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好不容易送走了这尊大佛,慕晚安松了一口气,至于祸水东引什么的,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对于这个满肚子坏水的陈家小姐,黎叔也很看不下去,但是主子家的事情,再怎么样也轮不到自己插嘴,他把小少爷带了过来,小少爷抱着自己的玩具,一下子就扑进了慕晚安的怀里。

    摸着小斯毛茸茸的小脑袋,慕晚安发觉了小斯心情似乎并不好,整个孩子都显得蔫儿蔫儿的,赶紧把小斯提坐到自己膝上,“小斯怎么了?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抬起湿漉漉的大眼睛,那小委屈的模样看得慕晚安的心都要化了,只恨不得立马搂进怀里一阵宝贝。

    小斯一向是不愿意说话的,慕晚安也知道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来的,便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黎叔。

    黎叔连忙道:“今天是小少爷学校里的手工日,所以今天放学放得早。我们接到小少爷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看来黎叔他们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慕晚安给黎叔递了个眼色示意他先下去,然后又把小斯往怀里面搂了搂,又在他粉嫩粉嫩的小脸上亲了又亲,低声哄道:

    “小斯,告诉妈妈吗好不好?现在这里没有其他人了,告诉妈妈是不要紧的。”

    小斯偏着头看了看客厅其他的地方,确认过没人了,这才直起身子来定定地看着她,把自己怀里的手工飞机递给了她。

    这是?

    捧着手里的小飞机,慕晚安仔细看了看,这架手工飞机所用的零件配件,都是十分精致的,看起来小斯在这上面花了大心思。

    “这是你做的?小斯做的真好,这架飞机就像是真的一样,怎么了,你自己不喜欢吗?”

    看着小斯面上虽然闪过了一道喜悦,却还是稍纵即逝,慕晚安知道是别的事情,但是料想还是跟今天的手工活动有关。

    “那今天亭亭是做的什么啊?”

    见从飞机这里问不出什么来了,慕晚安想起了唯一一个小斯还算是喜欢的同学亭亭,她记得那是一个十分讨喜的小姑娘,话刚刚问出来,小斯的头却垂得更厉害了。

    慕晚安也不去催他,只是用手轻轻地抚着小斯的背,帮他缓解着情绪。过了一会儿,他才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小本本和笔,他画了一个小飞机,又画了一个小女孩和小男孩,然后又画了一条小裙子。

    看着这些东西,慕晚安略略思索之后问道:

    “你是说,你做了一个小飞机,亭亭做了一条小裙子?”

    她也是靠猜的,但是小斯也重重地点了点头,她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不明白这又有什么好委屈得呢?

    “可是,这不是很好吗?小斯为什么要生气呢?”

    小斯死死地盯着画上的小裙子,眼里越发委屈了,他拿笔在小男孩身边画了一个简易的小飞机模型,又在飞机和小女孩身边画了一个箭头,裙子那边冲着小男孩也画了一个箭头,但是这个箭头上面有一个大大的叉。

    “这是……”

    等小斯再噙着泪把本子上的东西给她看的时候,慕晚安大概已经清楚了,她有些好笑,却还是温柔地道:

    “小斯是不是想告诉我,你辛辛苦苦做了一个小飞机,想把它送给亭亭亭亭做了一条小裙子。你觉得你把自己的小飞机送给了她,她也要把小裙子送给你对不对?”

    似乎是思考了一下,小斯理清楚之后,犹豫着点了点头。

    “可是小斯你想一想,你喜欢的是飞机,亭亭不一定喜欢啊。她是女孩子,更喜欢小裙子之类的东西,你用自己的小飞机去换她的小裙子,她是肯定不愿意的。”

    听到慕晚安的话,小斯的脑袋顿时糊了汤,他看着自己手里精心制作的飞机,不明白。

    他用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去换亭亭最喜欢的东西,为什么就不行呢?

    不等小斯想明白,宋秉爵就走了进来,他方才也听到了慕晚安的话,自然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喜欢的东西是需要徐徐图之的。”

    也走过去摸了摸小斯的头发,宋秉爵看着自己的儿子,继续教导起来:

    “你这样鲁莽地把自己的东西往人家女孩子手里一塞,又想直接把她最喜欢的东西拿过来。这样怎么会成功呢?”

    “别教坏小孩子!”

    听他在这里讲些歪门邪道,慕晚安担心他把小斯给教歪了,连忙抱着小斯就起身,到底是这么大的男孩子了,她抱起来还真是有些吃力,才走了没两步,就被宋秉爵从怀里把孩子抱了过去。

    陡然一轻,慕晚安看着也诧异地回过头朝自己伸出手的孩子,没好气地对宋秉爵道:

    “你这样教坏他,日后只怕是他连女朋友都不能给我领回来了!”

    竟然已经想到了这么久远的事情?

    玩味地挑了挑眉,宋秉爵半开玩笑地道:

    “小斯继承了你我身上最优秀的部分,他找不到女朋友也是应当的,这世上哪里有配得上他的女孩子?”

    “嘿我说你这人!”

    完全没注意到他话里的前半段部分,慕晚安恨不得一脚踢过去,哪里有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未来能够幸福美满早日成家立业的?但是看着小斯那似懂非懂的小眼神,她咽下了这口气,嘀嘀咕咕道:

    “我还只听说过恶婆婆,怎么现在还冒出了恶公公。”

    “所以需要留你在我身边。有了一个恶公公,小斯未来的老婆可千万不能再有个恶婆婆。”

    眼中含笑地望向她,宋秉爵对这样的她十分喜欢,他缓了些许,又继续道:

    “你要是时时刻刻在我身边规劝我,哄着我,我对小斯未来的妻子说不定也就没那么大的恶意了。”

    听他提到这里,慕晚安才想起自己和他的五年之约,如果只是这五年,她是怎么样都看不到小斯未来会如何的,也不知道等小斯再长大些,还会不会记得她。

    她神情黯然,却还是勉强笑道“你现在是这样说,等未来小斯真的结婚了,就是有人要做恶婆婆你都会拦着,哪里会真的对她不好?”

    “没有别人,只有你。”

    听到她提起了旁人,宋秉爵知道她又在想着有的没的了,他单手抱着小斯,另一只手牵过去,拉住了慕晚安的手,神情坚定

    “除你之外,没有一个人再可以当得我宋家的女主人。”

    “家里只不过是现在缺我这么一个需得拿出来镇场子的,日后你遇到了真正喜欢的女人,就不会这样说了。”

    “你果然还是不信我。”

    对于她的逃避,他生气,却又无可奈何,但是这样一味地逼她只会适得其反,他把话题一转

    “听黎叔说,陈欣娆今天又来了家里,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

    想起陈欣娆,慕晚安不由得苦笑两声,但是想到这事还算是宋秉爵惹出来的,继而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还能是为了什么事?陈欣娆对你的占有欲那么强,当初我对她还算没什么威胁,都被她针对过如今换了一个手段更厉害、更膈应人的姜柠,你以为她会善罢甘休吗?”

    “所以夫人你又如何了?”

    听她说陈欣娆不是冲着姜柠来的,宋秉爵微微松了一口气,虽然他自信护得住晚晚,但是女人之间那些阴险的手段往往是防不胜防,他也怕晚晚一不小心着了道。

    “我能如何?陈欣娆虽然狠毒,但是心机却没有那么深,我还能应付过去。这次也算是祸水东引,她专心去对付姜柠去了,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分出心神来对付我。”

    “那看来,我还得在暗地里帮着姜柠一把。”

    听她如是说了,宋秉爵眉心微蹙,片刻之后立马松开。慕晚安见他这个样子,不由得有些疑惑:

    “你该不会还真的喜欢姜柠吧?怎么不早说,这样我就不会让陈欣娆去为难她了。只不过宋大总裁,你的心思,未免也埋得太深了吧?”

    “你的语气怎么听都是泛着酸啊?咱们家里可没有醋缸子,还是说,你打翻了醋瓶子?”

    看着她那小模样,宋秉爵心里十分乐意,面上却还是赶紧跟姜柠撇清了关系,要是叫慕晚安再因为这女人跟自己离了心就不好了:

    “她是宫骐手下的一个小娱乐公司里的艺人,我那群兄弟净给我出馊主意!这次暗地里帮她一把,也是为了让陈欣娆不再来折腾你。我虽然不喜欢陈家,但是老爷子在世一天,我也不能对陈家太过。”

    “你从前这些都不跟我说的。”

    第一次听他这么详细地跟自己阐述,慕晚安心里惊讶有之,宽慰有之,更多的则是一种突如其来的狂喜,她面上却还是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淡然:

    “如果你跟我早些说明白,我也不会一直都会对你有成见。之前那些事情,今天说开了,我才发现原来你真的是对姜柠没什么意思的。也算是误会一场。”

推荐阅读:将夜 剑道独尊 傲世九重天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天才相师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