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他和异地的女朋友提了分手。

    那是一个性格张扬容貌明艳的女孩子,曾经跟他一起在学生会共事,她叫徐萤,她喜欢他,从来就不掩饰,即便是在工作的时候,都能不管不顾地突然偷偷亲他一口。

    ……

    想到他和徐萤当年躲在学生会办公室里热烈地接吻直至意乱情迷的时候,宋镇国嘴角扬起了一丝甜蜜地、带着回味意味的笑容,宋秉爵看到了,冷不丁地问道:

    “你想死了徐萤,是吗?”

    猛然听他提起这个名字,宋镇国浑身一僵,然后把不可置信的目光投向了宋秉爵,他疑惑又震惊地问道:

    “你怎么会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

    他知道……那宋清也必定是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的了。

    “被你的爱情蒙蔽了双眼的宋女士告诉我的。”

    说出这句话之后,宋秉爵看着宋镇国脸上一时涌现出来的“原来如此”的表情,只觉得分外玩味,他低声问道:

    “怎么?你在回忆跟徐萤度过的的美好时光?”

    “哼!徐萤对我是真心的!她全心全意爱着我,你的母亲呢?宋清她只知道算计我!我宋镇国为宋家做牛做马多年,她回报我的就是这个?”

    一口气说完了这么多话,宋镇国很快便咳嗽起来,花了好一段时间他才渐渐平缓下来,在此期间,宋秉爵一直都只是漠然地看着他,连一丝要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徐萤是真的爱你?”

    等她缓过来之后,宋秉爵看着这个老人,眼里有着越发浓重的悲悯之意,他摇了摇头:

    “看来你不仅做人不行,连眼睛都有问题。真心和假意,摆在你面前,你都分辨不出来。”

    不等宋镇国反驳,他就从床头柜上拿起一份牛皮纸袋,从里面拿出了一摞旧照片,看起来应该有了些年头了,他把照片一张一张摊在他的面前,照片里的女主人公正是他所深爱的女人徐萤。

    照片里是她和一个男人亲密的照片,虽然没有更进一步的举止。但是也已经能看出来两人关系不匪。

    “你和徐萤在一起的时候,她还在和这个男人交往。”

    看到宋镇国瞬间瞪得老大的双眼、写满了不可置信的面容,他冷冷一笑:

    “这就是你心心念念、回味了十几年的爱情。这样一个女人,把你玩得团团转,用你给她的钱养着另外一个男人……也就只有你,会把这种钱色交易的女人,当成是真爱。”

    宋镇国的头脑昏昏匮匮,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照片上的女人,徐萤年轻娇媚的脸庞上写满了快活,比跟他在一起时的温柔小意全然不同。

    “你一定是在骗我!这也许只是徐萤之前交的男朋友……是之前的……”

    盯了一会儿照片,宋镇国才逼着自己把目光移开,他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开始怪笑起来:

    “你是想气死我对不对?你一定是想用这种方法无声无息地气死我!我偏偏不中圈套哈哈哈哈哈哈……”

    “我有没有骗你,你比任何人都更清楚。”

    看着哈哈大笑起来自欺欺人的老人,宋秉爵轻轻摇了摇头,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笑到呼吸都不畅了的宋镇国:

    “在你心里,被你抛下又在你春风得意的时候投奔的徐萤是真爱,那一直以来全力支持你事业的宋清又算什么?一个身份的象征?一台提款机?一个算计本来就一无所有的你的居心叵测的女人?”

    被他的话刺激到浑身都剧烈地颤抖起来,宋镇国的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上了,他竭力想看清楚眼前的儿子,最终却还是昏迷了过去。

    他在梦境里看到了自己婚后的时光。

    尽管老董事长并不同意宋清和他在一起,但是因为宋清的坚持,他们最终还是结婚了。

    为了让老董事长消除疑心,他改性为宋,多多少少包含了入赘的意思,加上他对宋清一日好过一日,没多久,老董事长也就真心认可了他。

    彼时他春风得意,家中娇妻性格温婉大方,对他的事业全然支持,他在公司里也凭借老董事长的提携迅速站稳了脚跟,地位、家庭、权势……一时间他全都得到了。

    正好这个时候,大学同学会旅行,他存了去显摆的心思,早早地就开着自己的奔驰来到了聚会地点。

    这个时候来的大多是一些女生,一个他以为不会见到的女人出现在这里,徐萤穿着一条鲜艳明亮的大红色小礼裙,眉目间依稀还存留着少女时期的娇嫩,两个人见面,一时都有些尴尬,最后还是她粲然一笑:

    “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他们两个人在老同学的起哄声里坐到了一起、去开房……

    第一次的时候他尚且心有愧疚,回家的时候看到温柔的妻子,她看到他宿醉之后回来,体贴地端出来一杯解酒茶:

    “喝酒了喝多了头疼是不是?先把这个喝了,缓缓头痛。”

    偷情这种事,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后来的他已经可以毫无芥蒂地享受宋清的温柔小意,还享受着另一旁的软玉在怀。

    后来……再后来,他的岳父大人总算去世了,他也面临了一段时间的考验,公司里的那么多老股东都不服气,还是宋清把自己名下的股份交给他打理,他才能开始那个名为“宋镇国”的时代。

    她用那双温柔、清亮的眼睛看着他,坚定地说:

    “我相信你。”

    那个时候的他,应该还是有那么一丝丝感动的。

    随着他事业的越发成功,宋清的身体状况却越发不好了。她先天体弱,后天用着数不尽的补品才维持了现状,然而生下宋秉爵,却极大地亏空了她的身体。

    她在家里破了羊水,他却借着工作的借口在他为徐萤买的公寓里厮混,直到宋清被推进产房的前一刻,他才迟迟赶来。

    产后的宋清只能缠绵病榻,他对她越发冷淡下来。

    此后七年,她常年生病,他忙于公司,忙着跟徐萤在一起鬼混,忙所有跟她无关的事情。

    直到她死去,他也没有主动见过她。

    他渐渐清醒了过来,房间里仍旧是处于大片的阴影之中,他的床边坐着一道阴影,宋秉爵看着他湿润的眼角,“怎么,现在后悔了?”

    “……”

    长久地沉默着,宋镇国仔细想着他为数不多的见到的宋清躺在病床上的模样。

    她仍旧温柔,只不过面庞里染上了丝丝疲惫,态度一如往昔,并没有丝毫异样。

    “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其实你是想问,她是怎么办好那些东西的吧?”

    对他的心思洞若观火,宋秉爵不禁自嘲地笑了笑,他还指望他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羞愧吗?

    “应该要说,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在她留下来的日记里,你在同学会之后的表现落在她的眼里,她就已经敏感地察觉到了。后来微微打听,所有的事情就明了了。”

    想起一直隐忍不发的宋清,宋秉爵都觉得诧异,一个女人,怎么可以在明知道一切的时候还能这么淡定。

    “不过,讽刺的是,骗你签下那些离婚文件的,是徐萤。”

    宋镇国怔忡的神情全部落到了他的眼底,宋秉爵说出了那份文件的真相:

    “你和徐萤在一起之后不久,宋清就找到了徐萤,给了她五百万,让她找机会让你签下。本来……她在临终前把这些交给我的时候,曾经让我尽可能地不要用到这些,就让你活在你自己的成功里。”

    听到这里,宋镇国的表情越发沉痛和怔怔了,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自己最爱的女人亲手摧毁了自己辛辛苦苦得到的一切。

    他浑浑噩噩的模样,宋秉爵长久地凝视着他的模样,最后在病房外面韩修的提醒下,这才走了出来。

    “总裁,陈家的企业已经交齐了地皮的钱款。”

    听着韩修的汇报,宋秉爵的眸子不由得微微闪动了一下,他没想到陈父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凑齐八个亿,看来老爷子对陈家还真是优厚。

    “无妨。那边的人可以安排撤退了。”

    对于眼下的情况,既在他的预料之中又出乎他的预计,宋秉爵略略思索之后,偏过头问道:

    “他向银行借了多少?”

    “原本银行暗示他可以借四个亿,但是他突然抵押了陈欣娆名下的多处房产,所以最后只向银行借了两个亿。”

    其实他也知道,这些房产应该都是宋老爷子转赠给陈欣娆的,但是现在不是收回这些东西的时候。

    “这样还要向银行借钱,相必他的公司账面上并没有多少钱。继续让银行提供贷款,多去几次,期限放长一点,他一定会动心。”

    凌晨的医院,空气都显得分外冷,宋秉爵想起了远在英国的她,眼里的冷硬有了软化的迹象,这个时候的她在做什么呢?有没有也在想着他?

    他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很快就要办完了,他们也马上就能见面。

推荐阅读:无尽剑装 官仙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赘婿 雪中悍刀行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