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看来,爱情还真的是会让人失去理智啊。”

    不由得喃喃自语,虽说陈欣娆的确罪大恶极,但是同为女子,不免有些物伤其类的哀思。

    “如果是爱情,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亚忍不住冷冷一笑,对于这个看似娇娇弱弱的陈欣娆,他可没有那份怜香惜玉的心:

    “你是被陈欣娆口口声声的‘爱情’蒙骗了。若真的只是爱情,哪里需要做到杀人的地步?她就是为了自己而已。”

    按照亚说得这样想想,倒也是对的。慕晚安心下丝丝惘然,从堆满了衣物的床上坐起身来,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人来。

    这个时候他在做什么呢?是在公司里处理事务、在家里陪着小斯,还是……也在想她?

    思绪一旦开了闸,就如同洪流一般再也堵不住。

    这前前后后的折腾下来,她已经在英国待了近一个月了,跟小斯也分别了许久,尽管日日跟着沈聿或者亚一起游玩,但是却还是时时刻刻想着他。

    “你两眼发愣,是在想着谁呢?”

    她那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一看就是在想着宋秉爵,亚心里有些羡慕,面上却还是咳了咳:

    “你还有这么多东西没收拾呢!别发呆了,好好收拾吧!”

    a市。

    “抱歉,陈小姐,我们……”

    在听到无数次这句话之后,陈欣娆听了前面几句之后,便恹恹地挂断了电话,她的眉宇之间满满都是忧愁,齐城从厨房里出来,将菜品一一端到她面前,她也提不起一丝胃口。

    “先吃饭吧。吃饱了才有力气……”

    “我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情吃饭?”

    听到他开口陈欣娆就越发心烦意乱,眼下本来就是多事之秋,父亲不知所踪,母亲又是一个软弱的女人,除了骂人和哭泣什么都不会做,自己早上刚刚安慰过……眼下这些捧高踩低的品牌方竟然连好一点的礼服都不愿意给她!

    “过几天就是宴会了,我连像样的礼服都拿不出来!到时候又怎么能让宋秉爵一眼就看到我?”

    又动了怒气,陈欣娆只觉得自己的伤口处疼得更厉害了,她把自己揽在怀里的一只抱枕狠狠地扔在地上,“真是烦死了!你不想着怎么帮我出主意,净想着做这些没用的事情!”

    “我只是一个医生,实在想不了那些事情。”

    看到在地上滚了几圈停在自己脚边的抱枕,齐城好脾气地捡了起来,拍了拍灰尘之后放回桌子上,温润深邃的眸子里有些一闪而过的心酸,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上演,离宴会举办日期越近,她就越急躁,他倒也忍得下来。

    “既然拿不到高定系列的品牌礼服,那不如在矮子里面选将军,总有适合你的衣服。”

    “你哪里明白?礼服和珠宝代表着我这个人的品位,如果我去参加宴会连一件高定都拿不到,又要被那些女人奚落了。”

    思及此,陈欣娆越发觉得疲惫,她心中又气又急,兀自生了会儿气之后,眼角余光看到了立在一旁的高大身影,他一向温润清淡的脸上仍是静静候着的模样,倒是让她的气少了三分,罕见地觉得自己把气撒在他的身上有些过分了,放柔了声音道:

    “这些事情我自己来就行了,说到底本不该让你来替我操心这些。”

    “你……”

    本来还想说,就算她身穿华服,那些等着落井下石的女人也不会放过她,但是他看她眉目间全是对这次宴会的实在必得,只能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是劝不住她的,让她去了也好,这样也许她能真真正正地放下宋秉爵。

    好不容易把李哥送走了,许菲菲一关上门,脸上娇柔的表情就褪了下来,面孔上尽是满满的厌恶,她抽出一根烟,点燃之后吞云吐雾起来,跟这样的男人上床,真是恶心……比起宋秉爵来,真是差远了。

    她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和宋秉爵在法院见面时的情景,那个男人比她在报纸新闻上见到的更加清贵,也比她想象中更加年轻。

    越是深陷泥沼,越是渴望光明。

    原本是大好的年岁光景,她原本可以像其他人一样,每天都无忧无虑地生活、工作,谈一场或许不满意但是很美满的恋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沉醉于毒品无法自拔,被迫委身于一个想想都令自己作呕的男人。

    何等的讽刺。

    慕晚安那种人尽可夫、二婚的女人,凭什么得到宋秉爵的青睐?

    一想起从前那个唯唯诺诺、给自己准备三餐的女人,竟然也配站在宋秉爵身边……狠狠地掐灭了烟头,她不再犹豫,从沙发上提起了自己的手提包,朝着母亲所在的精神病院去了。

    近来,在医生的照看下,蒋春梅的病情是越发的稳定了,她看着坐在床上低头织毛衣的母亲,心下放松了些许,正打算抵着桌子睡一小会儿的时候,蒋春梅却突然发声道:

    “阿烁、阿烁……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怎么能因为慕晚安那个贱妇这么对你的妈妈?”

    她悲鸣般地哭泣了几声,神情呆滞了几分之后,整个人抽搐了几下,又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重新织起了毛衣。

    如果不是蒋春梅眼角残余的泪水,许菲菲都要以为,自己方才是出现了幻听。

    “许烁因为慕晚安……”

    有些不太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她把蒋春梅话中的人物捋了捋,终于得出了一个自己从前都不相信的结论:

    也许、许烁是真的还记挂着慕晚安,对王思怡只是逢场作戏……而母亲之所以沦落到这种地步,也许是许烁为了替慕晚安出一口恶气?

    这个想法一旦冒出来,许菲菲就越发觉得合理,从前虽然往这个方向想过,但是没有直接的证据,她也只觉得是自己想岔了。

    慕晚安……慕晚安!

    你究竟有什么魔力?一个两个男人,竟然都把她视若珍宝!宋秉爵也就罢了,他顶多把她当成一个玩意儿!可是许烁、柳子澄……

    脸上的神色瞬间变得阴鸷起来,许菲菲脸上满满都是扭曲的恨意和嫉妒之色!

    “许总。”

    已经由司机升任许烁的助理的徐鹏知道他在工作的时候向来是不喜欢别人打扰的,但是想到刚刚得到的消息,还是大着胆子敲响了房门:

    “我有一些紧急的情况要向你汇报。”

    “进来吧。”

    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许烁如今抓着王氏集团和许家公司两边的事情,忙起来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正好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稍作休息。

    “许总,我们盯着王思怡的人传话了,说她最近频繁地出现了呕吐、恶心的症状,月事方面这个月似乎就推迟了。你看……”

    其实这个症状,综合起来看,似乎就是怀孕了。徐鹏不敢妄自揣测,只能把现在掌握的信息如实说了出来。

    “她竟然真的能怀孕?”

    不由得拢了拢眉心,这件事算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不过也只是一刹。

    手中玩着钢笔,许烁沉吟半晌,眼下还不确定她是否真的怀孕,只凭借这些症状,还不能确定。

    但是如果王思怡真的怀孕了,最期待这个孩子的,既不是他,也不会是王思怡,而是——王栋。

    王栋并非真的愿意扶持自己的兄长子侄在公司做大,只是碍于自己只有一个女儿,只能先栽培其他的亲眷。

    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男孩儿出生……眼睛不由得眯了眯,许烁眼里涌现出些许的算计,“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许烁才走进餐厅,就听到了王思怡和菲佣间的对话:

    “小姐,你这两日都这样,可能是胃着凉了,不如去医院看看吧。”

    “过两天再看。”

    王思怡的声音有些恹恹的,看来这几天的确是折腾得够呛,“赶紧去上菜,阿烁快回来了。”

    “怎么——你最近不舒服?怎么不告诉我?”

    一道沉稳的男声传了过来,却是令原本神色极其不耐烦的王思怡脸上多了几分温柔和喜悦,她起身迎接,看见许烁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觉得这几天胸口闷闷的,一些油腻的东西吃下去了觉得恶心罢了。我知道你最近忙公司的事情,不想让你为了这些小事操心。”

    “你的事情,哪里会是小事?”

    蹙着眉头握住她的手,许烁脸上满满都是不赞成和担忧,王思怡看得心里一暖,面上越发柔顺了:

    “应该就是肠胃不适,算不得什么大事。”

    “你从来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肠胃方面的怎么会是小事?从前也就罢了,怎么婚后还是这个样子?”

    眉头皱得紧紧的,许烁沉吟片刻,然后道:

    “这样吧,明天我把工作推一推,我陪你去医院一趟,如果是肠胃的问题,就把肠胃好好调理一下。”

    他这样为自己着想,王思怡的心都要软化了,便不顾及其他了,连连点头。

推荐阅读:醉枕江山 重生小地主 最强弃少 神座 召唤万岁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之温婉 九星天辰诀 光明纪元 圣堂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