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没什么事!”

    两人犹豫了不到十秒钟,又齐齐回答,说完之后又瞪着对方。

    “……”

    看阵势这发生的事情是不能让自己知道的了,宋秉爵也无意打破砂锅问到底,他淡淡地道:

    “看样子你们是不想让我知道了。我也不想过多干涉你们之间的事情,但是你们两个在别人的地盘上又摔又吵,未免太失风度。”

    “他如果稍微知道什么叫做羞耻,我也不会在这里跟他吵!”

    冷哼了一声,程无双一脸鄙夷地看着他,他本来是想当做被狗咬了一口就算了,毕竟那天酒喝多了发生的事情的确荒唐,今天他来这里也就是想给蒋晟一个台阶下,免得日后尴尬,可是没想到……

    “你们两个吵架跟过家家似的。还是别吵了,想必你们一直没有吃饭,还是先吃点饭吧。”

    见气氛尴尬,慕晚安打着圆场,继续这么没头没尾地吵下去对两人都不好,她招呼一直在门口站着的表妹:

    “我们两个一起把菜给撤下去,然后新做点菜。”

    正想说自己不饿,下一秒肚子里就传来了响声,程无双脸色都涨红了,却还是强自撑着道:

    “谁要吃饭了……”

    今天一整个下午他就忙着跟自己吵,蒋晟虽然心里有气,却也还记得他的胃有点小毛病,便退了一步:

    “不管我是哪里做错了,我先道个歉。宋哥和嫂子来这里是吃饭的,不能为了我们的事让他们饿肚子。程无双,你说呢?”

    哼哼了两声算是答应了,既然蒋晟主动服了软,程无双也就着这个台阶下了,他跟着慕晚安一起去了厨房,手上还端着几个盘子,嚷嚷着将功补过。

    见他走了,宋秉爵这才真正地看向蒋晟,他语气里是少有的严肃:

    “看来你是真得罪他了。”

    “他这个人……”

    提起程无双,蒋晟有千言万语,最终却还是没有说,这个圈子里男人当女人玩的事情不是没有,可那都是“玩”,他蒋晟从前最不屑这种东西,到头来却是他处心积虑地干了这些自己最不屑的事情。

    “你……有些事情还是要想清楚的好。”

    看到好友眼里惊人的痛苦和挣扎,原本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都问清楚的宋秉爵忽然沉默了,他知道蒋晟的为人,只能从旁点拨:

    “他毕竟是程家人。你们家的企业和程家合作牵连甚广,得罪了他就是得罪了整个程家。你应该清楚。”

    “我明白。”

    他如今握着蒋家最核心的出口业务,他知道蒋家和程家的联系有多么深厚,不然也不会给他和程无漾定下婚约。

    “你既然知道,那我也就不说了。”

    微微一笑,宋秉爵敲了敲桌面,他转而提起了别的事情:

    “欧洲那边有了新的动静,你应该知道吧?”

    “不过是些小帮派的小打小闹,不用放在心上。”

    对于新近发生的群体冲突,蒋晟并没怎么放在心上,他的脑海里想的是其他的事情:

    “不过听我的人说,你家那位太上皇估计是又有了新的心思。他最近可是派人给我的父亲捎了话。”

    “他要折腾,就随他去。”

    对于老头子的举动,他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越是老,就越不服老。有些事情我不想拆穿。”

    “不过,欧洲的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想起欧洲最近蠢蠢欲动的那几个人,宋秉爵唇边扬起了一抹冷笑:

    “看来是龙宫最近的行事手段太过温和了,倒是让他们生出了别的心思。”

    他们两人商谈之际,跟着慕晚安进了厨房的程无双却是忧心忡忡,他唉声叹气的,慕晚安看了也十分不忍心,她一边帮着洗碗,一边问道: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脸像吃了苦瓜一样,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对于慕晚安,程无双骨子里就有着一种亲切感,倒真觉得她就是自己的表姐一样,他也没想着要瞒她:

    “蒋晟这个家伙,竟然打算跟我姐解除婚约!”

    “就是因为那个女人?”

    听到这个消息,慕晚安也觉得有几分难以接受,从前她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学生的时候,或许还会相信这样的“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现在等她真正地接近这个阶层之后,心情就有些复杂了:

    “她明显地是为了钱才来的,蒋晟阅人无数,总不可能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吧?”

    听到她这么说,程无双心里有些苦涩,他总不能告诉她,蒋晟是因为他才不想和他姐结婚的吧?只能含糊其辞道:

    “她只是一个幌子,他只不过是想借着这个名号跟我姐解除婚约。”

    看到她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程无双生怕她发现什么,主动地转移话题道:

    “不过说真的,我真觉得你给我的感觉跟我的表姐很像。”

    “你表姐?”

    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表姐”就是那天她假冒的“程无暇”,她不由得有几分失笑,连连摆手道

    “你在开什么玩笑?不能因为我顶过她的名字就这么说。”

    “唉……我那个表姐也是个命苦的。”

    想起自己素未谋面的表姐,程无双有些走神,他讲起了他们家族里的事情:

    “我的姑姑是我爸那一辈最受疼爱的子女,她年轻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小混混,她不顾全家人的反对,跟着他私奔了……听我妈说,得知这个消息的爷爷直接被气进了医院,后来就下令,谁都不许接济她,非得让她知道人心险恶。”

    “后来呢?”

    虽然觉得他的姑姑有些冒险,但是这种勇敢追求爱情的人,还是值得敬佩的,慕晚安追问道:

    “后来她回来了吗?”

    “没有。”

    想起家里留着的姑姑年轻时的照片,程无双都忍不住感慨红颜薄命

    “那个混混虽然没什么钱,但是对我姑姑倒还是一心一意地好,姑姑过着贫困的生活,却也还是愿意跟着他。”

    他们两个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时间,那个男人渐渐脱离了帮派,每天出去打零工,把得到的钱都如数交给她……她很快就怀上了孩子,好像一切都已经朝着光明的未来前进了。

    想要给她和未出生的孩子一个物质充裕的生活,这个男人选择了铤而走险,跟帮派约定,这是他最后一次替他们做事。

    变故往往发生在这个时候。

    他死在这场械斗中,这场事故与其说是帮派间的冲突,不如说是帮派内部争权夺利的果实,他只不过是一颗弃子。

    得知消息的她即将临盆,而仇家随时都会上门,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生下孩子之后就因为大出血离开人世。

    “等家里派去的人赶到的时候,姑姑已经死了。给她接生的是她的一个女邻居,她说生下来的是一个女孩子,但是被人抢走了。”

    说到这里,程无双叹了一口气,他惆怅不已:

    “为此,我爷爷抑郁成疾,他后半生都在后悔,自己那个时候没有早点同意、早点把姑姑接回来,我的表姐,也不知所踪。爷爷给她取了一个名字,叫程无暇。姑姑去世没多久,我姐就出生了,爷爷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她,多少也有些移情的意思。”

    “……你的表姐,现在说不定生活得挺好的。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这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慕晚安的情绪也随之低落了起来,她宽慰他道:

    “比起平庸地度过这一生,我想,你的姑姑会更喜欢跟心爱的人在一起。”

    在一旁默默地准备着菜品的女孩子也点了点头,“我就是不想按照家里给我设定的路走,才开这样的一家私家菜馆的。”

    看向一直默默做事的女孩子,慕晚安眼中有着好奇,“你以后是把这里当做主业吗?”

    “是啊……我爸我妈从我高中时就开始念叨,说要给我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女人一生的意义难道就在于婚姻吗?我才不要这样呢!”

    对于父母的安排,女孩子脸上明显有着不服气,“所以我就让表哥帮我把这里盘了下来,我在这里做点私家菜,赚得钱也够我开销了,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你说得很对。”

    她的那句“女人一生的意义难道就在于婚姻吗”,让慕晚安深有感触,从前和许烁在一起的时候,她把婚姻当成是自己赖以生存的事业一样小心翼翼地经营,所以在失去之后才这样难以放下:

    “为了一个男人付出自己的全部精力,实在是不理智的做法。”

    话音刚落,她就看到程无双拼命地对她挤眉弄眼,她不明所以,还傻乎乎地问道:

    “怎么了?我说得不对吗?”

    “……”

    看着站在厨房门口的男人,程无双默默地把头低下了,虽然他很想提醒她,但是在宋秉爵的眼皮子底下,他还是别作妖了……

    “嗯……我要去院子里摘点青菜……”

    察觉到气氛不对,那个女孩子把菜刀一放,转身就出了厨房,程无双也赶紧跟了出去。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医道官途 唐砖 最终进化 圣王 百炼成仙 宠魅 火爆天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