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好日子?!”

    听到这句话,陈欣娆不由得嗤笑一声,现在陈家公司和度假村项目的处境她再清楚不过了,如果再找不到注资公司,只怕陈家都得玩完!

    “妈,你还沉浸在爸爸给你许下的空头支票的幻想里面呢?我来告诉你,我们家的资金链已经断了,公司账面上已经没有那么多钱可以支撑公司的运营和度假村的继续了。如果没有其他公司愿意接手的话,我们家破产,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正沉浸在这个惊人的消息里面的时候,陈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忍不住走出了书房,因为资金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他眼下心情不错,温和地问道:

    “你们母女正在争什么呢?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可争吵的?”

    他刚刚一露头,陈母就把目光转向了他,眼里满满都是不相信和怀疑:

    “老公,这是怎么回事?欣娆说我们家的资金链断了,还说如果没有公司给我们注资的话,我们马上就会破产……这是真的吗?”

    没想到陈欣娆在这个时候把公司的消息告诉了她,陈父不由得心虚地咳嗽了几声,安慰道:

    “没有这么严重,最近公司撑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这几天我会去跟王家谈一谈,他们之前也很想做这个项目的,有了王家的加入,我们就没有这么被动了……”

    “欣娆,你听到没有,家里最近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你还是别担心了啊。”

    心里松了一口气,陈母乐观地劝着自己的女儿,陈欣娆却不为所动,她冷冷一笑,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陈父:

    “父亲还真是有本事,几乎所有的银行都不放贷给你了,之前我们公司账面上就没什么钱了……这些钱又是从哪里来的?”

    “什么、什么这些钱?”

    被她这么直接地一问,陈父说话都有些不利落了,他竭力让自己看起来并无异样,“公司的事情你懂什么?前面我那么说,是因为的确即将面临这个问题,但是目前来说……”

    说着说着,他自己都觉得编不下去,只能讪讪地终止了这个话题,然后道:

    “我说暂时没有问题就是没有,你们这些妇道人家懂些什么?!”

    “我看你是心虚了吧?”

    看着他那副模样,陈欣娆心里又气又急,她在母亲的疑惑的目光里,一字一句地问道:

    “你敢说你不是拿着我和妈妈的珠宝去抵钱了?”

    “什么?珠宝?抵钱?”

    忍不住重复了一遍陈欣娆的话,瞬间明白了社么,陈母把受伤的目光投向了陈父,质问道:

    “真的是你把我和欣娆的珠宝弄走了?你快回答我,是不是你做的?你这样又是为什么?有什么事情你不可以跟我们一起商量吗?非要做这种事情伤我们的心?”

    “你这无凭无据的,凭什么说是我偷走了你们的珠宝?连警察都还没调查出来,你们就在这里怀疑我?”

    没想到陈欣娆竟然直接就把矛头对准了自己,陈父自认为这次做得很是干净,便嘴硬道:

    “欣娆,我是你的爸爸,更是这个家的主任,你怎么能往你辛苦工作的父亲身上泼脏水呢?这种无凭无据的话要是传出去了,别人会怎么想我?商界的朋友们还敢跟我一起做生意吗?”

    “爸爸别的本事不行,狡辩的能力倒是一等一的好。”

    直到现在他还在狡辩,陈欣娆心里满满都是恨铁不成钢的愤懑,她把自己捏在手里的照片一把扔在地上,“你自己好好看看,这照片上的人就是你,抵赖不得!你卖的难道不是我和妈妈的珠宝?”

    “这是……”

    陈家夫妻两个人同时从地上捡起来照片,看到拍得清清楚楚的自己的侧脸,陈父终于说不出什么话来了,他嘴唇不停地抖动着,陈母抬起头看着陈父,不由得倒退了两步:

    “老陈,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我要去参加市长夫人的茶话会吗?你把我的珠宝全部弄走了,我这次都没有去露面……”

    “我、我……这样做还不是都为了我们陈家?!”

    面对陈母的声声指控、女儿满是鄙夷的目光,陈父大声狡辩道:“现在度假村开发案彻底拖垮了我们陈家的其他业务,账面上资金紧缺……我也是想让你们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才出此下策!你们母女两个不体谅我的难做,只知道参加什么晚会,只知道花钱,在别的方面一点忙都帮不上!珠宝都是死物,以后都可以再买回来,这个项目要是完蛋了,我们全家人都得喝西北风!”

    “就算是喝西北风,也只有你一个人。”

    咄咄逼人的陈父让陈欣娆心灰意冷,照着现在的势头来看,陈家的公司现在想要翻身是不可能的了,她是时候跟陈父完成交割了。

    “以后公司的事情我不会再过问了,爸爸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那些珠宝就当作是我这个做女儿的给你的最后一点支持。”

    见陈欣娆没有继续追究下去的意思,陈父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刚要说什么宽慰她的时候,却听到她又道:

    “别的珠宝我都可以白给你,只是里面的那个红宝石的链子,是宋老爷子给我的,我现在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须把它给我弄回来。弄回来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你要是拿不回来,抱歉……我自然会让警察方面介入。”

    心里一紧,陈父看着自己疼爱多年的小女儿你,有些不相信这样的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欣娆,我可是你的父亲,听你的意思是想要把我送进警察局?”

    “是啊欣娆,他再怎么说也是你的爸爸,珠宝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你不能这样对他啊。你父亲要是进了局子,哪里还有人撑得起这个家呢?”

    听女儿的意思,是要把陈父弄进去,陈母心里也十分不好受,她虽然一时无法接受丈夫的所作所为,但还是不希望他进去。

    “妈,我说了,别的东西我都不计较,我只要那个红宝石的链子。”

    坚定地看着父亲,陈欣娆一字一句地道:

    “我之前给父亲的公司里投了钱,也把自己名下的物业全部给了他,我自认为已经做的仁至义尽了。那些东西我都不计较了,就像你说的一样,到底是一家人,我只当自己的钱都打了水漂,但是这个东西我说了不给就是不给!”

    “我知道你想拿这个做什么,你不就是想着这个是宋秉爵母亲的遗物嘛?你还想着靠这个东西在宋秉爵面前博点好感嫁进宋家是不是?”

    知道自己女儿心里的那些心思,陈父又是嘲讽又是苦口婆心地劝道:

    “我劝你还是打消了这个心思吧,你也不看看,我们陈家还有宋老爷子做依靠的时候,你都进不了宋家,更不要说是现在!”

    “呵……要不是你们在后面给我拖后腿,我又何至于到了现在还没进宋家?”

    一想起自己父亲的刚愎自用和自视甚高,陈欣娆就忍不住厌恶地蹙起了眉头,“宋老爷子你们抓不稳利用不好,对着宋秉爵也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就你这幅态度,还指望宋秉爵把我当回事?”

    没想到女儿心里一直是这么想的,陈父心里彻底冷了下来,他先是楞了楞,然后怒目而视:

    “如果不是有了我们这个跳板,你又哪里能接近宋老爷子?我这个做父亲的,一直把你当成掌上明珠一样地捧着,从小到大,欣雪有的你都有,欣雪没有的你也有!对于你,我是有求必应,我不曾亏欠过你,你心里最好是弄明白这一点!”

    “陈欣雪没有的我也有?”

    颇为古怪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陈欣娆脸上浮起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陈欣雪可比我幸运多了,她好歹是宋秉爵名正言顺的前妻,别人就算是提起她,也要说她是前宋夫人。我呢……他们都说我是不要廉耻往上倒贴的女人!陈欣雪根本就不爱宋秉爵,你们却把她送给了他,我那么喜欢宋秉爵,你们却偏偏不成全我!你这算是什么有求必应?”

    “当时你还没成年,怎么能跟宋秉爵在一起?我看你是魔怔了吧,当时让陈欣雪先嫁过去,还不是为了给你铺路,当时我们问你你也是同意了的,到了现在就变卦了把这一切的过错都推到我们做父母的身上了,陈欣娆,我真是白养你了!”

    自己娇宠养大的孩子竟然说出了这样狼心狗肺的话,陈父心里一阵发凉,他冷冷一笑:

    “既然你不像认我做父亲,那就断绝我们的父女关系!至于你说的红宝石的首饰,我已经典当出去了,看你这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你手里应该还握着不少钱,你自己去赎回来吧!”

    “你!”

    没想到父亲竟然铁了心不把首饰赎回来,陈欣娆也没想到他会置自己的名誉于不顾,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还击。

推荐阅读: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官仙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之天谴修罗 赘婿 首席御医 神煌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