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如果是跟你死在一起,又有什么不可以?”



    十分享受两个人这么肌肤相贴、温度传递的亲密,宋秉爵语气里染上了笑意:



    “等到他们把我们挖出去的时候,看到我们紧紧搂着的模样,一定会牢牢铭记我们的爱情。”



    “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这种玩笑?”



    在这么一个近乎密闭的空间里,他的声音温柔得无以复加,慕晚安差点都要怀疑自己抱着的不是宋秉爵了。



    “你看过庞贝古城的遗址吗?”



    她不偏不倚,正好压在自己的伤口上,但是柜子空间狭小,也不好怎么调整,宋秉爵也就强自忍着。



    “庞贝古城?看过呀……留学的时候虽然没有去佛罗伦萨,但是这里我还是去过的。我记得,有两具紧紧相拥的遗体。”



    也许是因为害怕就此死去,又或许是黑暗给她披上了一层保-护-伞,她说起话来,比平时畅所欲言多了。



    这个时候的她真乖。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她的头,语气里是直面生死的平静:



    “我们会像他们一样……其实,火山爆发的瞬间就已经摧毁了那一对恋人的身体,但是,他们却以另一种方式永远地在一起了。”



    “……他们会救我们的。”



    长久的安静之后,他察觉到她窝在他怀里轻轻地摇了摇头,他笑着道:



    “如果今天我们只能逃出去一个人,我宁愿你活着出去。”



    “说什么不吉利的话。”



    听到他的话,慕晚安的呼吸不由得一滞,她轻轻合上了眼睛:



    “你是宋氏集团的总裁,手下还有那么多人等着你养活。要救也应该是救你。”



    可是我想救的是你。



    他没有再说话,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做的是保存体力,等到他们的救援。



    黑暗中,人的触觉和嗅觉都会得到进一步的放大,一些细微的感觉都会引起注意。



    本来,她是依偎着宋秉爵的,可是她渐渐……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



    手肘上似乎沾上了什么黏黏糊糊的液体,还有空气里,似乎飘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她顿时清醒过来,轻声叫了叫他,他却像是陷入了深度睡眠里。



    想起自己手放着的位置,慕晚安猜到了什么,她颤抖着手轻柔地抚上了他的胸口,果然在他身上摸到了带着湿润的感觉的绷带。



    她瞬间僵住了。



    这、这是怎么来的?



    白天的时候他看起来一切正常啊……



    就在这一瞬间,她隐隐约约想起了宋秉爵把她从悬崖边抱回来时,韩修说过的话:



    “为了救你,总裁身上的伤都不顾了……”



    这伤是从哪里来的?他刚刚从意大利回来,这么重的伤,除了里昂,又有谁能做到?



    空气中的血腥味越发浓重了,慕晚安压抑住自己流泪的冲动,她第一次这么埋怨自己,她不应该这样对他……



    “晚晚……”



    听到她隐隐约约的抽泣声,宋秉爵渐渐从无边的昏暗中醒了过来,他皱着眉头问道:



    “是不是有些害怕?没事,我在这里……”



    “你这个大傻子……”



    这一句话,慕晚安说得很轻,她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轻轻地握住了宋秉爵的手:



    “你身上的伤口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这些事情你都不告诉我?”



    “……还是被你发现了。”



    伤口处已经疼得麻木了,宋秉爵知道它在渗血,但是现在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



    大量的失血让他的手臂都失去了力气,他艰难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喘着气道:



    “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知道?我不想看见你为我担心……在你面前,我只需要保持最好的那一面就行了。”



    “真是无可救药的大傻子!”



    伏在他的胸口,慕晚安竭力忍住流泪的冲动,她哽咽着道:



    “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我不想跟其他人一样眼里只看得下你的光荣……我一直都想跟你一起承担这些啊!”



    她的眼泪顺着他的肩头滑进了他的脖颈处,宋秉爵感觉到带着痒意的温热。



    尽管知道她看不见,他还是在黑暗中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我只是不想让你不开心……晚晚,别哭了好吗,我没事,真的。”



    “都流了这么多血,你怎么可能没事?宋秉爵……你真是天底下最让我讨厌的人了!”



    哭得哆哆嗦嗦的,她抱着自己的膝盖坐了起来,又试探着摸着他的伤口周边的情况:



    “你的血流得好快,要不要给你包扎?该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他们怎么还不来?”



    听着她又气又急的声音,宋秉爵伸手握住了她的,他同她打趣道:



    “我不是你最讨厌的人吗?我死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谁说你会死?!”



    听着他又在这里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慕晚安气得直想哭。她仔细地在狭小的柜子里摸索着,找到了一些衣物,如获至宝地问道:



    “宋秉爵,要不要帮你把伤口包扎一下?你继续这么流血,我真的害怕……”



    他并没有回答她,仿佛是睡着了。



    心里骤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小心地凑到了他跟前:



    “宋秉爵、宋秉爵?”



    还是没有回答她。



    把手指伸到了他的鼻下,还能感受到微弱的的呼吸,慕晚安暂时放下心来,看来是晕过去了。



    他胸口上的伤口仍在流血,慕晚安咬牙,用力地撕扯开了衣物,摸索着帮他包扎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探了探布条,惊喜地发现血已经渐渐止住了。



    一番折腾下来她也有些累了,她枕在他的臂弯里,听着他均匀而微弱的呼吸,声音轻柔:



    “怎么办?突然感觉,能像庞贝古城里的那对情侣一样死在一起,也不错。”



    他已经晕过去了,自然听不到她的絮絮叨叨,慕晚安的眼泪不争气地划了下来。



    他们两个人在这方小小的天地里,外面便是死神的恶意,这大概是她最逼近死亡的一刻。



    “你刚才说,你想让我活下去,可是,我更希望你能活下去。”



    伸手抚上了他的脸,黑暗中她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凭着手上触碰到的线条来感知:



    “我大概有点明白许菲菲的选择了,因为现在的我,跟她是一样的心情。”



    只要他好好活着。



    



    “总裁呢?总裁在哪里?”



    在逃出来的众人里一一察看着,韩修脸上写满了焦急,直到把人堆翻遍了也没发现宋秉爵的时候,他目光复杂地看着不远处已经被泥石流所覆盖的招待所。



    “晚安也没出来?”



    顾不上身后催促着他慢一点儿的徐鹏,许烁推动着自己的轮椅,他来到韩修面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没有人去救她吗?”



    神色也十分难看的李念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手,他无比泄气地往地上一坐:



    “都是我不好……晚安身上伤口太多了,精神状况又不怎么好,我为了让她晚上睡得安心一点……”



    看到他悲怆后悔的脸色,许烁猛然明白了什么,他们身上都被大雨浇得湿透了,凉意也一阵一阵地袭来:



    “挖!不顾一切也要把晚安给我挖出来!”



    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再一次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



    



    “水、水……”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慕晚安听到了身旁人的呓语,她凑近了去听他究竟说的是什么,结果却碰到了他的额头,惹得她立马清醒过来:



    “怎么会这么烫?!”



    他身上伤口才止血不久,就开始发高烧,如果继续放任他这么下去,只怕人都要烧没了!



    要用冷帕子给他降温,他又想喝水……慕晚安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把手揣到了自己的衣兜里,却摸到了一把小的指甲剪。



    这是……她迟疑着拉开了剪子,上面带着一把小小的锉刀,如果用力的话,足够划开皮肤的表层。



    摸了摸已经烧的滚烫的他,慕晚安没有再犹豫,用锉刀冲着自己的手腕上狠狠地来了一下——



    “嘶……”



    尖锐的疼痛让她倒抽了一口凉气,她不敢浪费,拿起之前用剩下的布条-子包住了伤口,让血浸湿布条,然后又把手挪到了他的面前。



    撑开他的嘴,让血一滴滴流进他的嘴里,过了一会儿,估摸着差不多了,又把染了血的帕子放凉了些,敷在了他的头上。



    帕子一热起来,她又取回来继续用自己的血沾湿。



    如此反复了四五次之后,她也有些发晕了,却还是撑着一口气继续给他换帕子。



    “再等等、再等等,我们马上就能等到救援了……”



    有气无力地倒在了他的怀里,慕晚安徒劳地睁着眼睛,感受着从他身上传来的炽热的气息,自嘲地笑了笑:



    “我现在真希望,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这样,你就不会在这里陪我受苦了……”



    她一边说一边抽下了他头上的帕子,裹在自己的伤口处,那帕子上留下的他的温度,依旧十分烫人,待把帕子打湿之后,她又抖落开来,放到他的额头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越发头晕目眩了,刚想抬手试试他的温度,就这么晕了过去。



    



    

推荐阅读: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之天谴修罗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雪中悍刀行 神座 一品江山 重生小地主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