像不会打的市井流氓斗殴一样,劈头盖脸一下一下越打越快,双手连轴车轱辘一样,越转越快,玩命的拍。

    何武器一时不查,上来就直接挨了好几十下,差点被他给打蒙了。好在他感觉一来烟雾无毒,二来他的掌力实在平平,无非是受些个皮肉之苦,他索性按自己的来,由你批打,我只管练我的长拳。

    那擂台上能好看得了吗?

    一个双手车轮一样,绕着另一个玩命的拍,另一个闭着双眼任由你拍,时不时还出一拳,要是打中了,还足以将对方打退好几步去。

    虽然不受重伤,何武器被他批打,皮肉之苦还是够受的。纵使他黄沙百练,皮糙肉厚,但化气境中期的掌力不断的拍击,还是足以让人痛不欲生。不过何武器有惊人的耐力,他并没有因此放弃,只是一时间脑袋全都肿了起来。整个头上脸上,被打得鲜血淋漓。

    那个李振坤也好不到哪里去,太祖长拳自己一个不小心挨上一拳,不用看都知道身上青了一块,十几个照面下来,他也知道自己虽然外面看不出来,脱下衣服肯定是青一块红一块了。

    两人卯着劲不想输都想取胜,就这么练呗。

    开始周围的人都觉得无聊,后来都觉得惨。

    怎么两个人这么愣,硬是打得这么惨啊。

推荐阅读:求魔 剑道独尊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将夜 唐砖 最终进化 初唐大反王 海贼之无限手套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三国之英杰传 农宅手札 重生甜妻:总裁大人,别太宠 男左与女右 凰图旭 萌宝1加1:甜妻拐一送二 农家篱笆院 穿梭时空的ag亚游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