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昨天晚上你做了什么梦?我看你一直都睡得不安稳。”

    早上吃饭的时候,宋秉爵看着眼底带着些许的青色的女子,关切地问道。

    “我是不是闹到你了?”

    以为是自己睡相不好打扰到他了,慕晚安满是愧疚,她叹了一口气,“我觉得我们以后还是分房睡,不能因为我的事情让你睡不好。”

    “我昨天睡得很好。”

    见她竟然想要分房,宋秉爵不慌不忙地道:

    “一直有人往我怀里拱,暖烘烘的模样,哪里能睡不好呢?”

    “……”

    看了一眼好奇地抬起头望望自己又望望宋秉爵的小斯,慕晚安伸腿过去踩了他一脚,嘴里地着:

    “一大早在孩子面前说这些话……”

    见她总算没有提起分房睡的事情,宋秉爵这才没有继续说什么,他满意地把叉子放了下来,“我吃饱了。”

    把小斯送上车之后,慕晚安刚坐上车,坐在她身旁的宋秉爵放下了手里的财经时报,“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会做噩梦。”

    这人固执起来跟小斯还真是有的一拼……慕晚安无奈地苦笑了起来,然后道: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我觉得最近是压力太大了。我昨天梦到了一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她坐在病房里面,应该是怀孕了……”

    后面那个男人的事情不知为什么,她本能地不想说,借着低头翻包掩饰自己的心虚,因此也错过了坐在身旁的男人脸上一闪而过的凝重神色。

    “应该是压力太大产生的梦境吧。”

    微微咳嗽一声,宋秉爵低声道:

    “看来你应该要好好放松一下,继续这么下去,我担心你的身体吃不消。”

    “怎么会,大家都是这么过来,再说了我的工作量并不多。”

    担心他会不让自己继续工作,慕晚安赶紧解释道:

    “别人比我的生活压力大多了,不也没事吗?你可不能腐化我。”

    他原本也就是这么随口一说,宋秉爵知道自己工作太忙、没有太多时间陪她,放她去工作才是最好的方法。

    一路上,宋秉爵时不时地看着坐在身旁的女人,她的脸上并没有特别的表情,仍旧是一片安宁,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个梦而有什么的反应。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特别的不安在他心里蔓延开来,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只能希望这一次的梦,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来到工作室的时候,慕晚安和正在交待工作事宜的宋佳佳撞上了,宋佳佳简短地把期间的工作交代了一遍,然后对慕晚安道:

    “我听你的话,决定去好好放松一下,继续这么下去我都要疯了。”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

    没想到她这次竟然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慕晚安忍不住欣慰地笑了起来:

    “工作室的单子都不是很急,如果太过急切,可能还会导致质量的下降。跟自己的身体相比,工作就不那么重要了。”

    “是啊这段时间我一直太急了。”

    勉强地笑了一下,宋佳佳知道好友是在员工面前替自己说明自己突然离开工作室的原因,她拍了拍她的肩,“这两天工作室的事情就全靠你了,我去日本玩几天。”

    “你就放心去吧。”

    慕晚安笑了起来:

    “至少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送走宋佳佳之后,慕晚安正要回自己的办公室,一个花店的员工却敲了敲大门:

    “您好,请问慕晚安小姐在吗?这里有一束送给你的花。”

    花?送给自己的?

    在员工们的起哄声中,慕晚安调转了步伐,从花店员工手里接过了那一束花。

    捧着的一大束玫瑰的员工戴着帽子,身高很高,慕晚安没仔细去看他的面孔,只是从他手里接过了花束,“这是谁给我寄的啊?”

    她拿起上面的卡片,却只有一句手写的“best wishes to you”的英文,并没有署名。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一位十分英俊的爱慕者吧?”

    员工小哥压了压帽檐,用一种十分不自然的声音道,慕晚安抬头看了他一眼,不以为意地:

    “好的,谢谢你了。”

    走出工作室的员工小哥压抑着自己身体的颤抖,缓缓走到了一棵无人的树底下,等到无人关注自己之后,他拿下了帽子,这顶帽子掩盖了他本来的精致面孔,使之看上去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他举起手来,痴迷地看着这只手……

    就是这只手,刚才触摸到了她的……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几分痴狂地笑了起来,连匆匆赶过来的司机都看得有几分胆战心惊,他小声提醒着这位看起来有些不正常的主人:

    “少爷,老爷打电话过来了,他让你回去参加和孟小姐的约会。”

    “他愿意去就自己去,别扯上我!”

    猛然被人打断,柳子澄心情很不好,他斜眼看了一眼不敢多说一句话的司机,冷哼一声:

    “你难道是替他做事?”

    “少爷,我……”

    有苦难言的司机头上冒着汗,他支支吾吾了许久,才能完整地说出一句话来:

    “老爷的手段,你也是知道的,本来你这次贸然回来,已经惹得他很不高兴了。如果你再不按着他说的做,只怕你又要被送出国、勒令不许回来……”

    听到他这么说,柳子澄眼神不由得暗了一暗,几经犹豫之后,只能妥协了。

    “那我就勉强去见一见那个什么孟霖霖……”

    说完,他最后看了一眼马路对面的工作室里、拿着那张卡片百思不得其解的女子,坐上车离开了。

    工作室里,捧着花的慕晚安坐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她看着被自己放置在椅子上的花束,心里不由得生起了一种深深的疑惑:

    究竟是谁给自己送的花?

    不可能是宋秉爵,他从来不会把这些事情交给除了韩修以外的人做……那还会是谁?

    她兀自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道带着青春期特有的沙哑的男声响了起来:

    “我找慕晚安小姐,请问他在吗?”

    听到这个声音,慕晚安知道应该是路东林来找自己了,她赶紧拉开门,对着正在跟男孩子说话的秘书道:

    “以后不用拦着他,他是我的表弟。”

    还背着书包的路东林青涩地叫了一声表姐,然后就进办公室了。

    “你今年有十六岁了吧?”

    看着眼睛里写满了急切的男孩子,慕晚安知道他也一样地关心着林未海,心里不由得划过一丝暖意,她低声道:

    “现在未海的处境很不好,我觉得,是时候把她救出来了。”

    “那我们该怎么救她?你不是说那里面看守很严格?我能做些什么?”

    他听到这个消息,忍不住微微倾身向前,“你快说,只要我能帮上忙,一定会帮忙的!”

    “其实,我是想让你去应聘夜欲的临时服务生,到时候她出逃的时候,你在里面替她做好掩护,我会外面接应,这样里应外合,才可能会成功。”

    她知道这些有钱人对于女人的容忍度不会太高,纨绔子弟可能会更恶劣,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我现在就去!”

    看着抄起书包过去的男孩子,慕晚安叫住了他:

    “夜欲并不会招收你这种上门去,他们的人必须经过严格的调查。”

    她也明里暗里知道了一些关于夜欲的事情,这个长期作为a市权贵暗中密会的肮脏之地,对于人手方面的要求十分严格,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

    “所以,我打算让你假借我表弟的身份,由我的朋友推荐给夜欲的人。你进去之后,多听少做,千万不要露出马脚。要动手的时候,我会通知你,没通知你之前,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慕晚安知道只靠自己表弟的身份,就想往夜欲里面安人,就算能进去,也会引起别人的警觉。

    “好……”

    尽管心急如焚,路东林也知道这件事急不得,他脸上写满了失落,却还是强自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会小心的。”

    叹了一口气,慕晚安拍了拍他的肩,然后拿起手机给程无双发了一条短信。

    不多时,整日里无所事事的程无双就来了,他的神情比以往又多了几分厌倦恹恹,但是看到她的时候还是勉强露出了一抹笑容:

    “这位美丽的小姐,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少在这里贫嘴。”

    慕晚安知道他本性如此,也不跟他多说了,她让开几步,让一直站在她身后的男孩子露出来了,“我有一件事想要你帮忙。”

    “这位……”

    挑了挑眉,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孩子,程无双调侃道:

    “你该不是养了一个小奶狗,想让我帮你藏着掖着吧?”

    闻言,路东林脸色涨得通红,他局促不安地道:

    “我才不是晚安姐的什么小、小奶狗!我、我是她的表弟!”

    说着,他就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慕晚安,希望她能替自己说两句话。

    “你就别拿小孩子打趣了。”

    白了程无双一眼,慕晚安笑着道:

    “他今年也到了可以出去见识见识社会的年纪。所以我想让你帮个忙。”

推荐阅读:宠魅 火爆天王 百炼成仙 官术 最终进化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唐砖 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