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听到他的话,韩修顿时感觉方才轻轻的两下拍肩带着一种莫名的警告意味,他不敢分辩,只是低垂下头:



    “属下知道了。”



    



    意大利。



    富丽堂皇、随处可见金饰的科西嘉堡平素里大多数时候都维持着冷静庄严,最近却因为一对母子的到来显得格外的……吵闹。



    里昂穿着灰色的常服,他倚靠在沙发上,听着那对母子在用餐期间发出的各种动静,眼神有些郁郁:



    “没人教过他们用餐礼仪吗?真是失礼又惹人嫌弃。这样的女人……宋秉爵也下得去嘴?”



    “既然这样,那不如立马把他们丢出去?恕属下直言,这样的人留在我们科西嘉堡,实在是辱没我们的名声。”



    巴不得赶紧把这个麻烦精扔出去,属下赶紧应声,他颇有几分厌恶地看向餐厅的方向:



    “再把这个女人留着,那些人又不知道该会如何猜测了。”



    “再留几天……有些事情,我可必须跟这个女人说清楚。”



    眉目间闪过一抹深深的阴郁,里昂叹了一口气,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制造这种噪音的母子俩却赶过来了。



    孩子嘴上的油都还没有弄干净,陈欣雪就急不可耐地开口道:



    “里昂,是这样的,我儿子有点吃不惯西餐,你看看能不能找一个中国的厨师?他还在长身体,要是营养跟不上的话……我想,你是宋秉爵的好朋友,这一点小小的要求应该可以满足我们吧?”



    听着她得寸进尺的要求,里昂脸上神色还未有什么异动,一旁的属下却是忍不住了,他两眼一横:



    “还请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你面前坐着的是整个意大利黑手党的教父!”



    “可是他也是我先生宋秉爵的朋友,作为朋友,帮忙照顾他的妻儿,难道不是理所当然吗?”



    见里昂一直神色淡漠地坐在那里,陈欣雪心下有些害怕,但是想到自己的身份,她又继续有恃无恐地道:



    “如果里昂先生你不愿意帮助我们,那不如就让我们母子离开吧。不过……有一天宋秉爵问起来,我可是会一五一十地说出来的。”



    从没有见过如此无耻的人,里昂看着眼前厚颜无耻的女人,唇边溢出了一丝冷笑:



    “你现在就可以离开这里,请便。”



    站在他身旁的属下也一脸讽刺,他忍不住得意地道:



    “就算你身上有钱,但是只要你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人,你看谁敢未经允许就带你离开?你也不要老是用宋秉爵说事,如今的宋秉爵已经有了佳人在侧,你的母家陈氏集团,已经彻底破产了!”



    听到这个消息,陈欣雪眼睛都不由得瞪大了,她花了好一会儿才彻底消化了这个消息:



    “怎么可能……宋家和陈家可是姻亲关系,他怎么会不帮着陈家?”



    “他不但没有出手相救,陈家的破产也是他一手导演的。”



    看到她脸上露出了惊愕的深情,属下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他继续说着残酷的事实:



    “你以为自己回去了还能顺利地当上宋夫人?陪在宋秉爵身边的女人,比你懂礼貌,比你家世更好,也比你更得宋秉爵的心。”



    “……那我的妹妹陈欣娆呢?她现在怎么样了?她、只要有她在,不应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陈欣雪的神情越来越低迷,心情瞬间一落万丈:



    “不对,我还有儿子……宋小斯根本就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平平才是他的儿子!这就是我的王牌!”



    蹲下来一把搂住了自己的儿子,陈欣雪颤抖着嘴唇,她坚定地看向不远处姿态高高在上的主仆二人:



    “只要平平还在我手上,宋秉爵就不会放着我不管!”



    “哦?是这样吗?”



    唇边扬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里昂看够了这场闹剧,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从旁边的清代瓷瓶里抽出来一把长剑,伸过去勾住了陈欣雪的下巴,仔细端详过这张脸之后才开口:



    “一张胶原蛋白过分流失的脸,上面堆满了风尘和放荡的生活的痕迹……又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你带走了所谓的宋秉爵的‘亲生儿子’,你觉得,你能够让宋秉爵对你回心转意吗?”



    不等她开口,里昂就轻轻地挪开了自己的剑刃,但还是在她的下巴上留下了一道血痕,惹得她惊叫不已。



    “Shut up!”



    那种尖利的、令人不悦的声音,简直让里昂分分钟抓狂,他把剑再度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不想起的话就给我安分一点儿!如果你现在带着这个孩子回去,能被接受的只有这个孩子而已!”



    看到男人精致又肆意的眉目中流露出的明晃晃的杀意,陈欣雪这才意识到,这一把剑,并不只是吓唬她而已。



    她的声音都忍不住在颤抖:



    “你、你想让我做什么?”



    “看来你也不是蠢到无可救药。”



    稍微满意了一些,里昂的剑稍微松了松,他慢条斯理地道:



    “接下来的日子,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该教给你的,我都会让人教给你。还有——”



    说到这里,里昂绿盈盈的眸子彻底冷了下来,宛如一只正在捕食的冷血动物。



    他满是敬语的话语中却没有多少真正的尊敬:



    “不要在这里制造噪音,明白吗?”



    



    “秉爵,你又要去哪里?”



    今天是周日,按理说他们两个应该都没有工作,慕晚安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这几天你都行色匆匆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公司里有些事情需要我去看一下,不用担心,什么事都没有。”



    停在门口的宋秉爵对着她笑了笑,他语气温和:



    “就算公司倒闭了,不是还有你养我吗?”



    “千万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这个时候他还能跟自己开玩笑,慕晚安松了一口气,她目送着他离开家门,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



    在地上画画的小斯扯了扯她的衣服下摆,慕晚安神色渐渐温柔起来,她摸了摸小斯的头:



    “没事没事,我只是觉得有些累了。”



    面前这个孩子,总是能够体察到她细微的心情变化,慕晚安看着他精致如玉的脸庞,露出了一抹笑容:



    “看着小斯你,我常常会有一种错觉,我老是觉得我才是你的亲生母亲……最近还老是做梦梦到自己怀孕的情形,真是太荒谬了。”



    听到她的话,小斯歪着头想了一下,随即在纸上写道:



    “你本来就是我的妈妈,晚晚,难道你想丢下我吗?”



    看到他的字,慕晚安不禁失笑,她把小斯一把从地上抱了起来,又捏了捏他的脸:



    “上次带着你玩耍的那个小哥哥,他现在也是你的哥哥了,等会儿我们跟沈叔叔、小哥哥一起视频聊天好不好?”



    她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起来,一旁看着的管家赶紧走过去开门,宁微微那张精致中却透露着一种疲惫之色的脸在门口露了出来:



    “晚安,我这么冒昧地找过来,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



    “宁微微?你怎么过来了?”



    看到她,慕晚安的确有些惊讶,不过想到李念的爷爷家也在御龙湾,又不禁释然:



    “你是过来拜访学长的爷爷的吧?来者是客,请进来坐。”



    说着,慕晚安把小斯放到了地上,示意他自己去玩,然后亲自给她倒了一杯茶:



    “这是庐山云雾,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握着手上的茶,宁微微打量着别墅的装潢,碰到慕晚安疑惑的目光时,她才如梦初醒地苦涩一笑:



    “其实也没什么事……李念不肯见我,我刚才吃了个闭门羹,无处可去,所以只能来这里找你。”



    “学长……学长应该是已经放下我了,你现在只要好好把握机会就行了。但是,如果他真的不肯娶你,我觉得你也不要老是在一棵树上吊死。”



    叹了一口气,慕晚安觉得自己在这种问题上说话还是要点到即止:



    “比起李念,你更应该要考虑的是自己的未来。”



    “如果可以放手,我早就放手了。”



    摇了摇头,一下一下地抚摸着自己手上带着热度的茶杯,宁微微眉目间总是笼罩着一层惊心动魄的忧愁:



    “孩子也一天一天地在我肚子里长大,我不愿意就这么杀掉这个孩子。”



    看了一眼附近墙上的装饰的油画,上面画着圣母和圣子,宁微微目光沉了一下,随即装作漫不经心地道:



    “听说你以前是结过婚的,你有过孩子吗?我想留下这个孩子,又怕生产的时候太痛了,你能不能告诉我那是什么感觉呀?”



    “你怎么会这么以为?”



    笑着摇摇头,慕晚安没有深究她话语中的其他含义,她叹了一口气:



    “我没有生过孩子,现在想一想,当时我没有生孩子,也是一种幸运。不然我跟许家这一辈子都不能断开联系。”



    “是吗?”



    听她吐出了那个否定的答案,宁微微心中狂跳不止,她面上渐渐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我知道了。”



    

推荐阅读: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之天谴修罗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雪中悍刀行 神座 重生小地主 一品江山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