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不要再任性了。”

    叹了一口气,陈父看着自己千娇万宠着长大的女儿,不由得有些后悔,把她教养成了这么一个骄傲的性格,“现在已经由不得我们不低头了。民不与官斗。连你的姐夫都不能说什么,你还要怎样?”

    “那么一个小明星,竟然是让我先低头?”

    一想到自己要向曾经那么轻贱、鄙视过的姜柠道歉,陈欣娆就觉得这简直是要了她的命,她把头扭到了一边:

    “要道歉你们去道歉!我是绝对不会向那个女人低头的!大不了家里这一桩生意就不做了,何必非得这么委屈巴巴的?”

    “要是只是这一桩生意不做,我自然舍不得让你去道歉!”

    被女儿这种不配合不体谅的态度激怒了,陈父忍不住把摆在自己面前的果盘摔在地上,他看着这个女儿,恨铁不成钢地道:

    “我们陈家如果还想在a市继续做生意,就必须要去给姜柠道歉。你明白没有?只要姜书记吩咐一声,我们所有的项目都会被叫停你还能维持现在的风光体面吗?你还能有现在的交友圈子吗?!”

    看到女儿犯拧地样子,陈父的胸口重重地欺负着,脸色也涨得通红,瞪着她的样子似乎下一刻就要晕过去了,吓得陈母赶紧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了下来,不停地抚着他的胸口帮他顺气。

    “爸……”

    看到父亲被气成了这个样子,陈欣娆心里不是没有后悔的,但是一想到自己要向姜柠低头,就觉得难以接受。

    “爸,你先别着急……我觉得这件事并不是没有转圜。”

    情急之下,陈欣娆只能先嘴上安抚着父亲:“我明天先去我的朋友那里走一圈,然后去求求姐夫。姐夫他一定会有好的解决方法的!”

    “我只给你三天!”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陈父知道这件事不能再拖了,继续拖下去落在新省委书记的眼里,就是刻意的挑衅。

    “三天之后,你如果没有办法,那你就乖乖地去给姜柠道歉!”

    不情不愿地应了,陈欣娆心情沉重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像丢了魂一样地坐在自己的梳妆台前,她盯着镜子里美丽得明艳张扬的女孩子,又想起了姜柠,自己要去给她道歉?

    不不不!她怎么可能会向那种女人道歉!

    自己还有慕晚安可以帮自己……这样想着,她心里不由得安定了许多,看着梳妆台里神情有些苍白得女孩子,她扬起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冒昧来访,真是打扰了。”

    ——今天是她悠闲的“家庭主妇”生活的最后一天,慕晚安不由得挑着眉头看着礼貌客气了不少的陈欣娆,“你今天来得还真是巧,如果你没来的话,我等会儿就要出门了。”

    “那看来我来得很及时。”

    看着一直和善地笑着的慕晚安,陈欣娆心里又有了一点底,她也第一次真心地展现出了笑容:

    “我今天来,一方面是有事情需要你帮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觉得有些事情你很有必要知道。”

    “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很重要,不要在门口站着了,请进来吧。”

    心里大约已经知道了她要找自己是什么事,但是慕晚安却还是耐心地把她请了进来,两个女人在沙发上坐定了,她看着一脸焦躁不安的陈欣娆:

    “有什么事情还请直说,你有什么事情如果是我能帮忙的话,我也会尽力的。”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就直说了。”

    松了一口气,陈欣娆又紧张地看着她问道:“你知道姜柠的真实身份了吗?”

    “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你已经知道了?”

    故作惊讶地抬头看着她,慕晚安一副全然不知情的模样,“快说说吧,那个姜柠到底是什么来头?”

    她那副全然不知情的样子取悦了陈欣娆,她看着直到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颇有些得意又有些愤怒:

    “我爸这边的人调查之后,发现姜柠是新到任的省委书记的女儿。”

    “啊?省委书记的女儿?”

    被这个身份吓了一跳,慕晚安一脸吃惊地看着陈欣娆:

    “你该不会是弄错了吧?怎么看也不像啊……”

    这句话倒是激起了陈欣娆的共鸣,她直到现在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她不情不愿地道:

    “这种事情是调查出来的,也许会有错误吧。但是就目前的调查结果来看,似乎真的是这样。”

    “那还是需要你去证实一下。”

    知道陈欣娆现在心里还是不相信姜柠的身份,慕晚安刻意提醒她道:

    “如果有人能够问问省委书记就好了,毕竟如果这是假的,对省委书记的清誉也不好啊。”

    她的话倒是提醒了陈欣娆,她沉吟了一会儿,猛然想起了可以让采访市委书记的记者去问问,面上却还是道:

    “这些并不是我今天来找你的主要目的,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姜柠不能够进宋家。”

    看着慕晚安不以为然的神情,她着急地道:

    “姜柠这个人心术不正,如果她进了宋家、真的成为了宋秉爵的女人,到时候不只是你我,连小斯可能没什么好日子过。”

    “你未免有些太小题大做了吧?”

    看着陈欣娆的神情,慕晚安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她看着她:

    “再说了,我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照顾小斯的人。姜柠又怎么会对我有意见?再说了,我和宋秉爵之间,你情我愿的事情。如果他真的有了新欢,不想让我留在他身边,我也会识趣地离开。”

    没想到慕晚安竟然这么洒脱,陈欣娆心中颇有些惊讶,她打量着这个在飞机上跟自己打得不可开交的女人,“你真的放得下?就算你离得开宋秉爵,你还离得开这样富贵清闲的生活吗?”

    “生活充其量就是生活,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慕晚安看着眼前十分不解的女子,随意地道:

    “如果强求那么多,人生是多么的无趣。”

    心里还是不相信慕晚安会真的这么洒脱,陈欣娆面上却还是道:

    “就算你自己无所谓,但还是要为小斯着想吧?姜柠那样的女人,浮躁,虚伪,你怎么能够指望她会好好地对小斯呢?”

    知道慕晚安对小斯很在乎,陈欣娆便不断地游说着:

    “姜柠的性格你也是看到了,太过算计了……到时候哪里还会让你留下来照顾小斯呢?”

    “算了,陈小姐还是有话直说吧。”

    听着她这样假惺惺地实在是太累了,慕晚安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我不习惯听这些,你有目的的话就直说吧。”

    “我家里最近因为姜柠,倒是惹上了一些事情。我估计现在也只有姐夫能够摆平了。”

    见慕晚安似乎是有松动的迹象了,陈欣娆也干脆直接地说了,她观察着慕晚安的表情:

    “当然,我并不是让你来帮我在姐夫面前说,我的意思是,等会儿姐夫回来之后,我在他面前提起的时候,你能帮我说几句好话……”

    “我说的话,秉爵也不会听进去的。”

    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慕晚安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我毕竟跟陈家没有切身利益,你认为我是用什么立场来帮你说话?”

    “你替我说两句话又有什么要紧?”

    完全没想过这些,陈欣娆现在也不想听她说这些,她现在只有一个目的——只要不需要向姜柠道歉,她才不管那些!

    “你觉得宋秉爵会这么愚蠢吗?”

    不由得笑了起来,慕晚安如同看智障一样地看着陈欣娆,一针见血地道:

    “我和你关系不好,宋秉爵又不是不知道。你以为在经历了那样的争吵之后,他还会以为我们两个人是好朋友吗?”

    “这又如何?”

    还没有想出其中的关键所在,陈欣娆疑惑地看着她,“你是害怕你说的话不起作用”

    “如果姜柠现在是宋秉爵要保护的人,我原本是保持中立的态度,现在却帮着你说话。我的话不起作用那都是小事,我担心的是,到时候会不会起到一个反作用?”

    反正无论陈欣娆怎么担心自己,慕晚安都有各种理由反驳她,她看到她的脸上伴随着自己的话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便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

    “我觉得你还是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毕竟你姐夫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与其费尽心思地走旁门左道,还不如把自己的真实目的好好地说了。”

    “这样……真的可以吗?”

    对于慕晚安的提议,她十分地不相信,慕晚安摊了摊手:

    “我只不过是这样建议,到底要怎么做,还是要看你自己。你觉得怎样能成功,就怎样来。”

    没想到慕晚安如今也只拿这些虚的话来应付自己!

    陈欣娆心中气极,面上却还是谢过了她,忐忑不安地等着下班归来的宋秉爵,心里暗暗谋算着等会儿该怎么说才能让姐夫帮自己。

    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宋秉爵才回到家里,他甫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的陈欣娆,却还是目不斜视地走向楼梯。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一品江山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大圣传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