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晚安,你怎么来了?”

    从书案上抬起头的沈聿看到了一脸为难之色的慕晚安,还有她身后站着的亚,立马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他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

    “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吧,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会为你去做。”

    “其实,我是想……”

    正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亚却抢先开了口,他大声道:

    “其实,晚安是想让你带她出去走走,她觉得老是在这个庄园里实在是太无聊了!”

    一番抢白之后,慕晚安不可置信地盯着他,自己哪里是这么说的?!她明明是想回a市好不好?

    她正想着该怎么开口的时候,沈聿却轻轻笑了起来,他自然知道按照晚安的性格,打死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这只不过是亚为了缓和他们的关系提出来的。

    “都怪我不好,整天都忙着工作,倒是把你给扔到了一边。”

    他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既然晚安想出去玩,那我们就一起出去吧。”

    这下,却是她再想说什么也晚了。

    她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结结巴巴地道:“好、好啊……”

    不多时,下面就备好了车,慕晚安乖乖地跟在沈聿身后,一路上她都在恶狠狠地瞪着亚,到门口的时候,亚却突然停了下来,慕晚安一愣,然后又问道:

    “难道你不去吗?”

    在这里,她唯一还熟悉一点的就是亚了,要是他不去,等会儿她跟沈聿单独相处的时候该多尴尬啊!

    “你一路上拼命朝我使眼色,不就是不想让我跟着去吗?”

    他才不会这样在兄妹重逢的时候跟上去呢!亚打了一个呵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转身朝着别墅里面走进去了。

    “你……”

    忍不住跺了跺脚,慕晚安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沈聿转过身来,看到的就是她宛如小孩子一样手足无措的模样,忍不住愉悦地笑出了声:

    “晚安,我又不吃人,你啊你……”

    听到沈聿带着些许戏谑的声音,慕晚安的身子僵了僵,却还是不得不转过身来,脸上露出了一个无比难看的笑容:

    “我、我……我只是想着人多能热闹些……”

    “亚向来都不喜欢出门,你如果强行拉他出去,他反而不高兴。”

    说着,沈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她比他整整矮了两个头,站在他面前就像是小孩子一样,想起自己失去她的这么多年,沈聿向来坚硬的心都有些柔软了:

    “跟哥哥一起出门不好吗?”

    “我、我也没有这么说……”

    悄悄抬眼看了一眼沈聿,慕晚安也不好说什么话,她知道自己这几日来一直躲避着他,的确是自己做的不对。

    “我只是还有些不习惯、所以、所以……”

    不知不觉就把真心话说了出来,慕晚安的耳朵瞬间就红了起来,沈聿看她这样紧张的模样,垂下眼睫轻声道:

    “我知道,毕竟你的记忆里面从来没有出现过我,所以我突然出现,你会觉得亲近不起来。”

    隔着这么长久的岁月,沈聿眼前的这张脸渐渐和从前的妹妹重合,他的眼里满满都是温柔:

    “可是我的记忆里是有你的。而且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停止过找你。”

    “啊?”

    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他,慕晚安有些疑惑,“你以前见过我吗?可是我不是生下来不久就被扔到了孤儿院门口吗?”

    “你九岁的时候,我曾经去孤儿院见过你一次。”

    其实,那个时候他也不过九岁,他从小就被教导,他要为了报仇活下去,日夜的枯燥训练之际,他却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他还有一个妹妹。

    他的母亲生产之际,听到了父亲出事的消息,本来就体弱,立时虚脱过去,此时才将将生下来一个儿子,他父亲派来的人怕有仇家上门,就先抱着这个男婴先走了。

    等到他把男婴妥善安置好之后,再返回的时候,母亲已经醒过来了,但是此时也已经出现了血崩……拼着最后一口气,她总算把孩子生了下来,是一个女婴,因为在腹中耽误的时间过长,生下来的时候,已经脸色发紫了。

    彼时寻仇的人实在太多,父亲的部下没有办法,只能把这个女婴交给一个想要坐船逃往中国的人。

    ……

    “那个时候我已经有了你的消息,于是就悄悄从训练基地里逃了出来,一个人去了大陆。”

    想起自己小心翼翼地躲过看管自己的人,又一路颠沛流离地来到大陆,在孤儿院外面远远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就被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父亲抓了回去,沈聿不由得扬起了一抹苦笑:

    “我没想到,后来孤儿院又会遭遇巨变,‘蛇头’那个时候还不具有今天的规模,人手、资金、地盘……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们那个时候不能把你带回法国,谁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就会死在枪战之中。我看着父亲从一无所有到后来的小有名气,这一切都是拿命博来的,所以我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你,专心在帮派上面。”

    听到这里,慕晚安的眼里满满都是泪水。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世是这么……令人无奈而痛苦。

    “当我正式从父亲手里接下了‘蛇头’之后,我就一直在派人找你。但是大陆毕竟不是法国,有很多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调查清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还要感谢宋秉爵,他带你来法国的时候,我才能看到你。”

    替她抹去了泪水,沈聿看着她,眼里满满都是心疼:

    “晚安,不要哭,我们已经团圆了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把你从我身边带走……以后也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了。晚安,就留在我身边好吗?我已经失去你太久了。”

    她哭得不可自抑,沈聿将她揽进自己怀里,他叹了一口气,带着些许诱哄的语气:

    “所以,不要再离开哥哥好了吗?我们一母同胞,我们才是这世上最亲密的人。”

    “哥哥……哥哥,是我不好……我其实已经相信你说的事实了,只、只是我一直都不愿意承认……”

    她觉得自己真是太任性了。

    他一直都在找她,可是她却一直都想方设法地躲着他,慕晚安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自己。

    “如果我是你,我也会像你一样。”

    沈聿的眼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温柔,他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可是等她真正就在他的怀里的时候,他却觉得是那么不真实。

    也许是自己等得太久了吧。

    他想。

    好不容易才让她停止了流泪,沈聿看着坐在身旁的她眼圈红红的,就像一只小兔子一样,他掏出手帕递给她:

    “好好把脸上擦一擦,等一会儿下车的时候让别人看见了,可是要被人笑话了。”

    “唔……”

    不好意思地对他笑了笑,慕晚安吸了吸鼻子,他把话仔细说开之后,她对他的芥蒂也在不知不觉中消散了。

    “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眼看着天色越发阴沉,慕晚安不由得有些担心,这是快要下雨了,这个时候出去也玩不了什么吧?

    “原本的计划是打算带你去好好逛逛的,毕竟每天让你闷在房间里不好。”

    想起原本定好的游乐园之行,沈聿叹了一口气,一个好好跟妹妹促进感情的计划就被这该死的好天气给毁了,他一边慢慢转动着手上的檀香佛珠,然后慢慢地道:

    “所以,我想带你去见见母亲。”

    “母亲?”

    不由得重复了一遍,慕晚安低声问道:

    “母亲她……”

    “她已经故去多年了。”

    对于这个素未谋面、只在父亲的回忆里出现的女人,沈聿并没有什么感情,对于他而言,此生最牵挂的莫过于他的妹妹,他想了想,才道:

    “父亲说,她是一个很温柔但是很有自己的主见的人。在怀着我们的时候,她就很期待我们的出生。但是……大约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母子之间的缘分吧。所以……”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然后一双关切的眸子投向了她,“所以,你到了那里也不要哭,我还在陪着你。”

    说着,他握住了她有些冰凉的小手,慕晚安没想到他说了这么多竟然只是为了安慰自己,心中划过一丝暖流,她点点头:

    “我会坚强的。”

    汽车行驶到公墓这边,慕晚安下车的时候,大门口也停着好几辆车,应该也是有人来祭拜逝者。

    她没有多想,躲在沈聿的伞下,在两个保镖的保护下,一起走了进去。

    转角的时候,对面有一大群人浩浩汤汤的走了过来,均是穿着黑色的衣服,撑着伞,为首的老人已经上了年纪,头发花白,脸上的哀伤之意十分浓重,连慕晚安看了都觉得心有戚戚。

    这里只有一条路可供通行,沈聿在这种事情上并不是争强好胜之人,两人便默默地立在路边,等他们先过之后再打算进去。

    在人群中,慕晚安似乎看到了一抹熟悉的人影,但是想着他现在应该还在国内,便也只想着是自己多心了,等他们走之后,这才深一脚浅一脚地朝着母亲的墓地过去。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