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小÷说◎网 】,♂小÷说◎网 】,

    “小姐今天很高兴?”

    自从她上车,司机就听到她哼着小曲儿,脸上也挂着笑容,想必是高兴到了极点。

    “是啊,一直想见的人马上就要见到了。”

    看着越来越进的御龙湾,慕晚安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容,她催着司机在御龙湾门口停下了:

    “就开到这里吧,我自己走进去就行了。”

    一下车,她又激动又克制地朝着御龙湾里面走了进去。

    走在这条曾经有过无数次的路上,她想起了自己和宋秉爵的过往,那时候她惹他生气,两个人互相冷落……往事历历在目,很多事情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

    门口的保安还记得她,看到她的时候眼睛都瞪圆了:

    “慕、慕小姐?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不是听说你还在国外吗?”

    “为了早点见到他,我特意求了哥哥。”

    对着保安柔和一笑,慕晚安走了进来,她没有跟他多说什么,继续往里面走着。

    才走了两步,她就遇到了御龙湾现在的管家、王嫂。

    王嫂见到她,神情也有一瞬间的呆滞,不过她立马就反应过来了:

    “慕小姐,你从国外回来了?真是稀客啊,来来来,先到客厅里坐一会儿。”

    说着,王嫂就引着她来到了客厅,慕晚安觉得她的态度很奇怪……礼数很周到,却透露着丝丝疏远。

    上了瓜果点心,王嫂又亲自给她捧上了一杯茶,慕晚安有些不习惯,便笑着问道:

    “王嫂,小斯呢?我怎么没见到他?还有……秉爵他不是在家吗?他人呢?”

    其实她还想问一问,姜柠不是据新闻报道也在这里吗?怎么都没有见到人?

    “小斯少爷正在同学家里玩儿,至于少爷,这个时候他还在休息,我们做下人的不敢去打扰。还请慕小姐你稍微等等,他很快就会下来的。”

    露出了一抹尴尬的笑容,王嫂说了这些之后就带着下人们有秩序地退了下去。

    偌大的客厅中顿时只剩下她一个人。

    “难道他没有听到我的留言?竟然这个时候了还在睡觉?”

    觉得有些奇怪,慕晚安自言自语道,她在客厅里转了好几圈,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如是转了几圈,终于觉得累了:

    “该不会是他伤势太重、所以不肯出来见我吧?不行,我要去看看。”

    说着,她就缓步走到了二楼。

    她先是到了书房,推开门,却发现空无一人。

    “不在书房,那就是在卧室了。”

    说罢,她便朝着走廊尽头的卧室走了过去。

    越是走近,细细碎碎的声音就听得越清楚。

    男男女女暧昧的呻吟声一字不落地传进了她的耳里,她的脸色变了变,却还是不太相信这里面的人会是他。

    “也许是别的人在他的房间里胡来……”

    如是安慰自己,慕晚安一步一步走近他的卧室,门只是虚掩着,内里的声音越发响亮清晰。

    一道她熟悉的女声伴随着娇-喘传了出来:

    “秉爵……听说晚安姐就快回来了?”

    话音刚落,她就如同被人用力顶了一下,发出了几声带着满足之意的急速的叫声。

    “那又如何?”

    男人低沉又满不在乎的话语传了出来,他倒抽着气,似乎是餍足到了极点:

    “你这个小妖精……她怎么能跟你比?”

    ……

    听着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屋内身体相撞的动静听得她脑子都有些不对劲了。

    灵魂仿佛出了窍,她看着自己推开了那道虚掩着的门,看着屋里正在激情的男女蓦然受惊,双双停了下来,拉过棉被把身体遮得严严实实的。

    她还看到她歪着头追问:

    “宋秉爵,你从前那些话,只是骗我的是吗?”

    穿着浴袍的男人从床上走了下来,他脸上带着激情被打断的不耐烦,而从被子里探出头的姜柠裸露着肩头,不用想也知道被子下该是何等的春色无边。

    “你说哪些话?”

    邪肆一笑,宋秉爵无所谓地看着她,他耸了耸肩:

    “都到了现在,你难道还相信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我遇到你的时候,只不过想着玩一个少妇,没想到你竟然当真了……还真是有意思。”

    “你说什么?”

    牙齿都在发颤,慕晚安用尽全力问出了这四个字,她眼里满是泪水:

    “宋秉爵,你这些话是在骗我对不对?”

    “抱歉,女人,我实在是没心情继续跟你玩下去了。”

    姜柠这个时候已经用浴巾围着下了床,走到了宋秉爵身边,她脖子上有着数不清的红痕,慕晚安只看了一眼,就心痛得无以复加:

    “宋秉爵,你给我一个解释,无论有什么苦衷,只要你说出来,我都可以原谅你……你说啊,你说——”

    她一碰到他的手臂,宋秉爵就用力地把她推开了,他眉眼间都是厌恶:

    “苦衷?我最大的苦衷就是被沈聿威胁,前去意大利救你!”

    看着跌倒在走廊地面上的慕晚安,宋秉爵冷冷一笑:

    “你该不会以为,我去意大利是为了你吧?如果不是你那个该死的哥哥用姜柠逼我,你以为我愿意去?慕晚安,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知之明。你看看你自己,比姜柠大了多少岁?对了,你还跟许烁结过婚,跟残疾人上过床……真是恶心。”

    听着他尖锐无情的话语,慕晚安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她定定地看着他,泪流满面,却还是尽力笑着道:

    “这不是你的真心话对不对?宋秉爵,我不相信这是你的真心话……如果你真的只是想玩弄我,怎么、怎么会为我扳倒了陈家?怎么会为了我对付你的父亲?”

    不等他回答,她又抹了一把眼泪,话语中带着哀求:

    “求你了,秉爵,我知道你一定是有什么苦衷的……只要你告诉我,我什么都能承受,我能够理解你的……”

    “晚安姐,只要秉爵愿意,我也愿意跟你一起伺候他。”

    对着坐在地上的慕晚安露出了一抹成功者的笑容,姜柠挽上了宋秉爵的手臂,声音清甜又带着一股子媚意:

    “从前我跟秉爵在一起的时候,还要顾忌你,现在说穿了也好,免得他要偷偷摸摸地到我的小公寓里去。”

    “从前?”

    喉头有些发哽,慕晚安难以置信地看了看姜柠,又看了看宋秉爵,整个人宛如被抽去了一层灵魂:

    “从前你们就在一起?”

    “那不然呢?”

    宋秉爵并没有回答,是姜柠说的,她一边玩弄着自己的长发,一边漫不经心地道:

    “你和秉爵还没有上过床吧?秉爵早就跟我说过,你性格保守。竟然不让他碰……不是我说你,晚安姐,你都是结过婚的人了,何必装纯呢?你说是不是啊,秉爵?”

    “的确。”

    她看到他满是宠溺地搂过姜柠亲了一口,然后转头看向自己。

    他面对姜柠时的那点柔情蜜意瞬间消失殆尽,只余下了满满的厌烦:

    “从前我对你还有那么丁点儿兴趣,现在我对你,只剩下恶心。你们沈家兄妹,还真是看不清楚自己的地位。你哥哥是狂妄自大,而你……是恬不知耻。”

    “……宋秉爵。”

    撑着墙壁,慕晚安挣扎了好几次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强忍住泪水,虽然还带着哽咽,但声音是空前冷静:

    “我只问你最后一次,以后,我绝对不会再问。”

    “你又要问什么?”

    十分不耐烦,宋秉爵看着她,“我还要办事儿,要问快问,问完了就滚。”

    “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真心的吗?”

    看着他俊美却又倍显陌生的脸,慕晚安眼圈红红,她带着破釜沉舟的决绝,一字一句道:

    “是真心的吗?”

    “当然。我已经完成了你哥哥的要求,这次我一定要跟你划清界限,他以后也不会再找我麻烦。”

    没有等他说完,慕晚安退了两步,她歪着头,用一种极其古怪、陌生的眼神,打量着这个自己不惜跟兄长闹僵也要在一起的男人。

    他似乎被她的眼神盯得毛骨悚然,竟然想要动手推她离开。

    “不劳你动手。”

    避开了他的手,慕晚安感觉自己的眼眶越发热了起来,她深吸了一口气:

    “沈聿拿她威胁你,让你卷入这件事,是他的不对。我代我哥哥向你道歉。”

    说着,她朝他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抬起头来,虽然眼中还是有泪,却已是一片清明:

    “宋秉爵,我知道你在a市手眼通天,我只求你不要对我哥哥下手。我们两个的事情……就当从未发生过。”

    得到他肯定又满不在乎的回复,慕晚安转身就大步离开。

    她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在转身的一瞬流了下来。

    原来,他那天在蛋糕店里对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

    原来,他那些带着羞辱性的举动,不是为了从里昂手里保护自己。

    原来,他去救自己,只是因为受到了沈聿的威胁。

    原来,……

    想起沈聿一直都在阻拦自己回国,出门前又百般劝着自己,她突然明白了什么。

    自始至终,不过是她一个人的痴心妄想,她的独角戏。

    原来,爱一个人这么容易,恨一个人,却这么不容易。

推荐阅读: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