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什么?蒋春梅和许有得离婚了?”

    正坐在花房里拿着剪子修剪着一盆百合的花苞,慕晚安不可置信地看着宋秉爵,“好端端地离婚做什么?”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一想到许家出的那些糟心事,宋秉爵脸上浮起了一抹奇异的表情,“我以前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他们倒是做了个示范。”

    “去去去,哪里有这样说话的。又不是每对夫妻都像他们一样。”

    想起蒋春梅做的事情,慕晚安也不由得叹息起来,连带着剪花苞的心情都没有了,把剪子放了下来:

    “以前我在蒋春梅身边的事情,她虽然事事挑剔,但也是一心为许家着想的,这次的事情怎么会糊涂成这样?你就是现在跟我讲是她做的,我还是不大相信。”

    “人都是会变的。”

    不忍看着她郁闷的模样,宋秉爵也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宋老爷子也参了一脚,他挪开了话题:

    “脚应该好全了吧?黎叔最近天天都在念叨着要给你补身子,我说都没有。”

    她从医院回来才两天,黎叔愣是把好吃的、养身子的跟不要钱似的往她面前送,早饭刚吃完没多久就送上熬了足足四个小时的灵芝大骨汤,用他的话说就是“吃啥补啥”。

    一提起这事,慕晚安脸色都有点白了,就算她身子虚也禁不起这么补,她连连摆手:

    “秉爵,你可千万别再让黎叔给我捣鼓那些补品了,我整个人都快胖了一圈。”

    “就是胖点儿才好。”

    最近在黎叔的锲而不舍的努力下,慕晚安脸上也隐隐有了些婴儿肥的样子,宋秉爵看得十分舒心,媳妇儿娶回来就是为了养胖吃掉,他眼里含笑:

    “胖了才有肉。”

    “有肉有什么好的?”瞪了他一眼,慕晚安和他相处越久,越发现他不似传闻里一样的高冷无情,有时候还掺杂着些孩子气,有时候又不正经,“女人都想着能瘦点儿,瘦点儿穿衣服才好看。我胖了还是要减肥的。”

    “你瘦了,我可就不好过了。”

    意有所指地看了她一眼,他微微一笑:“再说了,你之前的样子太瘦了,还是现在有点肉才好看,穿衣服才撑得起来。”

    “之前真有那么瘦?”

    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她狐疑地抬起头盯着他,看到他脸上满是揶揄的神色,这才想起来他前头说的那句话,脸色更是红了起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正经!流氓!”

    “我说错什么了吗?”

    看着她羞赧的脸,宋秉爵耸了耸肩做无辜状,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是慕晚安冤枉他了,他从瓶子里抽出一枝百合花,递到她面前:

    “虽然不知道又哪里得罪了老婆,但是惹老婆不开心了,就是我的错。还请老婆收下这支花。”

    他大大方方地道了歉,慕晚安就是有小性子也不能耍了,她接了过来,脸上却是憋着笑:

    “你拿我修剪的花来送我,哪里算得上是道歉。”

    “自然不是道歉,夫妻之间,这叫情趣。”

    他的脸上一如既往的淡定,倒是慕晚安听了脸上越发红了起来,还情趣?她从前怎么不知道他有这样的一面?

    索性打住不说话了,她就不相信他一个人也能说那些话。慕晚安从一旁的椅子上放着的花里面又挑了些出来,只专心地对付这些花朵。

    见她故意不理他了,宋秉爵也没有再去闹她,凡事有度,偶尔几次是情趣,多了就要惹她生厌了。

    两人坐在琉璃阁子一样的花房里,有阳光透过穹顶照了下来,敞亮又安静,一个人拿着书,另一个人修剪着花枝,白色的实木桌上放着一小碟点心,虽然彼此无言,两人之间却流淌着淡淡的默契和温情。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大约不过如此。

    这几天陈家是出了大乱子,公司陈父去不了,去了看到的也是一片荒芜之感,他自己也跑了不少的门路,自从市长倒了,他就没少往孟书记家里送礼,只是人家不仅没露面,连礼都不愿意收。

    眼看着丈夫躺在沙发上唉声叹气,敷着面膜的陈母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她一点都没有家里出了大事的紧迫感,不以为然道:

    “天天在家里躺着做什么?唉声叹气愁眉不展的,财神爷都要被你给吓跑了!”

    “还财神爷?!今年我也不指望赚大钱,能熬过去就算喽!”

    妇道人家就是无知!陈父又不好把公司的事情跟她细说,只能转了个身躺下来,左思右想还是觉得需要再给宋老爷子打电话才行,“欣娆现在在做什么?”

    “她在自己房里没出来。”

    把面膜的褶子舒了舒,陈母回道。

    “我觉得公司这件事情,还是要再给老爷子打个电话,不然瞧着宋秉爵的势头,只怕是不把我们陈家的公司往死里整是不罢休。”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步田地了,陈父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他从沙发上坐起身来,严肃地看着陈母。

    “这不是才给宋老爷子打了电话?”满心以为公司的事情没那么严重,陈母倒是有些犹豫了:

    “欣娆虽然得他的喜欢,但是前两天才打电话,现在又打电话去?人家指不定已经在行动了,我们这样搞得像是催他一样。”

    “这倒也是……”又叹了一口气,陈父只能又躺了下来,但是心里还是有这么件事悬着,因此陈欣娆下楼的时候他立马问道:

    “法国那边打电话过来没有?”

    “没呢。你急什么?”

    随意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顺便拿了一个水果塞到嘴里,陈欣娆跟陈母一样,对家里的困境没有一个清楚的认知,她现在也认为只不过是查账查两天,“哪一次我求老爷子的事情他没办到过?爸你就先老老实实在家休息两天吧。我们又不是日子过不下去了,这样眼巴巴地打电话过去催像什么话。”

    “也是。”

    强自安慰自己一番,陈父也被这两日的困境逼出了几分狠气:

    “宋秉爵要让我低头,我偏不!竟然想让我的女儿老婆给那个贱人道歉?我倒要看看他的老子要怎么管教管教这个六亲不认的东西!”

    还没等到那一天,陈家负责厨房采买的佣人就苦着脸上前来了:

    “老爷,这个月的家用已经见底了,要是再不打钱,明天开始就没饭吃了。”

    此时陈家都聚在一起看着电视,陈欣娆没听进去,这些家里的琐事她是从来都不管的,陈父也只是哼哼了两声。

    陈母倒是皱起了眉头,她没好气道:“月初不是才给卡上打了钱……”

    话没说完,她就想起来这个月因为公司查封户头冻结,她根本没有家里买菜的卡上打钱!想到这里,陈母的脸色也是一阵发红。

    “等着!一个一个的要钱跟催命符一样!”

    没好气地瞪了佣人一眼,陈母拿过一旁的钱包,从里面数了两千块钱的现金递给佣人:

    “省着点儿!这可是一个月的菜钱!”

    接过钱的佣人心中暗暗叫苦,如果是一般的小康之家也就算了,偏偏陈家房子大,招的人也多,光是佣人一个月的菜钱都不止两千了。

    “夫人,如果是一家三口,两千块钱的菜钱是绰绰有余,只是家里有这么多人等着吃饭……”

    后面的话她没有继续说,毕竟陈家最近出了事他们也是知道的,只希望夫人能够稍微体恤一下。

    “不是给过你这个月的家用了吗?两千块钱怎么打发得过去?”

    在一旁闭目养神的陈父听着她们两个吵吵闹闹,十分不悦,家里这阵子本来就是多事之秋,外头已经有不少人等着看陈家的笑话了,如果再被人知道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他的老脸往哪里放?

    “就那么点钱你也好意思说!”

    一想到手头上那么点可怜的钱,陈母就觉得肉疼,她眼下是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让厨房拿那么多钱,便叮嘱佣人道:

    “这两天的饭菜都少些花样,等把这阵子过了就好了。”

    一家人不以为意,直到等着晚上吃饭的时候,看着桌上为数不多的的几个菜色,陈欣娆十分不爽地把筷子往桌上一搁,看着在一旁伺候的佣人:

    “今天这些菜怎么都这么素?一点荤腥都没有?家里虽然给的家用少了点,也不用这样省钱吧?”

    “二小姐,这、这实在是做不出什么好菜啊……”佣人急得满头大汗,其实餐桌上的肉菜也是有,可是要是按照平时的标准来,两千块钱还不够一顿吃的,“要是你要吃平日里的法国松露、日本的金枪鱼,两千块钱早就花完了。”

    “你还敢顶嘴?”

    本来伙食不行让自己的宝贝女儿生气了陈母就很不满,这下又还在这里狡辩,话里话外好像都是在埋怨自己钱给少了,她把碗重重地一放,黑着脸道:

    “要是管不好家当不了厨房的主你就直说,我陈家还没败落成这样!收拾不好饭菜你就直接走人!”

推荐阅读: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官仙 雪中悍刀行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赘婿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