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到底是谁想要置我们陈家于死地?”

    听到他描述的恐怖后果,陈欣娆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她怎么也没想到,看似是让陈家发迹的一个项目,背后竟然埋了这么多阴谋!

    “整个市,有能力让银行都松口的,我想,除了王家,就是宋秉爵了。”

    尽管不忍心让女儿失望,但是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陈父也就不顾及那么多了,他继续分析道:

    “王栋那个人我是知道的他虽然为人阴郁小气,但是绝对不会对我们这种声势不大的公司出手。”

    “你这么说,就一定是姐夫喽?”

    听到他的话,她的心里狠狠地揪了一下,陈欣然万万没有想到,姐夫竟然是幕后黑手,她犹有几分不相信地问道

    “可是他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我们家可是宋氏集团的供应商,他们公司的很多东西都是通过我们公司供应的!”

    “现在已经不是了。”

    摆了摆手,陈父脸上写满了哀痛,他埋下了头

    “宋秉爵揪住了我们公司原材料上以劣充优的证据,取消了和我们公司的合作。虽然宋老爷子把这次两个亿的订单交给了我们,但是也不是长期合作……”

    听到这个消息,陈欣娆有如五雷轰顶,她怎么也没想到父亲竟然敢拿这样的手段糊弄宋秉爵!

    “爸,你怎么敢在宋秉爵面前玩这种花样?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父亲,陈欣娆只觉得全完了,她沉着眉眼想了一会儿,提议道:

    “既然这个度假村开发案原本是宋秉爵想要做的,不如你现在直接跟他去谈合作。这样还有可能保住一线生机。”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陈家不又是依附宋家了吗?”

    对这个结果十分不甘心,陈父辛苦筹谋了这么久,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这种局面,他把头扭到了一边:

    “我宁愿和王氏企业合作,也不愿意上门去求宋秉爵!”

    “你和王氏集团合作,不也会被人嘲笑?再说了,如果能借这个机会好好地拉拢宋秉爵,我们和宋氏集团的生意才有可能继续长久地做下去。爸爸你怎么就想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狠狠地跺了跺脚,陈欣娆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陈父身旁,殷切劝道

    “你一时出了气,还不如咱们家长长久久的富贵呢!”

    “……”

    被她这么一劝,陈父也觉得实在是自己太过意气用事,他勉强答应了陈欣娆的话,“算了,我明天再上门去找宋秉爵吧。”

    见父亲答应了,陈欣娆的心才有了那么一丝丝安稳,她心里现在满是担忧,如果度假村项目出现亏损,自己的钱就全打了水漂!

    第二天一早,陈父就被陈欣娆拉扯着到了宋氏集团,陈欣娆的脸色不复从前那样倨傲,反而多了一丝忐忑,她看着眼前疏离、公事公办的韩修,挤出了一抹生硬的笑意:

    “韩助理,不知道姐夫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和父亲是特地过来想和他谈谈生意上的事情。”

    “生意上的事情?”

    不由得挑了挑眉,韩修脸上有着淡淡的嘲讽之意,“总裁说了,现在和陈家公司唯一有生意来往的订单就是那笔采购钢材的单子了,这种小小的单子实在是没有沟通的必要,只需要陈总在规定的时间内把单子交给我们就行了。”

    “我们不是因为钢材的单子过来的,韩助理,你也知道,我们父亲刚刚拿下了那块度假村开发案的地皮,听说了姐夫正好也想做这个项目,所以我们想来问问姐夫有没有这个意愿,不如两家公司合作完成。”

    因为陈父一直在旁边不说话,陈欣娆只能硬着头皮说了起来,她看着韩修那似嘲非嘲的笑脸,只觉得刺眼极了,却还是陪着笑脸:

    “这个项目比较大,我觉得韩助理还是去问过姐夫的意思比较好,毕竟你也只是一个助理。”

    “找我们总裁帮忙就直说,说两家公司合作完成这个项目……外面还以为宋氏集团没钱了呢!”

    这种明明是来求人却不把态度放端正的人,韩修心里有些鄙夷,陈家父女还真当宋氏集团还是以前宋老爷子执掌的时候那样有求必应?

    “瞧你这话怎么说的?”

    脸上的笑容都要绷不住了,陈欣娆心里满满都是屈辱和不甘,却只能强自把这些情绪都压了下去:

    “你也知道,陈家和宋家到底也是姻亲关系,我们陈家如果垮台了,别人肯定也会对宋家的实力产生怀疑是不是?”

    “陈小姐,你可是一个读书人,话可不能这么说。”

    又拿着这层关系出来说事了,韩修看陈欣娆的眼神也越来越不满,他一字一句地道:

    “陈欣雪小姐故去多年,按照法律上面来讲,配偶一方故去,婚姻关系不会存续。这就跟离婚了没什么差别。你们所谓的姻亲关系也就不复存在了。”

    “可是小斯身上可是流着一半我们陈家的血液。”

    没想到韩修竟然这么难缠,陈欣娆不由得有些羞赧和生气,她看着韩修:

    “难道你会告诉小斯,他的母亲不存在了吗?”

    “抱歉,我们小斯少爷从来只认慕小姐为母亲,至于你们陈家的人,他一概不认识,也不想认识。我建议,陈小姐在说出这样的话之前,最好是先想想,小斯少爷对你是什么样的态度。”

    陈欣娆的这些手段,在他面前还不够看的,不过韩修觉得她又一次刷新了自己对她的认知,看起来是个温婉的大家小姐,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无理取闹、只想着占便宜的人!

    “姐夫在哪儿?我要见姐夫。”

    见这个人已经没有办法说通了,陈欣娆心一横,反正她今天无论如何都是要见到宋秉爵的,她朝着韩修的左侧快步走了过去,想要硬闯,却被韩修手疾眼快地伸手拦住了:

    “陈小姐这是想做什么?硬闯我们总裁的办公室?如果是这样,那我觉得有必要让保安上来把你们请出去了!”

    看到神色严厉的他,陈欣娆心里一慌,面上却还是假装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姐夫不可能不管我的,韩助理我奉劝你还是识相点,不然我一定要在姐夫面前重重地告你一状!”

    “拜托,别再姐夫姐夫地叫了。他不是你的姐夫,他是宋氏集团的总裁,陈小姐,这里是公司,麻烦你叫他一声宋总。”

    整个市,谁不知道陈欣娆的心思?这个女人一口一个姐夫地叫着,真是让人反胃。

    韩修毒舌起来,也是不遑多让的,看到陈欣娆被气得发白的脸色,他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得逞的微笑:

    “今天总裁还有几个会要开,所以不会接见其他人。你们还是回去吧!”

    陈欣娆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陈父拉住了,陈父一路听下来,自然是知道今天无论如何市见不到宋秉爵的了,他朝着陈欣娆摆了摆头:

    “算了,欣娆……我们先回去吧。”

    听到父亲语中的无奈,陈欣娆尽管再不甘心,也只能暂时作罢,她恶狠狠地瞪了韩修一眼,这才离开。

    父母两个找到宋氏集团附近的一处茶楼,坐了下来,陈父眉眼间满满都是阴郁之色,从今天韩修的态度他也看出了一二,“欣娆,我们还是另外想想别的办法吧,宋秉爵是绝对不会帮我们的了。”

    “爸爸,事情还没有尘埃落定,你不去争取又怎么能知道最后的结果呢?”

    看到父亲如此颓废的模样,陈欣娆不由得有些生气了,原本就在韩修那里吃了一肚子的委屈,现在她更加火大了:

    “我们还没有见到宋秉爵,你就说了这样的话,天无绝人之路,我不相信他会真的放着陈家不管,我们到底也是这么多年的合作伙伴了!”

    “你还没看出来吗?韩修的态度就是宋秉爵示意的!如果不是有宋秉爵在背后给他撑腰,你以为韩修敢这么对我们说话?我的好女儿,你可千万不要再做着宋秉爵会出手帮我们的美梦了!”

    说实在的,陈父现在也无法冷静,公司项目的压力牢牢地压在他的身上,他时时刻刻都要崩溃了:

    “与其求宋秉爵,我还不如去找别的人,也好过在这里受辱!”

    “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整个市,还有其他人愿意接下这么一个项目吗?”

    昨天陈父把话说开之后,她立马去问了自己的朋友,从他们嘴里得到的关于度假村开发案的结果也都是语焉不详,其中一个犹犹豫豫了许久,最后只是含糊其辞地说了一句:

    “要是你们家能够早点把这个项目扔出去,就早点脱手吧!”

    这样的态度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陈欣娆悔不当初,如果自己没有把那些私房钱拿出来,现在她还可以置身事外,可是她把大部分的钱都拿出来了,“爸,现在不是讲究面子的时候了,如果我们不能得到宋秉爵的帮助,我们陈家才是真的完了!”

推荐阅读: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官道无疆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