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看来你对国内的事情了如指掌。”



    听她如此口气,宋秉爵目光渐渐沉了下来,反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最好是一五一十地说清楚。”



    “咳咳……”



    脖子上的紧迫和窒息感让陈欣雪难受得说不出话来,她拼命地挣扎和示好:



    “我、我不过是……一直都在托国内的朋友帮我关注陈家——”



    “你最好是如你所说的有这么安分。”



    见她脸色渐渐苍白起来,挣扎也越发微弱了,宋秉爵这才一脸厌恶地松开了手,陈欣雪顿时委顿在地,她狼狈地伏在地上,咳嗽了好一阵才恢复过来:



    “刚才我差点以为就要死在你手里了。”



    “如果你继续背着我做一些小动作——尤其是不经我的允许动我的手机,我想,你的确会死在我的手里。”



    “你知道了?不过是找你的小情人说了一些话,你就抓着我不放了?”



    勉强支撑着身体从地上爬了起来,陈欣雪把自己下滑的肩带扯了扯,然后道:



    “平平可是你的亲儿子,你怎么对他一点都不关心?反而因为这么一个女人对我出手?”



    “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我想,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不禁泛起了冷笑,宋秉爵拉开了门,看向坐在地上的女人:



    “我跟你的关系,没有亲密到这种地步,以后再出入我的房间,不要怪我把你和你的儿子一起丢出去。”



    “好好好——”



    微微一笑,陈欣雪识时务地软声答应了,她精致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做作的无奈:



    “不过,我既然都已经回来了,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和慕晚安之流的女人划清界限了?”



    “陈欣雪。”



    他冷淡中又藏着无尽的寒意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要把我当成傻子,也不要试图插手我的生活,明白吗?”



    



    心绪不宁地搅动着手上的咖啡,慕晚安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不知道宋秉爵会不会来,只能在这里傻傻地等着。



    她给他发了短信……事实上,她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晚安,他去了没有?不管如何都要打起精神来呀,把你想问的问题都问出口!”



    随便点开了宋佳佳给自己发来的一条消息,看到她发来的打气的表情,慕晚安稍微弯了腰嘴角,连久等他不至的郁闷都消散了些许:



    “我像是那么胆小的人吗……”



    话音刚落,咖啡厅的门就被人推开了,慕晚安抬头看去,这个迟到了一个多小时的人终于出现了,他带着歉意在她面前落座:



    “抱歉,手机信息被她删除了,我也是才发现。”



    “没事,我找你来,又不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很想装作无所谓,但是慕晚安无法控制自己对这个真相的渴求:



    “我发现,我们现在的谈话没有办法绕开陈欣雪这个人。”



    “你想知道什么?”



    沉默了一下,宋秉爵开口问道,他的眼神犹如深潭一般,幽静而冰冷:



    “我希望你能够给我足够的信任。这段时间你可以选择去旅游,也可以去国外拓展业务。我不想让你卷入其中。”



    “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吗?”



    不禁为他的话感到可笑,慕晚安了然又不悦地蹙起了眉:



    “宋秉爵,我在和你谈恋爱,我不是你的附庸,你明白吗?”



    “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是附庸,相反,我一直试图让你融入我的生活。其余的一切我都可以答应你,但是这一件事,不行。”



    他眼神渐渐沉了下来,宋秉爵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比较平和,握住了她放在桌上的手:



    “答应我,不要追问这其中的缘由。”



    “让我离开一段时间?多久?”



    听到他的话,慕晚安本来还存有一分希望的脸上终于渐渐黯淡下去,她突然感觉,从宋秉爵这里得不到一分一毫的温暖:



    “是一周,一个月,一年……还是一辈子?”



    “相信我,我马上就会把这些处理好。”



    见她神色冷然,宋秉爵叹了一口气,“这次陈欣娆回来,的确是我始料未及的事情,我不知道她带着什么目的回来……晚晚,你不要闹。”



    是她在闹吗?



    慕晚安只觉得越发委屈,她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语气随之冷淡下来:



    “我今天来只是想要一个解释,我看得出来,陈欣雪如今的一切行为都是在你的刻意纵容之下做出来的。她带着你的亲生儿子回来了——这是没错,可是,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再清楚不过了。”



    “既然知道我的性格,你不应该来问我。”



    自己匆匆出来,想必已经引起了陈欣雪的警觉,宋秉爵略一沉吟,便斩钉截铁地道:



    “如果为了这些事情把我约出来,那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呵——”



    尽管来之前就已经猜到了他不会说,但是听到这样的话,慕晚安还是忍不住自嘲地笑了起来:



    “陈欣雪回来还能是为了什么?金钱名利,还有一个你。”



    “晚晚……”



    话甫刚落定,宋秉爵就自觉有些重了,如今又听到她如此说,忍不住叫了叫她的名字。



    “其实,她到底想要什么,我一点儿都不关心。”



    这也算是自从及乌山之行后,她第一次这么开诚布公地跟他谈话:



    “我们之间的问题,从来不在于这些突然冒出来的人和事,而是就在你我之间。”



    “我说了,陈欣雪的事情我很快就会解决好的,你不要担心,也不要太敏感。”



    她如此说,让宋秉爵意识到了一丝丝不对劲,他皱着眉头一字一句道:



    “我们之间没有问题,是你想多了。”



    “从前的时候,你想方设法地让我在你面前的时候坦诚相待。”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分享心事的人,慕晚安想起从前磕磕绊绊地走来的那些经历,有些想笑:



    “现在,我只不过是想知道这背后的实情,有这么难吗?你让我做到的事情,我做到了,你呢?”



    “我说了,晚晚,你不要再追问下去了!”



    放在桌上的手忍不住紧握成拳,宋秉爵看到她默默流泪的样子,心中痛到了极点,却还是强硬地道:



    “你可以问我其他的事情,只要能够告诉你的,我不会瞒着你。”



    “哦?是吗……”



    察觉到从自己身边经过的侍应生惊诧的目光,慕晚安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泪流满面。



    她赶紧擦干净眼泪,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厚厚的一打报纸,摊开放在宋秉爵面前:



    “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个吗?只要你能给我解释,我绝对不会再缠着你。”



    顺着她的话看向这一摞报纸,上面刊登着的结婚照片令宋秉爵眉头紧锁:



    “是谁告诉你这些的?”



    “如果你心中没有鬼,又何必惧怕有人告诉我?我早就说过,这世上没有真正的秘密。”



    观他的神情,慕晚安瞬间就明白了一切:陈欣雪说的一切,并非是空穴来风。



    “原来她说得都是真的……说起来,我也要谢谢她。”



    感情来来去去,最后只是一场空。



    更何况这一段感情,原本就是建立在欺骗之上。



    无声无息地做了别人的替代品……直到现在他还不肯承认。



    看着泛黄的陈旧报纸上那张跟自己神似的面孔,慕晚安就心生恶心,她一把撕碎了报纸,继而看着他:



    “承认这一切有那么难吗?坦坦荡荡告诉我你不过是把我当成替身有那么难吗?”



    “这一张脸……没错,我真是傻,一个被扫地出门的女人,姿色平庸又没有利用价值,从前跟你更没有交集,原本就是两个ag亚游网址的人,我又怎么能够这样傻傻地相信你说的话呢?”



    撑着身后的沙发,慕晚安站了起来,她看着自从见到这份报纸之后就一言不发的男人,用着最后一分一毫的希望,语气决绝地问道:



    “你还是不肯告诉我对吧?”



    “你没有必要知道。”



    见她气得胸口一起一伏,宋秉爵神色越发沉了下去,他抬眸看着她:



    “有些事情你原本就不应该插手。装作不知道才是对你最好的保护。”



    “是啊,我原本就不应该插手。”



    他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慕晚安只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才会爱上眼前这个男人:



    “从一开始,你就抱着这种不必让我知道的心理,对吧?你从来都没有想过尊重我,一次一次把我从你的ag亚游网址里推开了。”



    “我说了,有时候不知道这些,对你反而更好。”



    今天她简直要跟他在这件事情上面僵持下去了,宋秉爵只觉得头疼,又觉得惭愧,他看着固执己见的女人:



    “如果你执意要问,那我们不必再谈下去了。继续这样无休止地追问,只会让我们陷入无休止的争吵之中。”



    “的确。”



    直到这个时候,都还是不愿意说清楚。



    慕晚安彻底心灰意冷。



    她看着他,神色淡得不能再淡了。



    “事到如今,我最后对你坦诚一次。”



    深吸了一口气,说出下面的每一个字都让她感觉无比艰难。

推荐阅读: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最散仙 大圣传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