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你们两个还真是色胆包天,连这种生意也敢接。”

    看着围着浴巾的男人,姜柠眼里闪过一丝嫌恶,随即看向陈欣娆:

    “为了对付我,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你没有告诉他们我的真实身份,就是怕报复不是?”

    “陈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围着浴巾的男人瞬间就明白了,他眼神不善地看着阴沉着脸色的陈欣娆,恶狠狠道:

    “感情你还有事瞒着我们兄弟两个是吧?你不是说这就是个普通家庭背景的女人吗?怎么这会儿突然就变了?”

    “闭嘴!”

    见找来的两个人没完没了了,陈欣娆心里十分着急,她狠狠地瞪着他们两个人,说话的语气也重了许多:

    “不管她是什么身份,你们两个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你们以为,你们今天不按我说的做她就会放过你们?”

    “这……”

    听到她这样说,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眼里都有着犹豫,这桩生意已经接下来了,正如陈欣娆所说,他们现在的确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我最后劝你们一句,凡事要三思。”

    看着他们有了松动的神色,姜柠冷笑着最后说了一句,陈欣娆看着她到了现在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不由得怒火中烧,她厉声道:

    “你们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把事情给办了?”

    “好好好……”

    两人打起精神来,从地上把摄像机的器材组装好,姜柠也不逃,只是冷眼看着他们的举动。

    “看来你是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啊……”

    对她始终冷静的模样很是看不下去,陈欣娆抱着胸一脸倨傲和得意,“不过你也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的那个省委书记的父亲,他要是不阻碍我们的路,我自然也不会想出这个办法。”

    “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我父亲事后的报复吗?”

    虽然很想把陈欣娆的那张脸摁在马桶里面,但是姜柠一想到自己的计划,就硬生生忍住了,她不卑不亢地直视着面前容颜姣美却有着一副蛇蝎心肠的女人:

    “你如果做了这样的事情,就要承担相应的下场。”

    “你以为我会这么傻傻地让别人知道是我做的吗?”

    一想到自己完美无缺的计划,陈欣娆就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她胸有成竹地来回踱着步,“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让慕晚安约你出来吗?她就是我准备好了的替罪羊。”

    看到姜柠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陈欣娆越发自得,她假装惋惜地摇摇头:

    “娱乐圈一颗即将冉冉升起的新星、新到任省委书记的女儿被两个流氓强-奸,这一切的幕后主使竟然是宋秉爵身边的女人慕晚安。她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利用了单纯无知的我……自始至终,我都只不过是被她利用了而已。”

    没想到她竟然想出了这样的诡计!

    倒是对她高看一眼,姜柠没想到以她的智力能把整个计划想得这么周全,要不是慕晚安跟自己留了一手,只怕事情就真的跟着她的计划来了!

    “手脚怎么这么慢?!”

    说完这些,陈欣娆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多嘴,把气撒到了两个架着摄像机的男人身上,她不耐烦地道:

    “时间不多了,你们都抓紧点。”

    那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给彼此打了打气,正要朝床上爬过去,姜柠却拍了拍手,房门瞬间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陈欣娆不明所以地看过去,几个男人神情严肃地冲了进来,一下子就把那两个光-裸着上半身的男人制住了,陈欣娆也被反剪着手扣了起来。

    她拼命地挣扎着,恶狠狠却又带着几分不安地嚷嚷道:

    “你们干什么?不知道我是谁吗?这可是酒店!你们怎么能随便进来?”

    “他们是谁,你心里没点数吗?”

    看着陈欣娆惊慌的神色,姜柠笑了起来,她歪头看着面前的女人,“前一秒你不还是趾高气扬的吗?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你、你……你是提前做好了准备?这怎么可能?”

    想到有这个可能,陈欣娆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咬牙切齿地道:

    “是不是慕晚安那个贱人把这些告诉你的?一定是她!不然这个计划不可能有漏洞!”

    “是,也不是。”

    小心地注意着她的脸色,姜柠故作不屑地嗤笑了一声,“要怪就怪你不该让慕晚安约我出来说那一番话。”

    “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姜柠的意思,应该不是慕晚安主动透露的,陈欣娆心中恨意稍微降了降,“难不成还是我的失误?”

    “如果是你跟我说我配不上宋秉爵这样的话,我不会有丝毫的怀疑。”

    看着她不服气的脸,姜柠把自己事先就想好的说辞娓娓道出:

    “可是慕晚安绝对不会是跟我说这些话的人。她既没有动机,也没有立场。陈欣娆,你自以为计划天衣无缝、能嫁祸给慕晚安,我偏偏要告诉你,不、可、能!”

    “你跟我作对有什么好处?”

    大脑飞快地转着,陈欣娆绞尽脑汁想为自己开脱,她看着面前的女人,尽量地放柔了声音:

    “我可以告诉你,对宋秉爵有非分之想的女人大把大把地有,我只不过是其中一个。与其让慕晚安那种不入流的女人陪在秉爵身边,还不如我们两个强强联手。”

    “这样的话你也对慕晚安说过吧?”

    打心眼里瞧不起陈欣娆这种行为,姜柠忍不住嗤笑一声:

    “你也还真是脸大,找人强奸-我未遂,被我捏住了把柄,就想这样蒙混过关?你还真以为我瞧得上你们陈家?”

    “你小瞧我?”

    生平第一次被人在家世方面瞧不起,陈欣娆脸都涨成了猪肝色,“我们陈家虽然公司业务上面不突出,但是我们是跟宋家有合作关系的!”

    “还好意思提宋家?”

    这段时间姜柠在宋秉爵派过去的人的指导下,对于宋陈两家的关系也有了明确的认知,因此在面对趾高气扬的陈欣娆的时候,就觉得她普通跳梁小丑一样可笑:

    “你以为陈家和宋家真的是合作关系?你家里只不过是靠着宋家漏下来的一点油水维持着现在富足光鲜的生活。搁在古代连家奴都算不上,不知道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你!……姜柠,说话不要太难听,什么叫做连家奴都算不上?你以为你那个当大官的父亲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人物?你凭什么这么贬低我?”

    诚然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是她的话还是一语中的,陈欣娆底气都虚弱了不少,“如果你家里真的那么好,又何必要眼巴巴地跟我抢宋秉爵?”

    “我看上宋秉爵,自然是因为我欣赏这个男人。”

    走到陈欣娆面前,她用手指勾过她的下巴,“至于你,我觉得你倒是因为宋秉爵帅气又多金,符合你对未来的要求,你才这样连脸面都不顾地贴上去。”

    “我是真心爱他的!我不许你这么说我!”

    听到这里,陈欣娆挣扎得更厉害了,她恨不得冲上去挠花姜柠这张爬满了不屑的脸,“你算是什么东西?我姐姐给秉爵生下了孩子,只有我才会真心地疼小斯,只有我才是最配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啧啧啧……”

    无奈地摇摇头,姜柠看着情绪激动趋近疯狂的女子,“你何必这么拼命地向一个外人展示你对宋秉爵的爱呢?说到底,连你自己都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爱宋秉爵吧?”

    “再说了,负责照顾小斯的可一直都是慕晚安,我看她照顾小斯挺上心的。以后我和宋秉爵结婚了,也会让她留下来。至于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姨子,自然是有多远滚多远。”

    见陈欣娆面色铁青,姜柠心中大乐,她今天也算是报了那天陈欣娆带人欺侮她的仇了,那样不可一世的陈欣娆竟然也能有今天的下场。

    “就这么一个地方官员的女儿还想嫁进宋家?”

    陈欣娆听着她满是嘲讽之意的话语,气得连自己的下嘴唇都咬破了:

    “宋家可不是什么需要联姻的家族,只有得到宋伯父认同的女人才能成为秉爵的妻子!”

    说到这里,陈欣娆高高扬起了自己的头颅,向她宣示自己的优势:

    “你也好慕晚安也罢,都不可能如愿以偿地嫁给宋秉爵!只有我才有这个资格!”

    “宋伯父还不是因为不知道你的真面目才会认同你?”

    对于她的话,姜柠并不放在心上,她笑意盈盈地道:

    “今天的事情,我会一五一十地告诉宋秉爵,也会让我的父亲知悉。你刚才的话也提醒了我,我有必要让伯父看清楚你的真面目。不知道你这样一个心狠手辣、无恶不作的女人,有没有资格成为宋家的媳妇。”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陈欣娆眼前一黑,差点立马就昏迷过去,却还是死死咬着舌尖逼迫自己清醒,面上也终于染上了货真价实的惊慌:

    “你不可以这样做!你不能!”

推荐阅读: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官术 召唤万岁 火爆天王 最强弃少 宠魅 醉枕江山 百炼成仙 重生小地主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