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许烁刚一上车,蒋春梅就主动过来问道:“怎么样?儿子你是不是把他们都解决了?就那么一辆车,说什么修理费都要一千万!我呸!他们怎么不去抢钱?”

    听着她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许烁脸色难看,却还是等她说完了,才缓缓开口:

    “这件事没有解决。修理费他们一分钱都不肯少。过两天他们会把账单送到家里。”

    “什么?!”

    一听到这个消息,蒋春梅差点没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她不可置信地瞪着坐在后座上脸色平淡得如同只是说了一句“今天天气不错”的人,尖叫道:

    “你怎么能帮着外人对付你的妈妈?!那辆车怎么可能要一千万的修理费?你刚才都去干嘛了?是帮着慕晚安去了吗?我就知道你还没有忘记她!”

    看着蛮不讲理的母亲,许烁心如止水,却又有着丝丝无奈:

    “兰博基尼的限量款,全国只有五个人有的车……你觉得这辆车该多少钱?”

    “我管他什么车!我只知道你去了没帮我!”

    被庞大的数字吓得头脑越发不清醒,蒋春梅骂骂咧咧着,一口一个不孝子。

    说实话,有了王家的提携,按照许家公司如今的财务状况,拿出这一千万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家里的财政大权从来都不在蒋春梅手里,蒋春梅也是仰人鼻息过活。

    她骂得着实难听,许烁再好的脾气也觉得气恼,他冷冷的一个眼风杀了过去:

    “除了赔钱之外,你只怕也要惹上官司。”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蒋春梅眼前一黑,差点就要晕过去,身体靠在座位上不住地喘着气,看起来是心虚极了。

    她缓过来之后,立马看向了许烁,眼里有着不知所措和哀求:

    “儿子,这可怎么办?王思怡要是知道了这件事,只怕对我越发不尊敬了!还有你父亲……要是你爸知道了这些,他又要骂我了……”

    “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去招惹慕晚安。”

    面对母亲的求情,许烁丝毫不为其所动,一双人前温润的眼睛在此刻竟是无比的冰冷和失望,他看着自己惊慌失措的母亲,眼神平静而残酷:

    “你知不知道她身边的男人是谁?”

    “是、是谁?”

    蒋春梅对生意场上的事情一无所知,到目前为止她也只知道王家在市是一流的豪门,又稍稍硬气了些:

    “不管他是谁,总之比不过王家吧?啊?”

    “王家在他面前,连个玩具都算不上……”

    一想到那个男人深厚的背景,还有晚晚依偎在他的怀里的模样,许烁的眼神就一寸一寸地暗了下去:

    “市宋家,他是宋氏集团的总裁,宋秉爵。”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蒋春梅几乎有些难以相信,她喃喃自语道:

    “慕晚安这个小贱人!怎么这么快就和宋秉爵勾搭上了?这要我如何是好?”

    “事到如今你还想做什么?”

    面对冥顽不灵的母亲,许烁只觉得心力交瘁,他沉声命令道:

    “如果你还想好好做你的豪门贵夫人,那就从此停手,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否则的话,谁也救不了你!”

    “知道了知道了!哪里有儿子会像你这样对妈妈说话的?”

    听出他话语里尚且有转机,蒋春梅立马精神抖擞起来,“儿子,你可千万不能丢下妈妈不管啊!妈妈今天也是为了你才去找那个女人的麻烦的!”

    许烁坐在那里,也没去应她的话,他的脑海里,全是慕晚安那陌生的神情和对那个男人的亲近……

    因为路上的那点纠纷,两人到幼儿园的时候老师正好宣布放学了,不少孩子都跑了出来,在外面找着来接自己的人,小斯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他站在那里,在人群中寻觅着他们的身影,过了一会儿,家长都带着孩子们四下散去了,人也越来越少,他平常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了一丝丝名为“难过”的表情。

    “小斯、小斯……”

    在校门口遇见三三两两的领着孩子的家长,慕晚安心下一紧,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宋秉爵跟在她身后,看着乖乖地站在那里等着他们的小斯,方才的那些不好的情绪也散去了不少。

    “小斯对不起……爸爸妈妈刚才在路上遇到了一点事情,所以没能按时接到小斯。”

    幼儿园里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一个小女孩本来早就要回家了的,但是因为她执意要留下来陪小斯,所以还在这里。

    等到他的父母都来了,小女孩像个小大人一样,对小斯道:

    “好啦,这下你不用难过啦,你的爸爸妈妈不也是来了吗。我有爸爸妈妈来接我,你也有。我们都是一样的!”

    小斯难得害羞地躲到了慕晚安的身后,揪着她的衣服不肯撒手,片刻后还是从慕晚安身后套出了小脑袋,歪头看着这个小女孩。

    两人这般互动,是慕晚安和宋秉爵在以前从未见到过的,她和宋秉爵对视一眼,然后蹲下来看着小女孩,跟她平视:

    “我们家小斯很喜欢和你一起,这周末要不要过来和小斯一起玩?”

    小女孩煞有介事地想了想,引得她的父母也开始笑了起来,她的妈妈摸了摸她的头:

    “亭亭,想去就去。你就说你想不想和小斯在一起玩?”

    忸怩了好几下,亭亭才装出一副老成的模样,哼哼道:

    “都是因为妈妈让我去我才去的!我才不是想和你一起玩!”

    这幅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模样引得在场的家长都大笑起来,慕晚安也觉得这小姑娘有趣得紧,又把身后的小斯抱到了面前,“亭亭要到家里去做客了,小斯你是不是应该有什么表示啊?”

    看着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自己的亭亭,小斯脸红着伸出了自己的小手,要和她拉勾勾,小女孩似乎也跟他极其熟稔了,扁了扁嘴便把手伸了过去: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亭亭有些不甘心地道:

    “答应了你会去就肯定会去……每次都要拉勾勾……哼^!”

    在回去的路上,慕晚安一想到方才的情形就觉得好笑,又觉得丝丝欣慰,她抱着怀里的小斯,对宋秉爵道:

    “没想到亭亭竟然和小斯这么合得来,小斯也很喜欢亭亭……你说是不是,小斯?”

    正在一旁玩着自己的手指的小斯,听到自己和婷婷的名字,立马倒进了慕晚安的怀里,把脸埋在里面不肯出来,看得慕晚安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开着玩笑道:

    “小斯这么喜欢她?那要不把亭亭娶回家里来当童养媳?”

    小斯露在外面的小耳朵抖了抖,很快又泛上了丝丝粉红。

    “臭小子!”

    还是第一次在儿子脸上看到如此表情,宋秉爵又是惊奇又是生气:这臭小子还要在晚晚怀里埋多久?他都还没埋过呢……

    一想到这里,他立马把他从晚安怀里提溜出来,放到了自己的腿上,父子俩大眼瞪小眼,小斯反应过来之后,立马往晚安那边爬过去,看得宋秉爵又是一阵心酸,儿子大了,不喜欢爸爸了……

    才懒得理宋秉爵那些矫情的小心思,慕晚安把小斯抱了过来,细声细气地跟他说着话,小斯也紧紧地看着她……宋秉爵看着这一幕,没有什么能比此刻更美好了。

    蒋春梅跟着许烁刚回到别墅,就有警察并着律师一起来了,警察面无表情地道:

    “请问蒋春梅女士在吗?我们接到报案,说你蓄意谋杀,我们在调取过监控录像之后,觉得你的行为的确可疑。还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看到警察上门,又听到自己即将要被抓走的蒋春梅瞬间方寸大乱,她死死地抓住正自己扶着轮椅往房间过去的儿子:

    “阿烁阿烁!你快救救妈妈!妈妈只是想吓吓他们!只是想让慕晚安那个贱女人安分点……妈妈不是想杀人!”

    不等她说完,另一旁的律师也无比冷静地道:

    “关于车辆修理的费用和赔偿这里已经有了一个数字,被你撞坏的兰博基尼的修理费用是一千零八十万,我家主人的精神损失费是三百万。”

    说完,律师就把单子放在了进门口的柜子上。

    “什么?一千三百八十万?”

    听到这个数字,蒋春梅被吓得几欲晕倒,她软倒在地上,头脑里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神智,匍匐着抓住了许烁的轮椅:

    “你一定要救妈妈!阿烁、许烁!你一定要救我!”

    “如果你坚信自己什么都没做,去警察局把事情说清楚就好了。”

    尽管她说得十分可怜,许烁却仍旧不为所动,更何况,自己的母亲,的确该受点教训了。

    在外面等候已久的警察早就不耐烦了,听到许烁如此说,他们也道:

    “不管你有没有这样的动机,事情已经发生了,少不得要和我们去警察局走一趟!别磨磨蹭蹭了,早点弄完你也早点洗脱嫌疑!请吧蒋女士!”

    儿子不愿意帮自己,女儿儿媳也不在家,这件事更不能让老头子知道……无果之下,一步三回头的蒋春梅只能跟着警察离开了。

推荐阅读:最散仙 仙府之缘 巴比伦帝国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甜追99计:国民校草引入怀 迷糊小狂妻:邪王,别动手! 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 明棠 阴食 拐个王爷来生娃 于珏短篇故事集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老公别诱我 权门婚宠 冥媒正娶:晚安,鬼王老公 系统之位面旅行 重生之巾帼女将军 微暖男神来敲门:101次心动 重生在天庭 绝世九帝 剑吞苍穹 参棺 一诺成婚,宝贝别闹了 超强化妆师:忠犬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