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见他话里话外都顾念着思怡,王栋也放下了心,他回道:

    “你不用担心她,只需要早点把你家里的事情处理好,把她接回家里就行了。”

    一想起在家里胡作非为的女儿,王栋就一阵头痛,因为已经切切实实把许烁当成自家人了,说起话来也放松亲切了不少:

    “她见不到你,整个人都不对劲了,我实在是招架不住了。”

    看着王栋摇首一副万分无奈的模样,许烁温润地笑了笑,“她闹起小脾气来,岳父你还要多顺着她。就一阵子的事情,她马上就会好的。”

    两人细聊了一会儿,离开许家的时候,王栋怀揣着股权转让书,志得意满地离开了。

    已经离开许烁许久的王思怡一听说许烁还是顾念着自己的,立马差着下人把自己的行李衣物搬到了车上,马不停蹄地赶回了许家。

    她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连开门都在微微颤抖,待看到坐在窗户边的许烁的时候,她连呼吸都不自觉地放轻了些,痴痴地看着他的那一剪侧影许久,还是许烁转过身来发现她的时候,这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阿烁,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那就好。”

    看着脸上露出忸怩之色的女人,许烁眼底深处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脸上却仍旧是那般温润的表情,最近公司和家里两边跑,他消瘦了不少,看在王思怡的眼里只觉得格外心酸,她喉咙都有些哽咽了:

    “你最近一定为了母亲的事吃不好睡不好,都是我的错……我没能劝动父亲出手帮你,要是我能够再使把劲的话,说不定家里也不会这样……”

    “你在想些什么啊。”

    无奈又宠溺地摇摇头,许烁面容里面有几分苦涩,他道:“母亲的事情完全是她咎由自取,就算你自责,也于事无补。她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受到惩罚,再说了,她已经被宋家盯上了,在监狱里可能还更安全一些。”

    看到许烁并没有因为蒋春梅的事情怪罪自己的意思,王思怡松了一口气,她走上前去蹲许烁身边,脸上是难得的温顺柔和的模样,把头轻轻地搁在许烁的腿上:

    “其实对我来说,婆婆会怎么样我并不关心。自始至终我都只是担心你,我怕你会因为她而伤心……”

    强忍住自己心里的厌恶,他把手放在她的头上缓缓地抚摸着,他的声音平淡到被关在牢狱里的蒋春梅不是她的母亲一样:

    “以后我们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足够了,父亲……他现在也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

    她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越发心疼起他了,自己只能在经济和事业上面多给他一些帮助,便问道:

    “父亲有没有给你百分之十的股权?有了这些股权你在公司里也能够更加方便,更不用去看我那些叔叔的脸色。”

    一想到这里,王思怡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她安慰道:

    “我的那些叔叔们自己都是没本事的,个个都把心思放在我爸的公司上面,平时小偷小摸地捞点油水也就算了,可是他们现在都有种把我们家的东西看成是他们的感觉了。还欺负到了你的头上……你放心,我爸现在对你已经是全然放心了。”

    “对了,你不提这件事我还没想起来。”

    许烁眉头一皱,却又很快松开,他看着她眼里有着笑意:

    “父亲的好意我知道都是你为我求来的,我心里明白。但是我在公司里能不能立足,这些都是小事,你有这份心我已经很满足了。所以,我让父亲把我的那百分之十里面拿出一半来,匀给你。”

    “……你对我这么好做什么?”

    愣怔地看着他,王思怡心里满是感动,她并不是觉得那百分之十的股权对她有多么重要,但是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切切实实地把她放到心上。

    “我们是夫妻,是要一起走过一辈子的人。”

    看到她眼里升起来的泪花,许烁微微一笑:“我的和你的,没有分别。”

    “嗯嗯!”

    听到他的话,王思怡重重地点了点头,她看着许烁把那份股权转让协议书拿到她的面前,却还是有些不放心他:

    “你把这些给我了,你自己怎么办?再说了,我要这么多股权干什么?”

    “你是女孩子,多些财产傍身总是好的。”想起公司的事情,许烁眉目间又浮起了些许阴郁,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

    “公司里面的事情,我会好好处理的。你不要太过为我担心。”

    “我怎么能不为你担心,你既然都是冲着跟我一生一世走下去的,我也要为你多多谋划。”

    对于自家公司里的事情并不是全然不知情,一想起自己那几个不省心的叔叔伯伯,王思怡心里闪过一丝狠辣,然后道:

    “我现在恨不得把我名下那百分之五的股权一起给你,你倒还要把你的百分之十分给我!”

    “我已经在父亲面前说了要把那些给你,那就是你的。”

    听到她都说出了这样的话,许烁心里谋算的事情总算有了点底,正好许烁的司机带着给王思怡运东西的下人走了出来,看着两人推推拒拒没完没了的样子,待把那群王家的下人一送走,便主动来到了客厅,“我在一边也听到了一点消息,先生和夫人都是存着为对方多着想的心思,我这里倒是有个办法。”

    “你有什么方法?说出来听听。”

    原本两人推过来推过去王思怡就觉得太过生分见外,她把眼神挪到这个相貌平平的司机身上:

    “你的方法要是好,那我就重重有赏;要是不好的话,你也不用继续照顾阿烁了。”

    不由得抹了一把汗,司机微微佝偻着身子,脸上露出讨好的神情:

    “我以前坐出租车司机的时候,载过一次谢家的几位大老爷,我听他们说他们如今都是把股权委托给一位信得过的人,每年自己什么都不管,只管着年终收钱。说白了,就是把你股权的使用权移交出去。不知打这个办法能不能让夫人满意?”

    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办法。王思怡也很满意,她从自己的钱包里胡乱抽出了一大把钞票扔给了司机,然后拿着期盼的眼神盯着许烁:

    “这样吧,这百分之五的股权你别给我了,我也不会告诉父亲。我让你做我股权的委托人,这样一来,你的手上就有了百分之十五的股权。就算是在公司里,你也是有话语权的大股东了。”

    “思怡,你这样毫无保留地对我……”

    说着说着,许烁的眼圈都有些泛红了,两人正深情脉脉地对视的时候,却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王思怡极其不悦地回头,看到是许菲菲的时候,神色将将才好了些,许菲菲却冷笑着道:

    “哥哥你对怎么给母亲减刑的事情不上心,跟她你侬我侬的倒是挺热情的。”

    “许菲菲你在说些什么?什么她啊她的,她是你的嫂子,你出去干什么了?怎么一回来就这么没大没小?”

    看着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许菲菲,许烁神情严厉,他看着自己这个所谓的妹妹:

    “你从来只希望别人事事都顺着你的意,可是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努力了就有结果的。母亲她是咎由自取,如果她不是自己先做错事情,又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我们一家人还要给她收拾烂摊子首饰到什么时候?”

    王思怡也觉得许烁说得有道理,她不满自己这些个一点道理都不讲的婆婆和小姑子很久了,她看着许菲菲:

    你哥哥现在这么多事情,你不想着怎么给他减少些烦恼,还在这里给他添乱。反正妈的事情已经成定局了,我们就算有心也无力回天。你要是真有孝心,那你自己去找门路。不过我倒是想看看,你上哪儿找这么大的关系来给你妈减刑!”

    听到王思怡颇有些轻蔑的语气,许菲菲气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恨恨地把头扭到一边去,口中恨恨地低声道:

    “别在这儿装得很贤惠,你骨子里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你现在在这儿一口一个为了我哥,等你到夜店里见着了那些男人,只有上赶子跟他们上床的份!”

    这些话实在是说得太大胆了,一旁的司机见势不妙赶紧先退了出去。王思怡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恼羞成怒地看着她: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看你是刚过了几天好日子就忘记了自己是什么身份!要不是我提携你,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许菲菲,我看你是日子过得太舒畅了。”

    许烁也看着她,对于她的话,他面上虽然有些介意,但更多的却还是对于她的生气,他大手一挥:

    “既然你这么瞧不上你的嫂子,那你从这里滚出去!去父亲那里,我倒是想看看,你没了这么好的生活,还敢不敢说这些有的没的!”

    在许菲菲说那些话的时候,王思怡一直在看着许烁的脸色。

推荐阅读: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唐砖 宠魅 火爆天王 全职高手 官术 光明纪元 修真老师生活录 重生之温婉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