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女佣吓得浑身直哆嗦,她低着头慌慌忙忙解释:“先生、我是真的不敢拦陈小姐啊……先生我知道错了,我下次一定会好好把门守住,一定不会让别人进来的……先生我知道错了!”

    见着那女仆的样子,慕晚安有些不忍,她看了看脸色涨得通红的陈欣娆,她这幅仓皇失措的模样也不似作伪,这个教训也够了,出声道:

    “秉爵,算了,你就是换了人来,也拦不住陈小姐的。”

    她突然求情,宋秉爵倒是没有想到,先是一愣,继而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说得也对。”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正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满脸委屈的陈欣娆:

    “把她辞退了,也没几个人能够挡得住不请自来的陈小姐。”

    “姐夫……”

    没想到他竟然在下人面前都这样直截了当地羞辱自己,陈欣娆的眼里很快就蓄满了泪水,却仍旧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只是这样泪盈于睫地看着他:

    “姐夫,我只是想进来探望一下慕小姐,这你也要骂我吗?我自认没做错什么……还是说,慕小姐是什么我见不得的人?”

    冷冷一笑,宋秉爵看着直到此刻还在耍花招的女人:“看来你是笃定我看在老头子的面子上不会把你们陈家如何……区区一个陈家,也敢仗着身份在我面前使手段?”

    他微微偏头,对着候在门外的韩修缓声吩咐:“把负责这件事的李警官叫过来,就说这里有人又承认了自己是这起买-凶-杀-人-案的幕后主使,态度猖狂,极其嚣张。”

    一直关注着事态的韩修立马应了声,拿出了手机开始拨号,陈欣娆见他竟然是真的要报警,立马慌张着扑上来:“不许打电话!谁叫你打的?姐夫是跟我开玩笑的你看不出来吗?!”

    “开玩笑?”

    宋秉爵看着气急败坏地抢夺着韩修手机的女人,颇为嘲讽地笑了笑:“韩修,直接打电话。”

    原本还顾忌着陈欣娆的身份,韩修一直对她有所避让,但是听到总裁都这样发话了,他也就直接将陈欣娆的两只手反扣住,然后用另一只手拨通了李警官的电话。待跟那边反应完毕之后,他才把陈欣娆的手松开。

    被他扭住手的时候,陈欣娆又是抓挠又是踢打,愣是没消停过,眼见着电话都打完了,她恨不得扑上去挠他一顿!

    “好啊韩修!你竟然敢这么对我!”

    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韩修手里的手机,又看了看一脸严肃没什么表情的韩修,期间还看了看走到慕晚安床边对她嘘寒问暖的宋秉爵,指着韩修的鼻子的手都在颤抖:

    “你给我等着、你们都给我等着……”

    说完,她立马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给自己的母亲打了电话,催着她赶紧过来之后才得意洋洋地看着他们:“你们都等着!”

    今天就要让慕晚安这个不知好歹、一心攀龙附凤的女人见识到她和宋秉爵之间的差距、好让她彻底死了这条心!

    不过她的救星还没搬过来,李警官倒是领着人过来了,一身警服在医院里显得特别打眼,不少经过的医护人员和病人家属都盯着匆匆赶过来的三位警察,都不明白是出了什么事情。

    陈欣娆抱着胸,刚才也算是撕破了脸面,对着慕晚安也没什么好脸色了,她带来的佣人畏畏缩缩地站在一边,抱着提来的保温盒挪到了陈欣娆身后。

    “有些人,就是看不清楚自己的地位。”

    见着安然地躺在床上接受宋秉爵的照顾的慕晚安,陈欣娆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斜睨了一眼身后的佣人,指桑骂槐道:

    “你就是一个下人,竟然也配跟我站一块儿?要不是我家抬举你,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垃圾堆里面翻东西吃呢!别以为自个人现在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鸡始终就是鸡,就是离开了之前的鸡窝,也还是只鸡!”

    佣人懦弱地低下了头,低声讷讷:“对对对,二小姐说得对……”

    对佣人的行为很满意,陈欣娆又冷冷地看了慕晚安一眼:“不知道慕小姐认不认同我说的话呢?”

    不等慕晚安反应过来,她又呵呵一笑:“不过按照慕小姐的身份品性,也不能理解到我说的这番话的精髓吧?毕竟,如果不是小斯喜欢你,你现在指不定也在哪家做着下人呢!”

    正低头吃着饭的时候,慕晚安又听到陈欣娆发难,饶是脾气再好的人在进餐的时候被人骂也不会舒服,她把筷子往小桌子上一放,正要还嘴,却被宋秉爵握住了手,她满是诧异地看过去,宋秉爵只是慢条斯理地道:

    “陈小姐还真是好口才,不过我记得你们陈家的发迹,也是因为老头子多看了一眼,要不然,陈家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做着下人的活计。”

    闻言,慕晚安方才心里的不悦之感立马散去了,宋秉爵抓着她手的时候她还以为他是要偏袒陈欣娆,心里也抓了一下。

    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宋秉爵冲着她淡淡一笑,把筷子塞到她手里,“继续吃饭,不管那些不相干的人。”

    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说两句宋秉爵都要替她出头,陈欣娆的肺都要气炸了,可是姐夫说的也是事实,她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只能兀自涨红了脸站在一旁。

    李警官一听是宋秉爵的人打来的电话,立马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他来到病房外面,看了看病房里外的人,不明所以道:

    “宋总,您说的这个幕后主使在哪儿呢?”

    这个时候慕晚安已经吃完饭了,宋秉爵拿着帕子给她擦了擦嘴,不紧不慢地看向了李警官:

    “站在你面前的陈小姐不就是?”

    看了看满脸愠怒的陈欣娆,李警官有些蒙了,谁不知道这陈欣娆是宋秉爵的小姨子?她可是陈家的掌上明珠啊!这怎么能跟凶手扯上关系?

    “宋总您看是不是弄错了?陈小姐……这不可能吧?”

    看着李警官那期期艾艾的模样,一旁的韩修冷静地插了一句话:“刚才在病房里,陈小姐亲口承认了自己是幕后主使,在场的人都是听到了的。”

    “都听到了?”

    心知李警官不敢拿自己怎么样,陈欣娆得意一笑,然后看向自己的佣人:“说说,你听到了吗?”

    那佣人自然是缩着头说没听到。

    心里总算是明白了自己卷入了人家的家事里面,李警官头上冒着汗,搓了搓手然后道:“宋总,这您看……这认证不足啊,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那个人是她带来的,是陈家的人,说话自然是帮着她;我们这里剩下四个人都听到了,难道李警官要因为她一个人的话就不把我们的证词放在眼里了吗?”

    韩修沉敛着眉眼,他跟随宋秉爵已久,在处理这些事情上已是驾熟就轻,一番话吓得李警官脸色都白了,他连连摆手:

    “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宋总您看这件事应该要如何处理?”

    “流程怎么走,李警官在一线干了这么多年,应该不会不清楚吧?”

    拿起帕子随意地擦了擦手,宋秉爵面色冷凝,他看都没看脸上神色难看得紧的陈欣娆,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该带回去询问的就回去询问,需要控制人身自由的也请按照规章制度来。”

    李警官也是个人精,他听出了宋秉爵的言外之意,立马点头道:“我明白了,宋总。只是陈小姐家世显赫,我们实施起来的时候可能会遇到点小麻烦……”

    “什么时候警察执法还需要考虑这些了?”宋秉爵面无表情地看着李警官,虽然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但是还是压得李警官喘不过气来,他冲着身后的两个小警员使了使眼色,他们立马上前把陈欣娆的双手扭到了身后。

    “宋总,根据在场人员的证词,看来陈小姐的确有着重大嫌疑,我们这就把她带回去好好询问。”

    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敢对自己动手,陈欣娆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被抓住了,她慌乱地看向李警官,咒骂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你们敢这样对我?我明明不是……”

    “陈小姐,根据另外四位证人的证词,你有极大的嫌疑,所以现在请配合我们的调查,跟我们回警察局一趟。”

    “你们一个个都是不想活了!”陈欣娆死命地挣扎着,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踩着高跟鞋的腿一直在往两个警员的腿上招呼,自己如果进了警察局,名媛圈里的那些原本就嫉恨自己的女人又不知道会怎么在背后编排自己!

    “我告诉你们!我妈马上就要来了!你们赶紧把我放下,不然要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正当她奋力挣扎的时候,从走廊那边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不多时,带着一群贵妇人的陈母气势汹汹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她看着心爱的女人竟然被两个小警察拉扯住了,立马三步并作两步地赶了过去。

推荐阅读: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神座 最强弃少 官场之风流人生 召唤万岁 重生之温婉 九星天辰诀 光明纪元 圣堂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