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

    看她如此小心翼翼地讨好自己,沈聿心里也生出了两分柔软,他叹了一口气:

    “那宋秉爵是给你灌了什么**汤?天下比他更好的男人又不是没有?他前段时间如此对你,你就好了伤疤忘了疼?”

    “我之前也怨过他,可是,后来知道了他是为了保护我才这样,又有什么关系可以埋怨的呢?”

    一把握住了沈聿的手,慕晚安小心翼翼地道:

    “哥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不会让自己受伤的……前两天的事情都是我不对,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好吗?”

    “你呀……”

    弹了弹她的额头,沈聿眼中闪过一丝柔软,他差点都要被她说动了。

    “先回国吧,看看他的表现。”

    淡淡地错开了眼,沈聿不忍看她妍丽的笑颜,她现在越是高兴,回国之后她就越会伤心。

    “唉……学长竟然因为家里有事先回去了,我都还没好好谢过他呢!”

    闲不下来的慕晚安又开始自言自语,她托腮看着窗外的云层,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容:

    “小斯和嘉树一定很想我,我这次回去了一定要带他们一起去玩儿!”

    转机的时候,慕晚安躲在卫生间里,小心翼翼地拨通了宋秉爵的手机,没有接通,反而是转到了语音信箱。

    “宋秉爵……”

    尽管知道这一刻他听不到,慕晚安还是有些羞涩地开了口,她话语里有藏不住的笑意:

    “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其实是想告诉我,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我可是跟哥哥求了好久才求来呢!等我回去之后你一定要好好奖励我!

    对了……我已经知道了之前你那么对我的原因了,本来我想着再也不要原谅你了,但是……”

    ……

    耳力极好的沈聿,只在门口就听到了全部的内容。

    他站在原地,听见她像一个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小老太太一样,把这段时间的心路历程全部道来,最后,她只是哽咽着轻轻说道:

    “尽管你那么可恶,可是、可是,我还是好想你啊,宋秉爵。”

    一个字都听不下去了。

    沈聿转身离开,他不能动摇,于公于私,宋秉爵都不是那个最适合她的人。

    “怎么?见不得你妹妹伤心?”

    一直默默跟着他的亚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一根烟地给他,然后给他点上:

    “那你这又是何必?让他们在一起不就没这么多事了?”

    “你知道什么?”

    难得地在亚面前袒露真正的心声,沈聿狠狠地吸了几口,企图用尼古丁麻痹自己的痛楚:

    “他们不适合,长痛不如短痛,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踏进火坑。”

    “宋秉爵肯为她只身来到意大利,你又怎么知道他不爱她?”

    皱起了眉头,亚也吐了一口烟圈,他看向自己一直追随的主上:

    “我看那个李念并不是什么纯良之辈,或许他真的爱慕晚安,可是……”

    “是合不合适的问题,不是爱不爱的问题。”

    看了亚一眼,沈聿对自己孪生妹妹是真切的殚精竭虑,他眼中有着血丝:

    “若宋秉爵是一个身家简单、跟其他势力没有牵扯的人,我也就认了。这一次是黑手党,下一次又会是什么人?亚,我承担不起失去她的后果。”

    风把他的衣衫吹得猎猎作响,从前宛如自古画中走出来的清俊公子,被沾染上了俗世的气息。

    他眉目间竟然升起了一丝惆怅:

    “比起幸福,我更希望她能够留下一条命,而不是为了追求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失去性命。”

    “……她幸福与否,就在你一念之间。”

    听到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慢条斯理的话,宋秉爵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是谁告诉你的?亚?还是沈聿?”

    “无论是谁告诉我的,都不能改变事实。”

    即使到了这个时候,李念仍旧维持着风度。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一张温润的眼里带上了锋芒:

    “你应该知道,这件事如果让她知道了,会对她造成什么样的打击。”

    “如果我亲口向她解释呢?李念,你未免太自负了。”

    才说了两句话就感觉血气上涌,宋秉爵靠在了沙发上,眼神不虞地盯着他:

    “你又怎么知道我不会选择告诉她事情的真相?”

    “这件事一旦戳穿,你以为,她还会这么轻而易举地原谅你吗?”

    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李念露出了一抹笑意:

    “如果能够说,你早就说了,何必多方隐瞒?宋秉爵,我们也算是一起长大的,你的行事风格,我还是了解的。”

    “……李念,是我低估你了。”

    良久之后,宋秉爵露出了一抹冷淡的笑容,他的眼神里有着漠然:

    “旁人只知道你知书达礼,为人谦和,却不知道你竟然还有这样的算计。”

    “从前我自然不屑于用这种鬼蜮伎俩,只不过,为了晚安,卑鄙一些又何妨?”

    被宋秉爵如此说,李念没有丝毫生气,反而自嘲地道:

    “我从前以为,只要我一直守候在她身旁,总有一天她能够看到我。可是”

    说到这里,他和煦的眼里骤然射出两道寒芒,直指宋秉爵:

    “我不明白,她竟然在你这么羞辱她之后还一心一意地喜欢着你,真是鬼迷心窍……眼下,她根本看不到旁人。”

    “所以你就用这种方法?”

    “不让她彻底对你死心,她又怎么会幸福?”

    恢复了以往的温柔和煦,仿佛刚才那个阴冷的李念只是一个幻影一般,他露出了一丝笑容:

    “对不住了,秉爵。”

    踏上市的土地,慕晚安感觉自己仿佛获得了重生。

    她在原地跳了两下,颇有几分不真实的感觉:

    “我真的回来了……”

    “先回半山别墅,嘉树已经在等着了。”

    看到她喜不自胜的模样,沈聿有几分别扭地把视线错开了。

    “是是是”

    想起刚才在电话里告诉嘉树自己要回来的消息、小家伙高兴疯了的表情,慕晚安心里就划过了一道暖流:

    “不知道小斯会不会也这么高兴……”

    回到半山别墅的时候时间尚早,慕晚安跟嘉树好好叙旧之后,就急冲冲地要去御龙湾。

    “今天新闻可是说了,姜柠在宋秉爵那里。你确定要过去打搅他们?”

    看她兴奋地蹿上蹿下,沈聿于心不忍,最后一次阻止她。

    “哥!我都说了姜柠不是那种女孩子!她是之前宋秉爵为了让陈欣娆转移火力弄来的棋子!”

    见他这么污蔑宋秉爵和姜柠的关系,慕晚安头一个不乐意,她对着镜子照了照:

    “他要是喜欢姜柠,早就跟她在一起了,何必等到这个时候?”

    “也许他们两个人早就暗度陈仓了。”

    摇了摇头,沈聿端起桌子上的茶盏喝了一口,状似无意地道:

    “如果这个姜柠不是跟宋秉爵早有相识,宋秉爵又何必推她出来代替你去对付陈欣娆?”

    “就是你想多了!”

    这个时候根本听不进沈聿的话,慕晚安看着自己身上这一套衣服,觉得还不错,便满眼欣喜地转向他:

    “你觉得这一套怎么样?”

    “不错。”

    看着她兴致如此高,沈聿都已经能想到待会儿还是何等的……他不禁有些犹豫了,阻拦她道:

    “你刚回来就这么赶着过去,我觉得不太好,要不你休息两天倒一倒时差。”

    “哥哥,都回国了,你不许拦着我!”

    全然没有注意到沈聿欲言又止的奇怪神情,慕晚安对着镜子,觉得捯饬好了,正在臭美呢,又听到亚开口道:

    “她心心念念着要去,你既然已经答应了让她回国,又何必在这个时候阻拦她?”

    看着自己多年的好友和手下,沈聿自然知道他的言下之意,他在提醒自己,计划既然已经决意执行,就不要一拖再拖。

    “亚,你果然还是向着我的!”

    心里不禁对亚升起了十二万分的感激,慕晚安穿上了鞋子,急着要出门。

    刚走了两步,似乎又想起来什么,她停在门口,笑眯眯地对沈聿和亚道:

    “好啦,你们都是为了我好,等我回来了煲汤来表达我的感谢!”

    说完,她就一溜烟地窜了出去,坐在屋内的两个人都能听到她招呼司机时爽朗的声音。

    “她还在感谢你……”

    忍不住露出了一抹无可奈何的笑容,沈聿茶到了嘴边又停了下来:

    “这样没心没肺的性格,不知道是随了谁。”

    “真正决定实行计划的,不是你吗?”

    沈聿的语气中隐含谴责,亚坦坦荡荡地回道,他看着眉心已然有几分担忧的主上:

    “做事,就是要讲究干净利落。如果计划成功,纵使她伤心难过一段时间,但是也好过一直拖泥带水这不正是你的初衷?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你反而不坚定了?”

    “……”

    没有回话,沈聿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一张深不见底的平静眸子里带上了丝丝紧张:

    “你说得对,快刀斩乱麻,也好过一直纠缠不清。”

推荐阅读:神煌 首席御医 圣堂 九星天辰诀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之天谴修罗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雪中悍刀行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