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对了师兄,你在意大利的朋友能不能帮我打探一下消息?”

    从担忧中回过神来的慕晚安猛然想起了宋秉爵,她这两天被亚的伤势吓昏了头,竟然把宋秉爵抛到了脑后。

    “什么消息?”

    直觉这其中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李念蹙起了眉头,他一向积极热情的眼里也蒙上了阴翳:

    “我可以帮你,但是,晚安,你应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前几天被黑手党带到了这边。”

    她总要让他知道这其中应该承担的风险,慕晚安把自己这几天的遭遇简略地说了出来,也隐瞒了一些东西:

    “宋秉爵为了救我……我现在不知道他的信息,而且我没有身份证也没有护照,实在不方便。如果方便、没有风险的话,可不可以请你的朋友帮忙?”

    “原来是为了他……”

    心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李念眼神温和地看着她:

    “没事,你放心,我先让朋友去看看,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这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护士走过来,在他耳畔悄声说了什么。

    随即李念一脸歉疚地看向慕晚安:

    “晚安,这边有点事情,我失陪了。”

    说完,李念就转身离开了,他背对着慕晚安,脸上浮现出跟他平时温润谦和神色不同的冷漠。

    晚安,我永远不会嫌弃你。

    但是,我也绝不允许,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你还想着跟他在一起。

    “她怎么样了?”

    躺在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睛,他脸色惨白异常,身上也缠满了厚厚的绷带,靠近胸口的部分甚至还有大量的鲜血在溢出来。

    “她被李念救下来了。你放心,他们现在都没事。”

    身上也缠着绷带的韩修虽然也受了伤,但是比起宋秉爵,他的伤势轻多了:

    “我们不能够在这里久待,里昂已经放出话来了,你现在身负重伤,不少人虎视眈眈。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回国。”

    见宋秉爵的眼睛还是紧闭着,并没有丝毫认可这个提议的意思,韩修咬咬牙继续道:

    “比起在这里,总裁你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去处理。你在慕小姐说了一些事情,不管你想不想让她知道,都需要回去处理好这一切。”

    听他提到了这个,宋秉爵睁开了眼,他眸色中是难以掩饰的疲惫和深沉。

    等韩修离开房间之后,宋秉爵看着盖在自己身上洁白如新的被子,思绪回到了过往。

    那一年冬天的法兰西,寒冷来得格外的早。

    他站在窗户外面,看着她坐在窗前,一边看着雪景,一边轻轻地抚着已经突起来的肚子。

    她住的是的病房,已经早早地开了暖气,他看到她的脸上浮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真是可爱极了。

    当时他在想,上天真的是一碗水断得极平。

    也许他天生注定亲缘不浓,却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

    “韩修。”

    知道他一直就在门外守着,宋秉爵冷声吩咐他进来。

    他的眼里有着坚定:

    “马上安排我回国。意大利这边……你通知沈聿,让他尽快过来。”

    没等到晚上,沈聿的人就已经抵达了医院。

    他看着给亚张罗晚饭的慕晚安,除了气色看起来不怎么样,并没有受伤。

    见到她之后,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松下来,沈聿的眼睛看向腹部缠着绷带的亚,语气平淡:

    “这次多亏你了。”

    “哥?”

    听到他的声音,慕晚安后知后觉地转身。

    虽然沈聿表情仍旧是一如既往的叫人琢磨不透,她还是激动得泪盈于眶,冲上前抱住了他:

    “哥哥,我差点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亲人,她无论如何也不想失去。

    轻轻抚摸着她的头,沈聿一向冷淡的语气里多了几分迟来的小心翼翼:

    “傻丫头……哥哥以后绝对不会让你陷入危险。”

    说着,沈聿抬头看向躺在床上的亚。

    亚做了一个手势,他愣了一下,然后对怀里的慕晚安道:

    “晚安,你一定很累了,先跟着回酒店吧。哥哥有事情要跟亚商量。”

    听到这句话,慕晚安这才不好意思地从他的怀里爬了出来,她看了一眼精神尚可的亚,叮嘱沈聿:

    “哥哥,亚失血过多,你们不要聊太久。”

    看着自己的手下护送她离开远去,沈聿这才把视线收了回来,看向亚:

    “有什么事情?”

    “在解救小姐的时候,我们听到了里昂和宋秉爵之间的谈话。”

    这件事不能够瞒着沈聿,亚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小姐曾经怀过宋秉爵的孩子,估计是在小姐留学期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不记得这件事了。”

    “你之前的调查不是显示他们之前没有交集吗?”

    听到这个消息,沈聿的眉头立马拧作一团,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继续说。”

    “我的调查中,在小姐留学期间,有一段大约长达一年的时间十分可疑。”

    想起了自己曾经在文件中发现的不同寻常的地方,亚的脸色十分庄重:

    “这一年的时间,太过完美无暇,小到每一次她借阅图书的记录都能丝丝入扣。我怀疑,是有人刻意抹去了小姐这一年的生活轨迹。”

    “她怀孕的事情,有确切的证据了吗?”

    心中已经对这件事有了十足的猜想,沈聿却还是有些难以面对,原本安稳放在膝头上的手也不自觉地攥紧了。

    “小姐委托李念、也就是她的大学学长做了检查。我让他结果无论如何,都不要告诉她真相。”

    叹了一口气,亚继续道:

    “看得出来,他十分爱晚安……如果你去问他,应该能够得到结果。”

    他话音刚落,就有人敲响了房门,门外传来了一道温润的男声:

    “到了查看伤口的时候了,我能进来吗?”

    “请进。”

    看到李念进来了,亚把他介绍给了沈聿:

    “这位就是李念,是他救了我们。为了照顾我们,他暂时留在这家医院了。”

    抬眼打量着进来的这名医生,沈聿面上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久仰大名,我是晚安的哥哥沈聿。”

    “你好。”

    对他微微一笑,神态间并未见谄媚之色,李念给亚检查完伤口之后,叮嘱了一些事情。

    正要离开的时候,他被沈聿叫住了。

    “相信你已经知道了晚安的身体状况。”

    一下一下地玩弄着手上的檀香木珠,沈聿试图从李念脸上看到不甘、愤怒或者是其他的表情。

    然而自始至终,李念只是维持着脸上的温润笑意,他颔首:

    “是的。”

    “你对此难道没有什么看法?”

    根据资料,这个学长应该是“暗恋”晚安数年之久的人,沈聿有意考验他:

    “李医生不妨直说。”

    “我只知道她还是从前的晚安,她有没有怀过孕、有没有生过孩子,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神色云淡风轻地摇了摇头,李念目光高远平静,他直视着这个通身气势逼人的男人:

    “如果对一个人的爱,会因为她从前的经历有所转移,那又怎么能算得上是爱?”

    “……”

    不得不说,李念的一切表现都令他无比满意。

    待他离开之后,沈聿陷入了思索,良久之后,才对亚道:

    “我从前就觉得不对劲,那个时候我问宋秉爵为什么会爱上晚安,他态度虽然坦荡,却是回避了。原来……竟是有这一层。”

    “你的意思,该不会是决定让李念取而代之?”

    两人共事多年,又算得上是一起长大的,亚很快就知道了他的计划。

    他眼里有着不赞同:

    “不管从哪方面来说,跟宋秉爵在一起都是最好的选择。宋秉爵家宅干净,没有长辈束缚。再说了,只有他才能护住晚安。”

    “不”

    忍不住露出了一抹放松的笑容,沈聿看向亚,眼里有着释然:

    “里昂已经以afia家族的荣誉起誓,绝不会再为难晚安。从今之后,她真正地安全了。”

    afia血誓?

    听到这个消息,亚也松了一口气,除非里昂想被逐出家族,否则不会违背誓言。

    “比起太过耀眼的宋秉爵,我不如让她跟一个平凡人在一起。无论是你还是李念,都远远胜过宋秉爵。”

    “……”

    没有应他这句话,亚沉默片刻,对他道:

    “她应该在酒店里等着你,你还是早点回去陪着她。这里不用担心。”

    回到下榻的酒店,慕晚安洗完澡后,看到回来了的沈聿,忍不住问道:

    “哥哥,你知道宋秉爵的消息吗?我之前让师兄替我打听,但是他说这是黑手党内部的事情,他没有搜集到信息。”

    听到这句话,沈聿的眼神中划过了一抹深思,他没有拆穿李念的谎言,而是答道:

    “他不是混迹帮派的人,不知道也很正常。宋秉爵那边你不用担心,他已经平安回国了。”

    “里昂没有为难他吗?”

    尽管心里多少还是有气,但是慕晚安也知道之前那些冷落、侮辱的言辞举动应该是为了保护自己:

    “我看他只带了韩修,实在是有些担心。里昂将他视为夙敌,只怕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推荐阅读: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武林高手在校园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