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那胖子瞧出杜长空说谎,不由逼视着他,却发现他的确只凡夫俗子。他尽管心机谨慎,但若有人说农六是眼前人杀死的,打死他都不会信。

    胖子又思索道,那这小子为何偏偏又要说谎?

    杜长空脊背发麻,万没料到这个细节被他们瞧破,道:“其实…昨夜我来的时候这里还有两个人…不过我可说清楚啊,只是碰到,我可真不是他们一伙的…”

    为首那人翻手将刀架在杜长空肩头,道:“竟敢跟我玩虚的?你总知道我们是干啥的吧!?”

    杜长空慌忙道:“大哥饶命…邪风寨威名远播,就是再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和你们作对的…其实…并不是我故意骗你们,只是…”他顿了顿,道:“昨晚那两个人也不好惹啊…而且我来的时候,恰好听见他们说什么…说什么一个魔头,也不知是杀了还是赶跑了…后来他们瞧见了我,就闭口没有再说…”

    三人闻言齐齐动容道:“快说,你碰到的是些什么人?”

    杜长空道:“几位大爷要问,我自然不敢隐瞒丝毫,昨晚在这里的人是……”

    杜长空道:“其实…那是两个俊俏的少年,大概是一对身世显赫的世家的公子,又或是名门大派的高徒…看模样可不好惹极了,好像说是什么五正名门之后…他们瞧我可怜,就分了些肉给我吃…什么叫五正呀,我是听都没听过。”

    杜长空现学现用,提及了五正,听他这么一说,为首那人急道:“那现在他们人在哪里?”

    杜长空见他神色,心头大约知他们害怕,一心想唬走他们,自己方好脱身。随即道:“昨夜我睡下后,迷迷糊糊好像听他们说这几日还要在附近惩恶除奸,荡平什么寨…”

    闻言三人齐齐退了半步。

    他们的确是寨主派出来寻找杀死农六凶手的十几拨人中的一拨。

    他们自然也见到了农六的惨相。

    扪心自问自己的修为比起农六并不见得高明多少,若果农六能吃那么大的亏,自己若碰到,恐怕也不见得能好到哪里去。

    杜长空故意这么一说正中他们软肋,三人闻言大感吃惊。一听说凶手可能还有两个人,那就更不好对付了。

    为首那人又道:“那你可看到他们现在朝哪里去了?”

    杜长空正欲搭话,那胖子摆了摆手,拉过为首那人道:“张老大,这小子说话半真半假,依我看,我们此刻不必多问了,若真问出下落,难道咱们还要追吗?”

    杜长空告饶道:“那…要不大爷们行行好,放了小的我吧……”

    却见为首一人狠狠瞪了他一眼。

    杜长空便不再说,因为够了。

    那胖子道:“不如我们将这小子捆回去,寨主自有定夺,若寨主审出什么眉目,你我岂不是也得了大功一件?此刻不明不白,咱们与农六又没什么交情,何必冒进?”

    为首那张老大用力拍着胖子肩膀道:“武老七,你实在是老子的军师!”

    “晁二,把他双手捆起来,带回去交差…”

    杜长空暗自呸了声,流年不利。而此刻并没有更好的主意,若是硬拼自己绝不会是这三人众任何一人的敌手。

    拼戒指发威?算了吧,哪有那人品。

    抬眼就瞧见那高个拿出捆绳子,利利索索将杜长空双手捆在一起,自己拉紧绳头,三人这就拖着杜长空打转往外走。

    杜长空满脸悲催,明知故问道:“大哥,你们这是…带我到哪里去?”

    武老七道:“少废话,算你祖坟冒烟了,今天竟然遇到我们这么好运气。待会哥哥们带你去见个你这辈子别说见过,想都不敢想的大角色。”

    杜长空由他们拖着赶路,追问道:“啊?不知那人是谁?”

    张老大窜过来从后面猛的踹了杜长空一个趔趋,恶狠狠道:“少他妈那么多废话,呆会见着了不就都知道了吗,给老子走快点!”

    杜长空由着他们拖着,听着他们粗鄙下流的谈论着五正,不知不觉走了一上午。

    张老大忽然道:“快到家了,狗日都给老子低声些。”

    杜长空闻言前头两侧山丘耸立,峭壁磷峋,夹着个开口不阔,内部却宽敞的山谷。

    地势据着一夫当关易守难攻,而山谷里云气蒸腾,必然汇集了两侧山脉万年积累的天地灵气,杜长空还不懂炼气,拍脑袋也认定此地对修炼肯定大有郫益,说不得真是这远近丘陵里一处绝佳宝地。

    邪风寨占据了如此地界,也着实是有些眼力。

    再走近些,就见到一座石砌的高大寨门,比起湖之南重镇伏龙镇的城楼,那还要高大许多。

    那三人带着他还没走到门墙下,成楼上早有人瞧出了张老大,象征性的问了口令后,就把三尺厚的大门开了一条缝隙放他们进来。

    进了寨子里头可就热闹了,书里说土匪窝有的这里可说应有尽有。

    路上不断有人和张老大打招呼,开始他还一一回应,后来武老七付耳边耳语几句后,便谁也不搭理,带着杜长空直往寨中最大那座败雅堂走了去。

    杜长空暗暗赞道:邪风寨,败雅堂,好家伙,这群伤风败雅又偏偏会修炼的土匪某些时候也真是够老实的。

    张老大走到门口草地上,早有看门的迎了过来,和张老大打过招呼,张老大小声问:“寨主在吗?”

    “这时恰巧在殿上,这是?”那人也不含糊,贼溜溜小眼珠子上下狠狠打量了杜长空一番。

    张老大道:“自然是有些密事,得当面禀报寨主了…”

    那人见状道:“稍候吧。”便转身进去通禀。

    片刻功夫那人便退了出来,笑嘻嘻迎道:“张老大,寨主有请。”

    于是杜长空便随他们进了败雅堂,瞧到了大殿之内高高的台子,台子上厚厚的关外绒毯,绒毯上软绵绵的大圆床,粉红色的纱帐,以及半遮身躯躺在床上面泛桃花深色的男人。

    那男子豹头鼠目,下巴溜尖,身上隐约还刺了几处花绣。不用说自然是邪风寨寨主,人称伴头豹子俞发的就是了。

    张老大在接近台子两丈就停下了脚步,垂头拱手道:“属下参见寨主!”

    说时,同行的晁二和武老七都齐齐施礼。

    武老七还不忘抬脚踹在杜长空腿后,故意要像不让人听见,又恰好能让俞发听见的不大不小的语声道:“见到我们英明神武的寨主,还不跪下施礼。”

    俞发轻哼一声,果然面色转淡。

推荐阅读:傲世九重天 天才相师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凡人修仙传 初唐大反王 海贼之无限手套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三国之英杰传 农宅手札 重生甜妻:总裁大人,别太宠 男左与女右 凰图旭 萌宝1加1:甜妻拐一送二 农家篱笆院 穿梭时空的ag亚游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