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盯着墓碑上的女子照片,慕晚安说不清楚自己内心的感觉,对于素未谋面的母亲,她除了愧疚和自责,竟然再也没有更多的感觉。

    是她的出生,导致了母亲的死亡吧?

    这样想一想,自己真是罪孽深重。

    照片上的女子有着清丽大气的眉眼,长发整整齐齐地披散着,眼睛弯成了一弯月牙,连只是隔着照片看着的慕晚安都感受到了她当时的幸福。

    “这张照片,是母亲刚刚怀孕的时候拍的照。”

    已经听父亲说过无数次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了,沈聿心里并没有什么感受,却还是把自己认为她应该知道的事情都告诉她:

    “母亲以前所在的家庭不赞同她跟父亲在一起,父亲那个时候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普通人……她背弃了自己的家族跟父亲在一起。父亲却因为帮派里面的事情连累了她……”

    “直到生产前夕,母亲在摸着肚子问父亲,孩子出来应该要起什么名字……晚晚,不必觉得自己是用母亲死亡的代价换回来的,你是怀抱着母亲的爱意出生的孩子。”

    “……是这样的吗?”

    迟疑了一下,慕晚安的心情有些低落,尽管沈聿这样安慰她,她也有些难以释怀。

    “母亲生下你,可不是为了让你愧疚。”

    摸了摸她的头,沈聿把目光转向已经在此长眠的那个人,久久没有说话。

    国内,蒋春梅已经顺利地被送到了一家有名的精神病院,许烁看着她痴痴傻傻的模样,问旁边的医生:

    “她这样,还有没有恢复的可能?”

    医生已经给她做过一轮详细的检查,他摇摇头,“她受到的刺激比较大,说实话,这辈子康复的可能性不大了,但是经过悉心照顾,倒是有可能做到生活自理。”

    “这样就好。”

    把视线重新放到了病房里抱着苹果不肯撒手的女人身上,许烁淡淡地交代道:

    “她需要静养,以后一个月最多只能有人来探望一次……你明白了吗?”

    收钱办事的医生点了点头,他犹豫了一下又问道:

    “这个规定是针对所有人还是……?”

    “所有人。不管是谁,就算有人说是我让他们过来的,除非我亲自给你打电话,你都不要让他们见面。”

    虽然让蒋春梅从监狱里出来了,可是许烁并没有就此放过她的意思,他叹了口气,俨然是一位至纯至孝的好儿子:

    “我母亲身上背负着案子,不仅仅是外面,就连家里都有人想要置她于死地,我这样做也是未雨绸缪。”

    “许先生的考量我都明白,你放心,我一定会牢牢把关,不会让那些居心叵测的人进来的。”

    刚刚回到家,许烁还没来得及走到客厅,就听到了许菲菲万分委屈的声音,她似乎把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到了地上,尖叫着: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是我哥唯一的妹妹!”

    紧接着,王思怡带着轻蔑的声音传了过来:

    “正是因为你姓许,跟许烁有关系,所以我才这么不遗余力地教导你,换了旁人我看都不会多看一眼。难不成你还真以为,跟着我去参加两个party就能钓到金龟婿了?别人有钱人家根本就瞧不上你这种小门小户的!”

    被王思怡的话语刺激到了,可是许菲菲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融入不了王思怡的那个圈子,无论她穿的衣服有多名贵,他们看她的眼神都是轻飘飘的。

    “算了,今天我看就到这儿吧,你哥快回来了,我得去看看厨房里有没有做他最喜欢的菜。”

    怕许烁回来听到自己的话,误以为自己是瞧不上他们许家,王思怡便施施然地离开了,只留下许菲菲一个人在客厅里小声地啜泣着。

    许烁走了进去,许菲菲听到轮椅的声音立马就抬起头,正想大声控诉王思怡是如何如何虐待她的,却想到如今的许烁已经不再是以前那样好说话的哥哥了,只能把声音放低了些:

    “哥,我觉得我不需要学习这些东西……还有,妈怎么样了?你一直不告诉我,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她呢!”

    “妈疯了。”

    对于她的问题,他只给出了这三个字,看到许菲菲因为不可置信而张大的嘴,他怀着满满的恶意道:

    “她因为受不了监狱里的生活,精神上面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现在我把她送到了精神病院,不过她的病情不是很乐观,需要静养,所以一个月只能去看她一次。”

    听到这个消息,许菲菲犹如被雷劈了一样,她颓然地跌坐在沙发上,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

    “妈怎么会疯呢……一个好好的人怎么会疯了……”

    饶有兴趣地看着许菲菲犹如陷入了绝望一样的模样,许烁不甚真心地附和道:

    “我也没想到她会疯,不过事实就是,她的确疯了,不仅如此,她现在已经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

    “哥、哥,你把妈妈接回来吧?接回来,我们日日夜夜都守在她身边,她会慢慢康复的……”

    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吓得不知所措,许菲菲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哭了一会儿,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咬牙切齿地道:

    “都怪慕晚安这个丧门星!我们许家原本一家人好好的,可是她来了,我们家就开始走下坡路,好不容易把她赶出去了,结果她非但不感激我们许家,还把妈妈送进了监狱!这下好了?妈疯了……”

    说着,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来到许烁面前,她已经自动忽略了许烁阴沉的脸色,神经质地推搡着许烁:

    “哥、都是你把这个丧门星给领进来的,你现在就去把她杀了!现在就去把她杀了!要不是她,妈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巴掌就重重地打在了她的脸上,许烁看着被自己一巴掌扇到了地上的女人,冷冷地问道:

    “你说够了吗?”

    “没说够!”

    从小到大都没有挨过几次打的许菲菲在那一巴掌的震惊之后,立马不服气地站了起来,她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不服气地道:

    “我说错了吗?我们家之所以有今天,全部都是慕晚安那个贱女人带来的!她倒好,转头就去攀上了宋秉爵给人家儿子当后妈去了!”

    看着站在那里的许菲菲,许烁冷冷一笑,他拿起手边的水晶玻璃缸,朝着许菲菲的方向狠狠地砸了过去,尽管许菲菲闪躲得快,小腿还是被擦伤了,许烁看着她坐在沙发上不住地倒抽着冷气的狼狈的模样,“既然一巴掌不能让你冷静下来,我这里还有的是对付你的方法。”

    抬眼看着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的许烁,许菲菲心有余悸,她原本以为他扔过来就是做做样子,可是现在看来,他是确确实实要打她的。

    “你有本事你怎么不自己亲自来打我?非要抓着这么些东西?许烁,你面对现实吧,只要我跑的远远的,你一个瘸子,能把我怎么样?哦,不对,你不是一个瘸子,准确的说,你应该是一个瘫子、瘫子!”

    被他激怒的许菲菲口不择言地骂着,许烁放在轮椅两侧的手紧紧地抓着扶手,面上却仍旧看不出喜怒,他静静地盯着许菲菲,面无表情。

    “啪、啪、啪——”

    身后猛然传来了鼓掌的声音,王思怡刚刚从厨房那边回来,听到的就是许菲菲说的这番话,她和许烁感情正浓,自然听不得任何人说许烁的不是,她站在许烁身后,看向许菲菲的眼里满满都是鄙夷:

    “平常你找阿烁要钱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说这样的话?许菲菲,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二十多岁的人了,还在伸手问已经成家的哥哥要钱,你怎么不去找你那个养小三的爸爸要?一口一个‘瘫子’,你还真以为我们愿意养着你?”

    “王思怡,你可别在这里发挥你的优越感了,你比我强到哪里去了?你不过就是仗着家里条件好,所以才这么嚣张跋扈,整个a市谁不知道你王思怡就是一个满大街睡男人的浪-货贱货?哦,我忘记了,你睡的还不是一般的男人,是残疾人——”

    说到这里,许菲菲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许烁,轻嗤一声:

    “我哥要不是残疾人,你王思怡能委屈下嫁?不过呢,我看你们两个人就是半斤对八两,我哥娶你,你给真以为是因为爱你?那也只不过是看中了你们王家的家业!你……”

    话还没说完,她的头皮就一疼,王思怡已经揪着她的头发左右开弓地在她脸上扇了两下,她的脸顿时就红肿了起来,出于暴怒之中的王思怡也顾不了许烁会怎么看她,她现在只想把这个胡说八道的女人赶出去:

    “还真是好吃好喝养出了一个白眼狼,我和你哥好着呢!你就在这里没完没了地咒我们?”

    “看……你自己不也是怕了?你是不是怕我说的话都是真的?”

    看着面色狰狞的王思怡,许菲菲嘲笑出声。

推荐阅读:明朝好丈夫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