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慕晚安收拾完毕之后,看到的就是爷两个大眼瞪小眼的样子,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但是眼下她赶着去医院探望林未海,也就没去管他们。

    到医院的时候,宋秉爵和小四坐在车里,她冲着他笑了笑,然后才下去。

    林未海的病房外面有两个彪形大汉守着,其中一个慕晚安曾经在夜欲里面见过,他抬起头来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很快又恢复成了低沉着眉眼、极其安静的样子。

    想必是谢宁那边已经打过招呼了,慕晚安刚走到门口他们就把门打开了,她走进去,林未海正恹恹地躺在床上,一张素净的小脸上写满了无奈和生气的神色,一只脚打着石膏,吊在半空中,看上去既滑稽又可怜。

    “未海?”

    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有人走进来了也没发觉,只是枕在那里,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未海?”

    生怕吓到她,慕晚安轻手轻脚地坐到了她的床边,静静地看着这个恍若枯萎了的鲜花的女孩儿:

    “……会好起来的。”

    “晚安姐……”

    她从自己的思绪里面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女子,又看了看紧闭着的门,这才松了口气,她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还好吗……我怕谢宁会对你下手。”

    这些天来,她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谢宁威胁她的话:

    “你大可以试一试继续逃跑,要是下场好一点,你会落到我哥哥手里。我的大哥可不是什么好人,他最近喜欢哪种女人?就是你这种……下场不好、被我又捉回来了,你的那个热心男同学,还有帮你出逃的宋夫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他没对我做什么,你怎么会这么想?”

    摇了摇头,慕晚安握住了少女稍显冰冷的手,宽慰道: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那你就暂时就先把心安下来,我知道的消息倒是跟谢宁对你说的一样,他的大哥谢森,的确是盯上了你。”

    “我……”

    不知道该怎么对面前一直在帮助她的女人说,林未海想了想,还是把话都吞回去了,她勉强地笑着,看着面前的女子: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只不过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罢了,你放心晚安姐,我不会轻易寻死的……这条腿,当时我只不过是想着二楼不高,跳下去也不会死人,为了自由丢掉这条腿又算什么。”

    “你这傻孩子。你的腿伤了,还能走多远?”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慕晚安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面前的女孩子,难道要她认命?不不不,就算是自己也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

    “与其把自己的身体折损了跟他置气,你还不如养精蓄锐,徐徐图之。把自己的身体弄得越差,只能是如了别人的愿,我建议你先把身子补起来。”

    看了看自己的腿,林未海沉默良久,就在慕晚安以为她不会再回应了的时候,她突然出声道:

    “你说得没错,我不能这么颓废下去了。”

    她的眼里猛然升起了一种光彩,“即使是被他这么关着,可是他总会有厌烦我的那一天,我到时候也能出去。”

    “你能这样想,真是再好不过。”

    她的话听起来叫人心酸,慕晚安心中一紧,脸上勉强维持着笑容:

    “如果你遇到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只要我能帮忙,我一定会帮你。”

    “嗯。”

    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林未海虽然面上答应了,但是心里却明白,自己不能再麻烦晚安姐了。

    从病房里走出来,慕晚安正巧碰上了匆匆赶过来的谢宁,这个男人头发一丝不苟地梳着,面容过分的年轻,跟她想象中的样子全然不同,倒还透露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宋夫人。”

    见到是她,谢宁客气疏离地对她颔了颔首,脸上并没有因为她帮助林未海逃跑了而有任何不喜。

    “谢先生。”

    这个人慕晚安也没有接触到,但是也知道他心里对自己必然是不怎么待见的,打过招呼之后便离开了。

    她回到车里,宋秉爵正在和小斯大眼瞪小眼,慕晚安莫名其妙,又看向驾驶座上拼命忍笑的司机李叔,“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对上了?”

    “没事。”

    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和儿子之间的的对话,宋秉爵轻描淡写过去:

    “小孩子闹脾气,我不跟他一般计较。”

    “……”

    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小斯,又注意到宋秉爵紧抿起来的唇,慕晚安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怎么看都像是宋秉爵被气到了吧?

    “不说这个了。昨天小斯的老师打电话来了,说是明天有一个亲子活动,秉爵你明天有空吗?”

    想到亲子活动,慕晚安低头看向正仰着小脸看着自己的小斯,心里一片柔软:

    “妈妈明天会去的,小斯不用担心。”

    闻言,小斯重重地点了点头,那副乖巧的模样看得她忍不住摸了摸他柔软的小脑袋,眼中满满都是宠溺。

    “他又不喜欢我,我去做什么?”

    看着儿子那副扮猪吃老虎的样子,宋秉爵心里酸溜溜额的,这孩子真是够狡猾的,对着自己就不留情面,对着晚晚就是一副乖到不得了的模样……

    “去劝劝爸爸。”

    摸了摸小斯的头,示意他也去冲着宋秉爵撒撒娇,小斯却把头扭到了一边,就是不去理宋秉爵。

    “……”

    被儿子严重嫌弃中的宋秉爵也默默地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这小兔崽子!

    看着他们两个怄气的样子,慕晚安觉得有些好笑,一向成熟稳重的宋秉爵在小斯面前竟然像个孩子似的,她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宋秉爵看了她一眼,她连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我可不是故意笑话你的……”

    话还没说完,他就把她拉了过来,一只手精准无比地捂上了小斯的眼睛,用吻堵住了她即将说出口的话。

    她不可置信地瞪着他,小斯在这儿、司机也在前面呢!

    他却故意装作没有看懂她的意思,一吻之后,带着几分低低的喘息声道:

    “接吻的时候要专心点。”

    白了他一眼,慕晚安装作没看到,只是她脸上还带着接吻后气息不稳的红晕,那一眼着实没有威力。

    “再来一次?”

    看到她水汪汪的眼睛,宋秉爵有几分忍俊不禁,故意逗弄她道。

    把头偏到了一边装作没有听到,慕晚安心里像有一头小鹿在撞,放在膝盖上的手也紧紧攥成拳,正心慌的时候,一只宽厚的手伸过来握住了她的:

    “晚晚……”

    这一声晚晚,似是叹息,又像是包含着巨大的喜悦。

    慕晚安的心忽然定了下来,手上的温暖传了过来,给了她无尽的安定。

    这世上或许就是有这么一个人,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让你感到安心。

    慕晚安笑着看了他一眼,语气虽然还是嗔怪,却比刚才的拘谨好了许多:

    “你整天在小斯面前这样不正经,难怪小斯不听你的话。”

    “哼。”

    没好气地看了一眼仰着一张天真的小脸在晚晚那里讨喜欢的儿子,宋秉爵冷哼一声,“他天生跟我不对付,就是见不得我跟你好。”

    “一个孩子,哪里有你这么多心思?”

    忍着笑意,慕晚安看向一脸严肃的小斯,闻言,他瞪了宋秉爵一眼,嘟着嘴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这样可爱的小斯,比起刚见面时那副不愿跟外界互动的模样,真是好太多了。

    第二天她先去了学校,宋秉爵因为要忙工作,所以过一会儿才能到。

    从黎叔手里接过小斯的书包的时候,慕晚安注意到黎叔的头一直低着,不由得有些疑惑:

    黎叔一向最疼爱小斯了,平常都会笑眯眯地送走小斯,今天怎么……

    来不及多想,小斯扯了扯她的衣角,黑黑的眼珠子里难得地写满了期待,慕晚安来不及多想,匆匆忙忙地上了车。

    到了幼儿园,慕晚安才发现好多人都已经到了,家长们都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着话,慕晚安来这里的次数不多,认识的人也有限,这个时候只能尴尬地站在那里。

    还好小斯平时在学校里玩得好的朋友也不多,他只是定定地站在那里,一双大眼睛骨碌碌地转着,似乎是在找着人。

    找了一会儿,他又蔫蔫地垂下了头,漫不经心地玩着自己的手指,脸上忧郁的小表情看得慕晚安心都软了。

    心里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蹲下身来,看着闷闷不乐的小斯,“小斯,你是不是在等亭亭?别着急,亭亭马上就会来了。”

    他抬起了湿漉漉的眼,飞快地朝着幼儿园的门口瞟了一眼,然后又低垂下了眼睫,大有一副亭亭不来他就不开心的样子。

    “好啦好啦,一直呆在这里是找不到亭亭的,也许她已经来了,只是在人群里我们没看到。”

    带着他一步一步往人群里走进去,慕晚安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觉得很难为情,但是想着小斯,还是鼓起勇气对着同样是带着孩子的家长点头问好。

推荐阅读:唐砖 最终进化 全职高手 百炼成仙 宠魅 修真老师生活录 火爆天王 官术 医道官途 光明纪元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