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醒来的时候,陈欣娆眼前一片灰蒙蒙的,她下意识地想要抬手,刚一动,手腕处就传来了钻心的酸楚疼痛这是怎么回事?

    正欲张口大喊,陈欣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嘴也被堵住了!

    随之觉醒过来的身体都缓缓地感觉到了程度不一的疼痛,陈欣娆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是真的被人给绑了起来!

    她开始死命地挣扎,使尽了力气,也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过了许久,除了她自己的挣扎的声音,没有一点别的声音传来。

    她力竭之后,心里终于一点一点地升起来一种绝望和害怕之意,面色也越发苍白,自己刚刚从家里搬出来,怎么一出门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到底是谁做的?渐渐冷静之后,她开始思索着自己的处境,她陈欣娆自认平时并没有过分得罪人,慕晚安现在远在英国,姜柠就算报复自己也不会用这种手段,以前监狱里的那些人都不足为惧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手段……难道是父亲想要从自己身上榨出更多的钱?

    思及此,陈欣娆越发觉得陈父的嫌疑最大,他都能为了自己的春秋大梦偷盗妻女的珠宝,又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隔着一层隔音玻璃,韩修问这几天一直坐在小房间里严密盯着陈欣娆的手下:

    “她怎么样了?”

    “她现在已经醒了。刚醒来的时候还闹了闹,现在却是彻底静下来了。”

    得到属下的回复之后,韩修把阴冷的目光转向了此刻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的陈欣娆,那张与那个女人有七分相似的娇媚的面孔简直让他见之欲呕,他强忍住心里暴戾的冲动吩咐道:

    “这几天可得好好看住了,她可不是什么良善娇柔的女人,身上背了几条人命的,最狡诈不过了。”

    “是!”

    闻言,一直负责看守陈欣娆的手下忍不住诧异地抬起头打量了陈欣娆一眼,然后道:

    “我倒是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温柔的小姑娘竟然也这么狠毒……”

    “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去了。”

    把头扭到了一边,韩修走出了房间,“人别死就行,我还有用。”

    距离陈欣娆失踪已经过去了三十多个小时,陈家父母两人都坐在沙发上打着盹,脑袋一点一点的,即使这样,也没有一个人想着去床上休息。

    “老爷、夫人不好了!”

    一道尖锐的女声惊醒了正在打盹的陈家夫妇,陈母第一个跳了起来,她还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恍恍惚惚间以为是欣娆回来了:

    “欣娆在哪儿?欣娆是不是回来了?”

    “不是,是、是刚才门口突然多了一个盒子!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所以也没打开,老爷、夫人,你们看看吧!”

    一脸惊恐的佣人把手上拿着的盒子放到了陈父陈母面前的桌上,然后插着手缩头跑了,似乎很是害怕里面的东西。陈父看着在自己面前被袋子包好的盒子模样,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他和陈母面面相觑,想了想还是让开了地方,然后道:

    “你来打开、你来开!”

    “我来也就我来!”

    忍不住瞪了老头子一眼,陈母心里虽然也发怵,但还是大着胆子把外面的袋子撕开了,刚刚一拆开,看到纸盒子里面的血迹,还没来得及尖叫,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

    陈父也眼尖地看到了纸盒子上头的血迹,他虽然心里一颤,却还是强迫自己大着胆子把盒子打开了,刚刚一打开,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就飘散出来,他看到躺在盒子里血泊之中的那根断指,差点晕了过去!

    他的欣娆!

    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陈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推了推倒在地上的妻子,掐了掐她的人中,大力地掐了好一会儿,陈母才悠悠转醒。

    刚一睁开眼,陈母眼里就涌上了泪水,她徒劳地张了张嘴,刚想问女儿回来了吗,就想起了自己看到的血迹,两眼一瞪,差点要晕过去,陈父手疾眼快,从桌上端起一杯冷茶泼在了陈母脸上。

    终于好了些的陈母冷静些许,她微微直起身子,在陈父的搀扶下看向了那个盒子,里面切面分明的手指看得她目眦欲裂,重重地喘了几口气之后,她又凑近了些许,在血污之中的手指上戴着一个钻戒,她认得清清楚楚,这个钻戒不怎么值钱,陈欣娆却跟一个宝贝似的天天戴着……这根手指,分明就是女儿的!

    最后一点希望也被掐灭了,陈母不由得捶着胸脯嚎啕大哭,心痛得无以复加:

    “欣娆……我的儿!你是得罪了谁要遭到这样的折磨!我的儿!”

    看到悲痛不已的发妻,陈父心里也满满都是震惊,他以为那些人只不过是说两句狠话吓唬自己,没想到还真的把女儿的……

    陈家夫妻兀自愣怔悲痛的时候,放在沙发旁边座机又响了起来,平时听惯了的铃声此时如同催命符一般,显得格外的诡异。

    响了好一会儿,陈家夫妇两个没有一个人过去接起电话,最后还是陈母反应过来,她停止了哭泣,踉踉跄跄地跑了过去接起了电话

    “喂?喂?是欣娆吗?”

    “看来夫人是收到了礼物啊。不知道我送的这份大礼,夫人你喜不喜欢?”

    听到电话那头女人带着哭泣之意的声音,男人的声音里有着得意之意,他带着些许得意地说道:

    “如果陈先生陈夫人还是这么狂妄自大,擅自求助警察或者别人的话……那我可就不敢保证下次会寄来的,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物件了。”

    “啊!不要!这位大老爷,你行行好!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可求你了……欣娆不能再受伤了!你提出来的条件,我们通通都会答应!我只求你不要再对我女儿下手了!”

    一听到对方的威胁之语,陈母身上的狠劲立马就萎靡了下去,陈父凑近了听到对方的话,脸色也不由得大变

    “陈夫人比陈先生识时务多了……这样吧,我听说陈家跟在宋老爷子身后面,捡了不少好东西。我这个人,虽然做的是劫富济贫的事,但是对这上了年头的珠宝很是喜爱……”

    这是什么意思?陈家夫妻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里看到了触目惊心的害怕,陈母试探着问道

    “这位老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陈家的珠宝前几天已经失窃了,实在是拿不出这些珠宝了……不过五千万我们还是拿得出手的!你要是不嫌……”

    “谁说只要珠宝了?!你们失窃,那是你们的事情!再说了,到底是被偷了还是被陈先生拿出去当了,可别以为我不知道!”

    那边的男声骤然拔高,话语中还有着蓬勃的怒气

    “看来这桩生意是没得谈了!陈夫人这么不把自己的女儿当回事的话,可就别怪我也不把陈小姐的命当回事了!”

    “别别别我们马上就去准备!只求你别再折磨我的女儿了!”

    怕他继续对自己的女儿下手,陈母忙不迭地答应下来,“我会尽力把那些珠宝找回来的!不过还请你多给我们一点时间……”

    “后天十二点,珠宝放在锦泰广场二楼女装西侧进门左手第一个洗手间。五千万直接汇入我给你的户头……到时候我要是看不到我想要的东西,只怕陈小姐这样娇贵的人物,就要香消玉殒了!”

    留下了这么一句带着浓重威胁之意的话,那个人就把电话重重地挂断了,只留下萎靡在地陈母和陈父,陈母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断指,打了一个寒噤,然后转头催促陈父

    “你还楞在这里干嘛?还不赶紧去凑钱!”

    “五千万也就算了!拼拼凑凑还能凑齐,可是这已经典押出去的珠宝,我再赎回来不知道要多少钱!”

    眼里有着为难和心痛,陈父简直不敢去想自己的这下要花多少钱去赎回来,那镶着红宝石的链子是那堆珠宝首饰里面最值钱的,如今让他把这些钱吐出来简直要了他的命!

    “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这些!你难道不要女儿了吗?”

    没想到直到现在丈夫还在舍不得钱,陈母心里真是失望透顶,她恶狠狠地瞪着丈夫

    “我不管你是坑蒙拐骗还是把公司卖掉,你都必须把红宝石的首饰给我赎回来。不然……我就向媒体曝光,你为了维持公司运营盗取我们母女珠宝的事情,还要对这件事追究你的刑事责任!”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威胁自己,陈父喉头不由得哽了一哽,却还是认命地回道

    “好、好!我刚才不过就是那么一说,哪里是真的不想救欣娆?!老婆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先在家里等着!”

    说完,他转身立马离开了家,坐到车里的时候,忍不住狠狠地捶了捶方向盘,怎么偏偏还要宋家的东西?之前以为五千万就可以打发了,没想到现在竟然又横空多了这么大一笔花销!

    远处一直盯着陈家动静的人见陈父出来了,立马向上级传递了消息。

推荐阅读: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官术 最强弃少 火爆天王 醉枕江山 宠魅 重生小地主 百炼成仙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