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小÷说◎网 】,♂小÷说◎网 】,

    “你这又是何必?”

    看着慕晚安离开之后,宋秉爵立马松开了搂着姜柠的手,脸上也恢复了平日的冰冷。

    他听到姜柠的问话,只是淡淡地道:

    “演技不错,有资格拿奖了。”

    “真是弄不懂你是怎么想的。”

    耸了耸肩,姜柠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拉着自己的浴巾往外面走去。

    临出门的时候,她略略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这一次,我看她是真的心灰意冷了,只怕你以后再道歉,也无法挽回。”

    那个人并没有回她。

    自讨没趣,姜柠索性不管他,径直走了出去。

    浑浑噩噩地离开了御龙湾,慕晚安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沌,她不知道去哪里,只能这么漫无目的地往前行进着。

    怎么会变成这样?

    是不是她冤枉他了?

    这个念头只是稍微闪过,耳畔就响起了两个人翻云覆雨的声音,胸口一阵恶心,她赶紧捂住嘴,找到一个公用卫生间,吐了好久才平息下来。

    清理自己的时候,她看着自己脸上精致的妆容,露出了一抹满是嘲讽的笑容。

    三个小时之前,她还在为了见到这个男人梳妆打扮……

    那个时候他在做什么呢?搂住姜柠?亲吻?亦或是更多。

    “到此为止吧……”

    她拨开横在眼前的一缕湿发,虚弱地走了出去。

    花了三个多小时,她一步一步地走回了半山别墅,当她摁下门铃的时候,脸色已经是苍白无力。

    “回来了?回来就好。”

    开门的亚见她神情冷硬,也没有多问,只是默默地给她让出了一条路:

    “休息会儿吧。”

    坐在沙发上的沈聿见她回来了,放下了一直被他握在手里反复揉弄的报纸,一双眼睛如同深潭一般:

    “你还好吗?”

    “我好得很。”

    挑了挑眉,慕晚安若无其事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她喝了两口,才对沈聿道:

    “我和宋秉爵,已经结束了。”

    听到这个消息,沈聿脸上并未有丝毫惊讶,他只是略略沉默了一下,便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哥哥难道不比我更清楚吗?”

    听到这句话,沈聿不知为何竟第一次有了心虚的感觉,他朝着慕晚安看过去,正迎上她清冷如水的一双眼。

    “什么意思?”

    “没什么。”

    摇摇头,慕晚安觉得疲惫万分,失去了继续说话的兴致。

    沉默良久,她才在亚和沈聿两人目不转睛的逼视中再度开口:

    “总之这一次,我和宋秉爵是彻彻底底地完了。你们从今以后不必再担心我。”

    “那我们回法国。”

    她态度如此果决,沈聿也松了一口气,他最想看的局面,不外乎如是。

    “别了,我知道哥哥你在法国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我也一样,我的事业在a市。从前我是跟宋佳佳一起开办的工作室,现在却只有她一个人支撑着,我于心不安。”

    把自己的安排和想法一一说了出来,自始至终,她的思维都理智得过了头,仿佛只是一个局外人。

    “这边的工作室……”

    刚想让她放弃,可是沈聿一开口,就对上了她黑白分明的眼睛。

    她静静地看着他,仿佛什么都已经知道了,迫得沈聿只能退让:

    “既然你放不下,那我也就不再劝你。但是,你不能借着工作的缘由一直不回法国。”

    “我知道。”

    他能够答应自己留在a市工作,慕晚安已经很知足了。

    说着说着,她突然想起来另外一件事,便开口道:

    “嘉树既然已经记在了哥哥你的名下,又很喜欢亚,你们离开之前我会问问他,想不想跟你们回法国。”

    “你的意思是,亚不跟你一起留在这里?”

    本能地就要拒绝,沈聿不由得蹙起了眉头,他语重心长地道:

    “你不能因为宋秉爵就对天下所有的男人失望,亚就在你身边也是为了保护你。你一个人待在这边,我实在是不放心。”

    “没什么不放心的。”

    摇了摇头,慕晚安兴致缺缺,她瞟了一眼一言不发的亚,随即道:

    “就算亚不说我也知道他更希望跟你回去。更何况,他是你的左膀右臂,留在这里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就算你这么说——”

    “哥哥,这里是大陆。里昂不会再伤害我了,同样的伎俩他不会用第二次。”

    说完了这些,慕晚安实在没有力气再跟他争辩下去,她扶着楼梯的扶手,缓步走了上去。

    “她没事儿吧?这种情况完全不在我的预想之中。”

    皱起了眉头,亚十分不解,他回想起自始至终都无比冷静的慕晚安: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觉得她未免太淡定了。”

    “你只看到了她的淡定。”

    沈聿眼底有着深切的忧虑,他望着她离开的方向,眸中情绪流转:

    “我总是觉得,她现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

    现在真的就是如履薄冰,沈聿时时注意着她的动静,还好她的行为看起来跟平常无异。

    如是过了三天,慕晚安也正常地开始上班,除了说话的时候少了些,也并无其他的不妥。

    已经从亚那里知道她和宋秉爵彻底结束的宋佳佳,端着一杯水走到了她的办公室。

    冰冷的白炽灯打下来,落在她白得如同一张纸的面孔上,她低头画着图纸,时不时地对比着数据,全然没有注意到已经在门口站了许久的宋佳佳。

    “晚安。”

    实在看不下去了,宋佳佳敲了敲门,把手里的水杯放在了她的桌子上:

    “喝口水吧,你都坐在这儿一下午了。工作是做不完的,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才是。”

    如梦初醒的慕晚安看着桌上的水,正要道谢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唇舌干燥得难以发声,只能先接过水大口喝了几口,这才缓解过来:

    “让你担忧了,我是想着这几个设计案不能再拖了。所以就格外拼命了些。”

    没有出声反驳她,宋佳佳只是伸手握住了她的,在她身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吗?别太倔强,也别太坚强了。”

    听到她说这样的话,慕晚安愣了愣,随即眼眶红了起来,她把头扭到了一边:

    “不坚强又能怎么办呢?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用力忍住了即将涌出来的泪水,慕晚安回头看着好友,她轻轻咬着嘴唇,宽慰她道:

    “佳佳,分手了也很好。两个人在一起,如果没有相同的生活观念,最后也走不到一起。”

    “你别再忍着了,你的嘴唇都要被你咬破了。”

    用力掐了她一下,宋佳佳捏着她的下颌不让她继续忍耐。

    失去了嘴唇上那层麻木的痛觉,她的泪水再也抵挡不住了,顺着脸庞簌簌地流了下来。

    “不过是个男人而已……哭过了这一场,就再也不要想他了!”

    心疼地把她揽到了自己怀里,宋佳佳感受着她温热的眼泪划过自己的衣衫,轻轻拍着她的背:

    “我早就该知道,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好的!都是得陇望蜀的大猪蹄子……只是可惜了我们的晚安,这么好竟然还要被他们欺负!”

    听着好友咬牙切齿地咒骂着,活生生像是她分手了一般,慕晚安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她拍了拍她的背,哽咽着道:

    “我没有那么好……”

    如果她真的有那么好,为什么在许烁眼里她比不过王家的富贵?

    又或者,为什么宋秉爵连骗她几天都不肯?偏偏要把这么残忍的真相撕给她看?

    “我的傻丫头,不是你不够好,是男人太贪心。”

    自古以来男女地位就极其不平等,即便是到了现在,离婚之后的女人仍旧要被人指指点点。

    “也许你是对的。”

    听到宋佳佳的话,慕晚安小小地抽噎了一下,她低声道:

    “我也很想很洒脱,装作很不在乎,可是想一想,还是觉得很疼。我以为我遇到了对的人,后来才发现一切都是我自以为是。被蒙在鼓里这么长时间,我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你们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知道你们分手了……”

    听她的意思,像是宋秉爵渣了她?

    怒火和疑虑缠绕着她,宋佳佳想起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的宋秉爵和姜柠的新闻,出声道:

    “按理说,你在出国之前就和宋秉爵分手了,可是为什么现在才说你跟他结束了?”

    把前前后后的事情都跟他说了一遍,慕晚安说到她亲耳所闻、亲眼所见时,握着宋佳佳的手都忍不住抖了起来: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跟里昂对局的时候那么轻松,为什么沈聿会不让我回国、也不让我知道他的消息……在他们看来,我应该很傻吧?”

    “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宋秉爵真是我见过的第一渣男!”

    狠狠地把宋秉爵唾弃了一番,宋佳佳脑海里反复回味着慕晚安说的这些信息,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不过最后到底也没说什么。

    “别再说他了,我已经打定主意忘记他。”

    轻轻摇了摇头,慕晚安发泄过后,原本郁结的心情好了许多。

推荐阅读: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官道无疆 无尽剑装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