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你……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听到这个她难以接受的消息,蒋春梅的整个大脑都僵硬了,她花了好长时间才从这个消息里回过神来,然后看着自己的儿子:

    “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了?但是你一直没有告诉我?快说,那个贱人是谁?还有她生的那个女孩儿是谁?!”

    看着眼里几乎能喷出火来的蒋春梅,许烁心中升起一种快意,眼前的这个女人竟像是已经成了他的仇敌一般,“倒也不是这样,大约在我出事前的一个星期,我的调查才有了结果。当然,当时我也很震惊,就像现在的你一样。”

    说着,他拿着戏谑的眼神看着她,越发让蒋春梅觉得暴怒不已,她拍了拍面前的玻璃,怒视着他:

    “把话说清楚,给我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

    “这并没有什么好交代的,在和你结婚之前,许有得有过一个女朋友,两人据说感情还不错。你使了那些手段爬上了许有得的床,又一举得男,在许家两老的逼迫下,你们当然只能结婚。”

    把她的那些往事一一说出来,蒋春梅自己都听得满脸涨红,他却仿佛没有一丝感觉一样:

    “结婚之后,许有得才知道自己的女友已经怀孕——这个时候,她已经不再是女友了,应该要叫做许有得的情人。”

    听他刻意地强调着这个身份,蒋春梅一口老血都要呕出来了,却还是勉强维持着冷静:

    “继续说——”

    “接下来的事情应该不用我说了吧?”

    许烁终于抬起了他笑意盈盈的脸,看着脸色涨得通红的蒋春梅:“你自以为过着贵太太的生活,物质充沛,于是就想着能不能更上一层楼,想着如何利用自己的两个儿女的婚事为自己再挣得一个身份。那边许有得却是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你的爷爷奶奶绝对不……”

    “哦,对了。”听她犹不死心地提到许家的两位老人,许烁敲了敲自己的头,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满是遗憾的语气道:

    “也不知道爷爷奶奶是怎么想的,这件事竟然一直瞒着母亲你,每年过年的时候我们前脚刚出门,那母女两就会去爷爷奶奶那里百年。还真是枉费母亲这么多年来一直用心地侍奉他们。”

    没想到自己原本最大的一张王牌都这样弃自己而去,蒋春梅心中恨极,心中大骂着两个老不死的东西,然后用极其生气的眼光看着许烁:

    “你既然不早说、又何必等到今天了才说?我知道了……你恨我对不对?你恨我是不是?!”

    看着后知后觉的蒋春梅,许烁唇边的笑意终于慢慢收起来了,他神情寡淡地看着她,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原来你现在才知道啊。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可是你有什么理由恨我?你这条命都是我给你的!你是怪我绑架慕晚安吗?那么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凭什么站在你身边?再说了,她又没死!我没有做错什么!只有你们许家全家对不住我的!你竟然还恨我!”

    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为了许家筹谋、为两个子女打算,最后得到的却是这样的下场,蒋春梅有些颓然地靠在椅背上,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我原本也想把这件事瞒你一辈子的,毕竟,看着你蒙在鼓里的样子我还是觉得很有趣的。”

    眼里也透出一丝迷茫,许烁喃喃地道:

    “不过,看着你越来越跋扈越来越嚣张,我就越想把这一切告诉你。我也想让你尝尝为这个家付出一切、到头来却什么也没有的滋味。现在你尝到了,这种滋味好受吗?妈——”

    这一声“妈”,叫得蒋春梅浑身都打了个激灵,整个人如同在寒冰里面浸过一样,她把头别到了一边: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你简直就是魔鬼!”

    “有生之年能被你这样称赞,也不枉此生了。”

    说着,许烁从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司机手里接过来一袋子水果零食之类额东西,从窗口递了过去:

    “妈,以后探监都是我过来看你,父亲那边已经搬出去住了,他有阿姨照顾着,身体好得很,你不用担心。”

    满意地看到蒋春梅脸上的惧怒,许烁正想离开,却听到她有气无力却又极其不甘的声音:

    “你这样,是因为那个女人?”

    “是还是不是,母亲心里应该有数。”

    看到母亲脸上露出的深以为然的表情,许烁又露出了平日里标准的温润笑容,只是怎么看都令人头皮发麻:

    “母亲还要在这里好好休息,儿子就先不打扰。”

    才回到许家,许烁就看到了站在客厅里不住地打量着整个房子装饰的王栋,他背对着他,正盯着墙上的油画看得出神,连许烁进来了都没有发觉。

    “不知道王先生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

    许烁淡淡地问道。

    王栋这才如梦初醒地转过身来,他看着眼前的年轻后生,眼里也划过一丝赞赏。他原本以为许烁那日行径只是为了拿乔,借着王思怡得到等多的实权,因此很是冷落了他,没想到他竟然四真的一直没有再去过王家。

    一般这么做有两种情况:一是他沉得住气,即便有这样大的风险他也忍受得下去;二则是他本人对于王家的一切,并没那么看重。

    像许烁这个年纪的人,还远远达不到第一条的心境,如是说来,就只有第二条说得通了。

    “我今天来,还是为了思怡的事情。”

    看到许烁脸上露出了丝丝融化的表情,王栋对他的印象又好了一些,这个小子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女儿的。

    “虽然我知道王先生你爱女心切,但是我的离婚协议书已经给了她了。我和她的缘分实在是有限,估计也只能走到这一步了。”

    他垂下了眼睛,一副逃避的姿态,看得王栋心里一急,他可是答应了女儿要让许烁回心转意的,他急忙走近两步劝道:

    “你们不像是什么感情都没有的商业联姻,既然彼此都还有意思,何必要这样互相分离、互相折磨?”

    “有些东西是不能两全的,我已经对不住母亲,更不能在母亲还在过着苦日子的时候,我还好好地生活……”

    说着,许烁的眼里闪烁起了泪光,他狼狈地把头偏到了一边,叹了一口气道:

    “我知道思怡一切都好,你也让她不要再担心我。”

    他果真是个重情义的人,王栋心里十分满意,面上的神色就越发温和了:

    “你母亲的事情现在已经成了定局,现在你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思怡一直都很想你,她最近都在家里不出门了……说实话,我年纪已经很大了,公司里的事情一个人实在是力不从心。我的那些子侄个个都盯着公司。说到底,我们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把公司交给你我才放心。许烁啊,你还是把思怡接回来好好过日子吧。”

    “王先生说的是什么话?我家里也有公司,我也不想被安上一个吃软饭的名声,我许烁也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养活这个家……”

    一提起思怡,他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思怡是个好女孩儿,虽然她平时娇气了一些,但是我也知道她本质是善良的。”

    “你能了解思怡的好,我已经很欣慰了。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思怡现在已经离不开你了,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仔细考察你的品行,我发现你的确是一个值得她托付终身的人。她要是离开你了,只怕是活不下去。”

    一想起在家里日日催着他过来的女儿,王栋也觉得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他从自己带来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递到许烁面前:

    “这是我已经拟定好了的协议,我几经考虑之后,为了让你能够在公司里立足,给你百分之十的股权。”

    “我不要——”

    “你不要的话就是不想和思怡继续生活了,我问你,你真的要抛下思怡一个人生活吗?”

    看着他张口就要拒绝,王栋赶紧拿话堵住了他的嘴,许烁见他是真的有意把股权转让给他,垂下眼睫道:

    “就算你要帮我在公司立威,我也不想要你的股权。你不如把这些股权转让到思怡名下。”

    听到他的回答,王栋十分满意,暗道自己的女儿下半辈子所托良人,他沉吟了一小会儿:

    “你这样说也对,毕竟思怡的,也就是你的。不过思怡名下已经有了百分之五的股权,这样吧,我把你的百分之十分一半给思怡;剩下的你无论如何都要接住,不然倒显得我们生分了。”

    他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许烁知道自己再推辞就只会适得其反,他眉目一沉:

    “我知道你爱女心切,这百分之五的股权就当我是借思怡的,以后也会还给思怡。这些日子我知道思怡受了些惊吓,还请你多多替我安慰她。”

推荐阅读:将夜 傲世九重天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天才相师 全职高手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