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杜长空只好双眼一闭,任由宋还阳把他当成试验品,来回的插针,上下的运气,捣鼓了个把时辰。直到宋还阳把手一甩,一脸愁容走到窗前踱步。

    关天仇可算找到节骨眼,忙道:“吾儿啊,你也累了,快下去休息吧!”

    “谢谢义父,你不是亲爹胜似亲爹!”杜长空如蒙特赦,感动得差点没哭。

    关天仇努嘴提示他快走,杜长空不敢耽误,连忙连滚带爬转身跑出了屋子。

    屋里关天仇道:“宋老头,这孩子的毒到底怎么样?”

    “你知道,天下间,如果有毒是我宋某人解不了的,我就是耗死这条老命,自己以身去试,也得把它解掉……但是……”宋还阳皱眉踱步,点指敲着自己脑袋,有些犹疑不定。

    “但说无妨。”

    “这个毒……我算瞧明白了,不是我解不了,只是它已经变化了……怎么说呢,就像是犯人,被用烧红的头盔,强行套在脑袋上,血肉和头盔粘在一起,变成了铁头人。”

    关天仇皱眉道:“你的意思是?他的毒已经和身体融为一体了?”

    宋还阳目光流露赞赏神色,点头道:“不愧是老狐狸,我比喻的这么恰当,你也能听懂。我的意思是说,他的毒,现在真的和他融为一体了,看着目前的形式,只要依照你们现在的镇毒疗法,毒素不会再恶化,反而对他形成了一种身体的提升。以后他对一般毒素的抗性,会要强很多。”

    “嗯,就像那个铁头,也确实能够给脑袋提供保护一样。”

    宋还阳被他说出自己的想法,深觉知己二字,莫过如此。纠结的讲道:“所以啊,按我的专业度,我应该解毒,就是相当于把铁头敲碎取下来,这我是办得到的。不过,从为这个孩子好的角度出发,这个毒我又无法可解。”

    关天仇欣然道:“既然是如此,不解毒对孩子反而是好事,宋老头你纠结什么呢?何况,此毒并非不可解,而是你不忍为逞医术之精妙而为解毒而解毒,照顾晚辈罢了。”

    宋还阳不置可否,闭目不语。

    关天仇道:“孩子的事情有惊无险,那就咱俩的事情了吧。”

    闻言宋还阳睁一目眇一目,半晌无语。

    次日正午。杜长空按惯例找小白压制毒伤。他和小白的配合也越见得默契了许多,虽不通言语,但最近每次平均下来一个时辰的镇毒,亦可称之为双方共同获利的共同提升修为的修炼。

    他刚心满意足的从小白口里出来,关天仇就从房里叫他。

    他连忙按礼数进屋,房内这日只剩他一个人。

    杜长空道:“义父找我有什么事?”

    关天仇道:“你不记得我答应过你的,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吗?”

    杜长空心头鹿撞,脸上一片发红,难道是提亲成功了?咽了口唾沫,道:“义父……是有了心月的消息吗?”

    关天仇淡淡的看着他的神色,略感失落道:“但结果没你想的那么好。”

    事关终身大事,杜长空闻言满脸惊疑,道:“怎么说?”

    关天仇道:“这么说罢,我派过去的人,他们白事会都以礼相待,送过去的礼他们却分文不收,只说是姑娘年纪还小,她娘不舍得,要我们再等几年再提。”

    他见杜长空有些沮丧,道:“儿啊,我何尝不比你更思念心月呢?何况你还和她见过面,说过话,共同度过过一段美好的时光,而我作为他亲爹……”

    他转而叹了口气,道:“过几年再提吧……”

    “是。”是这结果,杜长空也没有办法。

    关天仇沉吟道:“接下来一段时间,我要在门中密室闭关,届时晨猿夜鹤二尊也将随我入关,为我闭关护法,你和你老哥哥,这段时间就见不到面了。另外你就不要乱跑了,只管在后山安心修炼。除非有什么重要事情,可去托人去前山大殿上找我家吴军师协助,而你不要去前山。我闭关期间,神教里的大小事,都由吴军师一手操持。你来的时日不多,但身份却超乎寻常。如他老见你在前山晃悠,恐他心生变化。不利于我神教根基稳固,我这么说,你明白啊?”

    杜长空见识过山河ag亚游集团殿里的权斗,拱手道:“全凭义父交代行事。”

    关天仇从怀里摸出一个鸡蛋大小的雪白物件,递与杜长空道:“这个是小白的容身壳,又叫归元壳,若平日里需要带它出门,它可以缩小身体呆在里头。”

    “归元壳?”杜长空接过一看,这果然是个壳,除了雪白得超乎想象,和一个破了只剩颗的鸡蛋没什么两样。

    关天仇道:“没错,小白刚出生就是从这个壳里钻出来的,这个壳就是他当年的蛋壳。世间异兽,也只有拥有这样归元壳的,才方便携带外出而不引人注目。”

    杜长空知道此物贵重,道:“义父,你不带小白入关护法吗?”

    这会子窗户并没有关上,关天仇瞧了一眼窗外的小白,小白的额头上,已经有一小片鳞片变成了黑色。杜长空也看到了这,抢着说:“它脑袋是怎么变黑了的,我可真不知道的呀!”

    关天仇见他急于洗刷自己而好笑,道:“白有白的妙,黑有黑的好。往后这段时间,你替我好好照顾它也就是了。”

    “从现在开始,你就可以把它带走,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再来我的满月斋,直到我再派人找你。否则勿论发生什么事情,你只管在后山练功,听明白了吗?”

    杜长空点头,关天仇走到一处抽屉里,又拿出两个小玉瓶。一个略瘦长的塞着红色的绒布,另一个是桔色的绒布。关天仇道:“这一瓶郁金油,内服外敷,能解内外红白伤。这一瓶是化玉膏,情急之下能提升短时间真气,通常在突破境界的关头使用。”

    杜长空非常不喜欢这种分行李、分家产的感觉,这让他觉得明天开始,他就要不属于这里一样。

推荐阅读: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重生之温婉 醉枕江山 光明纪元 重生小地主 官术 神座 火爆天王 官场之风流人生 初唐大反王 海贼之无限手套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三国之英杰传 农宅手札 重生甜妻:总裁大人,别太宠 男左与女右 凰图旭 萌宝1加1:甜妻拐一送二 农家篱笆院 穿梭时空的ag亚游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