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要不是因为要决定这破孩子的去留,你以为我会在这里吗?”

    嫌弃地皱了皱鼻子,陈欣雪揽住了宋秉爵的手,细声细气地道:

    “都到这里来了,不如我们去看看我妹妹,这种晦气的地方,还是少来为好。”

    看着她那副嫌弃的模样,慕晚安想到自己所求还少不得她的松口,只能暂时忍耐下来。

    “看来宋夫人并不想在这里久留,不如大家就坦诚一点。”

    把小斯的耳朵捂住,季云华看向站在门口的两人,“这孩子对你们来说,留着不过是锦上添花,更何况,宋夫人似乎很介意他的存在。”

    “秉爵”

    轻轻摇了摇他的手,陈欣雪自然是求之不得,她扭扭捏捏地道:

    “既然慕小姐喜欢,不如就把这个孩子给她吧。”

    虽然可恨小斯在她的嘴里就如同玩意儿一般,但是慕晚安却还是理智地选择了沉默。

    “随便。”

    出乎慕晚安意料的是,宋秉爵竟然没有出声反对,她心里随之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件事是成了。

    不等她喘过气来,陈欣雪却又开口了,仍旧是那种轻蔑的语气:

    “不过,就这么把孩子给她,我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就算是只小猫小狗也有个价码呢。”

    “什么猫啊狗的?陈小姐,你说话未免也太不客气了吧?”

    慕晚安受不了这种阴阳怪气了,她直截了当地道:

    “你想要什么?或者说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跟我说。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会给你。”

    “哈哈哈哈哈哈”

    捂着嘴笑了起来,陈欣雪娇俏一笑,她松开了挽住宋秉爵的手,朝着慕晚安走过去:

    “慕晚安,这可不像是求人的态度,我觉得,你得拿出来更多的诚意才行。”

    “我不是说了吗?只要我做得到,就会给你。”

    知道她绝对不会就这么事了,慕晚安冷冷一笑,眼里是无尽的寒意:

    “有什么条件就尽管说。”

    “不知道你哪里来这么大的口气。”

    对她的话嗤之以鼻,陈欣雪走了两步,随意地道:

    “我要是让你给我一个亿,你能给我吗?哦不,我忘了,你哥哥是法国黑道的,一个亿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陈小姐,你就不要绕圈子了。有话直说。”

    她不耐烦跟陈欣雪这么周旋下去,慕晚安握紧了小斯的手:

    “是想让我离开市,还是怎样?”

    “让你离开市?就算空间上拉开距离,只要你存心勾搭,还不是照样可以?”

    轻嗤一声,陈欣雪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我得好好想想不如,不如你去接受一个采访吧,向全市人说,你是小三?”

    “陈小姐,你是在开玩笑,还是在挑战我的耐心?”

    听到这个要求,慕晚安莫名觉得讽刺,她看着傲慢不可一世的陈欣雪:

    “我怎么就成小三了?陈小姐,你在国外生死不知地过了这么多年,有朝一日突然回来,这才是最可疑的吧?”

    “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了吗?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猖狂,陈欣雪回头看着她,“我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你凭什么拒绝?”

    “我的怀疑也一点都不过分,宋秉爵在国外得罪了不少人,里昂?还是其他人?陈欣雪,你最好是好好想想,你到底想要什么。”

    缓步走过去,慕晚安直视着陈欣雪的眼睛,眼神中凛冽不已:

    “嗯?”

    被她的气势迫得忍不住后退了一步,陈欣雪有些心虚地把头扭到了一边:

    “我就是回来了,我还不能回来吗?你未免也太不讲道理了吧?只许你做小三,就不许我这个正妻回来吗?”

    “做小三?”

    把这三个词在脑海里回味了一遍,慕晚安随即眼神冷冷地看向站在门口的男人:

    “那你顺便也让宋秉爵上电视台承认,他的确是找了小三,的确是在你们婚姻存续期间,出轨了。”

    她的话说得轻,但是听在他的耳朵里,却是如同千钧。

    宋秉爵沉默地看着她,面色冷淡,落在慕晚安眼里,却是无比地扎眼。

    “说什么呢!明明就是你蓄意勾引!做小三儿哪里有你这样理直气壮的?”

    被慕晚安的话气得笑了起来,陈欣雪走到慕晚安面前,气急败坏地指着她:

    “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儿了,你要是不当众承认你是小三儿,宋小斯就算是死在我手里,我都不会交给你!”

    听到这个“死”字,慕晚安的瞳孔微微放大了些,随即一把握住她指着自己的手,声音瞬间冷了下来:

    “死?陈欣雪,你再说一遍试试?”

    “疼疼疼好你个慕晚安,你是不是疯了?”

    被她大的出奇的力气攥住了手,陈欣雪痛的脸色都扭曲了,随即把求助的目光抛向宋秉爵:

    “秉爵、秉爵?”

    缓步走了过来,宋秉爵在陈欣雪期待的目光、慕晚安的冷淡里,抬手握住了慕晚安的手:

    “松开。”

    “我就知道秉爵你不会放任这个女人欺负我的!”

    不由得大喜过望,陈欣雪连手上的疼痛都觉得轻松了些,偏头看着他:

    “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

    “我如果不松手,你是要把我的手砍下来吗?”

    冷笑着看着宋秉爵,慕晚安从来没想到他们两个还有这样对峙的一天,“什么时候,宋总也开始插手女人之间的事情?”

    “只要你松手,小斯可以给你。”

    看着她眼神冰冷地盯着自己的样子,宋秉爵只觉得手臂上都失去了力气,他狼狈地把头扭到了一边,脸上是一如既往的高冷:

    “你自己掂量吧。”

    “好啊好。”

    倒也不算亏,慕晚安再度转过头,冷淡地瞟了脸上疼痛难忍的陈欣雪一眼,手上的力道一松,放开了她。

    “你这种野蛮女人,也配有人喜欢?喜欢你的人还真是瞎了眼!”

    说着,她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一直没说话的季云华,饶有深意地道:

    “某些人,可要把眼睛擦亮些,别喜欢上一个当过小三的人!”

    “宋夫人,你之前应该听过我的牡丹亭。”

    别有深意地看向宋秉爵,季云华轻声道,“里面有一句唱词,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看来你不是戏中人,你自然不明白。”

    “感情不感情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她就是小三。”

    没想到季云华还会帮着慕晚安说话,陈欣雪眼睛骨碌一转,然后道:

    “季先生还真是有意思,竟然能够接受这样的女人,还为之挽尊,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这世上出乎你意料的事情多了去了。”

    既然小斯的抚养权已经固定下来了,慕晚安已经不想再跟这两个人有所牵连:

    “既然事情已经谈妥了,那我们就可以就此打住了。”

    说着,她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已经躲到了宋秉爵身后的陈欣雪却越发有恃无恐起来,她冷笑着道:

    “我说了,小斯的抚养权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当众承认,你的的确确就是小三。”

    “宋秉爵,现在是,你说的话都不算数了吗?”

    没想到现在宋秉爵竟然会纵容她这样慕晚安眼里是大写的不可思议,“那我凭什么相信我答应了陈欣雪的条件,她就一定会把小斯的抚养权给我?”

    “秉爵刚才答应你,只是情急之下才这么做。但是我的条件,自始至终就这么一个。”

    看到慕晚安那不可置信的神情,陈欣雪就越发得意起来,“怎么样?想好了没有?我会给你安排访谈,你顺便也可以宣传宣传你的那个破工作室。”

    说到这个工作室,陈欣雪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捂住嘴呵呵一笑:

    “对了,我忘了,这个工作室貌似也是秉爵投钱给你和你朋友办的吧?还说你不是小三儿呢,明显就是你巴结讨好得来的啊。”

    !!!

    听到她这么说,慕晚安看向宋秉爵,冷笑之后道:

    “看来你还真是爱她,这些事情事无巨细,全都告诉她了。”

    “不爱我,难道爱你吗?”

    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陈欣雪脸上眉飞色舞,也越发得意了:

    “我就说了,小三就是小三,可别在这里宣扬什么真爱了。不就是冲着钱才来到秉爵身边吗?做出这么一副表情,哄谁呢?”

    “”

    突然觉得,真是无话可说。

    慕晚安定定地看着男人,身旁陈欣雪得意洋洋的嘲讽,窗外的风声,走廊上传来的推车滑轮声,似乎都渐渐远了。

    他怎么可以做到这一步?

    一面在畅春园的卫生间里堵住她,一面又不肯把小斯交给她、甚至拿他们的从前取悦陈欣雪。

    “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宋秉爵。”

    仿佛灵魂出窍一般,她看到自己面无表情地在嘈杂中开口:

    “不仅令人失望,还让人感到无比的恶心。”

    说完,她没有再去看他,仿佛多看一眼都能吐出来一般,而是神色冰冷地对陈欣雪道:

    “什么时间?在哪里录制?”

    “哟,这就答应了?我还以为你要”

    “说啊?在哪里?”

推荐阅读:最终进化 唐砖 百炼成仙 宠魅 全职高手 火爆天王 官术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