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伏桀   书名:真知军神传_真知军神传无弹窗_真知军神传最新章节

    大喝声中,陈到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上前一步,雕云刀化作一道厉光,重重地劈了过去。可叹那狼牙战士,破门而入之后,脸上惊喜还未布满,便眨眼化作惊恐,一刀作两半。

    看到大门已破,张家的家眷们顿时显得更为惊恐,拼命地朝着地道涌去。可那地道不过四人宽,这样的拥挤反而使得地道变得拥堵不堪,直接影响了逃跑的效果。一旁的张稷虽然是拼命想要疏导人群,但此刻人们心绪已乱,就算是他,也是有心无力。

    见此情景,刘德景眉头紧锁,终于憋不住情绪,大喝了一声:“镇定!!镇定!!你们想让张汛他们白死吗!?”

    这一声大喝,充满了真气的激盈,即便是在这混乱的局面之下,也依旧撞击到了每个人的精神,尤其是张汛的名字,更是一下如同密码一般,打开了他们的某种开关,使得人们的情绪快速地平复了下来。

    “张汛为了张家的香火,不惜牺牲自己,而你们呢?就为了自己活命,全然不顾族人死活,这像什么样子!?孩子女人先走,是男人的,给我留到后面!!张家现在面临生死存亡之际,难道你们这些读书人就不能拿出点气魄来吗!?”

    刘德景的一阵大骂,骂得张家的各级管事文书们面露愧色。他们平日里都和文书打交道,哪儿遇到过这样惨烈恐怖的局面,因此下意识地就被震慑住了。可是此刻,眼见到张家男儿们纷纷牺牲,又看着自己的老婆孩子痛苦不堪,终于在刘德景的一顿大骂声中觉悟了过来。

    他们纷纷面露愧色,朝着刘德景鞠了一躬,惭愧道:“小哥说得对,枉我们虚长这许多光阴,还不如小哥看得透彻。”

    “人各有所长,无妨。既然你们已经醒悟,那就赶紧疏导人员。我们这边坚持不了太久!”刘德景见状终于松了一口气,回头看了齐悦一眼,便纵身朝堂门跑去。

    来到任红昌等人身边,刘德景朝着他们笑了笑,说道:“你们也抓紧准备,一会儿和我们一起走。虎子,你暂时跟在我身边,无论如何,我一定带你出去,这也是你大哥的遗愿!”

    张辽看着刘德景,心中又是一酸,但依旧强忍着泪水,重重地点了点头。

    说完,他便一步来到门前,大喝道:“二弟!怎么样?!”

    “再来十个都无妨!!”陈到此时守在门口,勇不可当。受限于门口宽度所限,人也只能每次挤进三四人,因此一时之间守备还不算困难。

    但随着时间流逝,死去的狼牙军越来越多,尸体也不断地涌入到内堂之中,迫使他们的防线不断向后退缩,进入内堂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众人的防守压力也是越来越大。人数的优势,不仅仅体现在活着的时候,死了,也同样具备着让人苦恼的压迫性。

    眼见敌人越来越多,张家的人基本已经撤离进地道,刘德景大叫了一声:“撤!!”

    他们的队伍便快速地朝着地道口涌去。

    眼看着他们要逃离,前方又始终没有进展。狼牙军们一下也急了,纷纷大叫着,“放箭,放箭!!”后方的战士们也是手忙脚乱地拿出弩箭,没头脑便是一阵乱射。

    虽然武者的确怕箭,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弩箭的作用并不大。刘德景等人随意抓起一具尸体一挡,便几乎将所有的弩箭都给拦了下来,只有一些流矢飞到一旁,起不了什么作用。

    就在这种局面下,任红昌与蔡文姬,带着张辽,在齐悦的陪伴之下,首先进入地道,紧接着各人依次退了下去。刘德景与陈到、卫仲道守在门口,等众人尽皆进入之后,方才退入其中。虽然此时内堂之中也挤满了人,然而地道口极其狭窄,因此对于他们而言,压力算不得太大。

    地道之中,宽不过四人,陈到施展起来极其不顺,因此便被刘德景先行叫退了。他一边断后,一边督促着众人前行。直到走到地室之前,身形停了下来。只见他大喝一声,手中剑光突然暴涨,地底平生一片猛烈的气流,朝着众狼牙军卷去。

    这气流虽不至于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却极为影响视线。在他们下意识蒙住眼睛之时,刘德景纵身一跃,跳入内室,砰地一声,猛地便将内室那扇奇异古怪的金属大门再度关了起来。

    “该死!!!”狼牙军们见状,纷纷冲到门前,用力地敲打了起来。

    而在门的另一侧,众人却是露出了极为好奇的表情。

    大门没有一点动静,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所有人都相信,关上门的此刻,那一边追击而至的敌人,必定是在疯狂地打砸这扇门。然而身在这一边,却几乎是听不到什么声音,几乎所有的声音都被这门给吸收了一般,显得异样的安静。而这扇之前刘德景看起来十分轻巧的大门,被再度关上之后,居然连丝毫的动静都没有,让他们诧异不已。

    这到底是什么门?一个奇怪的问号出现在了众人脑海之中。

    “走吧。”对于这一点,刘德景也没有任何解释,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便带着众人朝着深处走去。

    一旁的聂宅庭院之中,孟通正和岳行山并肩站着,面上带笑,静等着好消息的传来。他们此刻心情极其轻松,不过想来也是正常,任谁手中捏着碾压性的力量,都会是这样吧。

    “怎么这么久还没搞定,也该出来了吧。”孟通嘴一撇,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想来也差不多了,毕竟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若是对面人人都和之前那小子一样发疯了不要命,是需要花点力气的。”一旁的岳行山笑着劝慰道。

    “他,哼~垃圾!”孟通轻蔑地哼了一声,“一个不知死活的杂碎而已,居然还杀了我那么多士兵。让他就这么轻松的死了,也算是便宜他了。”

    “是,大少爷说得对。这种不知死活的家伙,妄图螳臂当车,死不足惜。”一旁的岳行山神色有些不自然,只得眼角一抽,赔笑道。

    这个时候,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两人回头一看,胡轸带着队伍走了进来,而另外两头的墙上,也同样搭起了临时的坡道,不少士兵出现在了墙头。

    “胡将军,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说,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吗?”孟通看到他们,不由得眉头一皱,不快道。

    “哈哈~~孟公子想太多了,我们可是没有插手的打算。”胡轸眼睛一眯,满面春风地笑道,“只是觉得时间拖得有些久了,怕公子遇到什么困难,所以才安全起见,过来看看。怎么样,孟公子还没完事儿?”

    “哼~~”被胡轸这样小觑,孟通心中一阵不快,不过碍于对方的势力,他也只得哼了一声,说道,“因为他们占着地利,又个个拼死抵抗,所以多费了一些时间,但是想来应该是快结束了。”

    这个时候,大堂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阵骚动。

    孟通顿时眼睛一亮,大笑道:“看来结果出来了!!”

    听他如此一说,四周的官军便不动声色地摆开了架势。胡轸等人的笑容之中,也终于露出了一丝丝的凶光。

    可就在这个时候,几名狼牙军一脸焦急地跑了出来,并没有丝毫获胜的喜悦。

    “怎么回事!!”孟通显然也发现蹊跷,急忙问道。

    “禀大少爷,这聂宅的下面,还有一个诡异的地道!里面有一扇门,他们躲了进去,我们死活都破不开!!”来人急忙回答道。

    “什么!?”这一下,不禁孟通失声叫了起来,就连一旁的胡轸等人也是一脸诧异,原本准备攻击的计划也强行被他再度压制了下来。

    在那狼牙军的描述之下,带队的这几人面面相觑,万没想到还有如此一出。他们急忙命人带路,一起向着地道走去。

    而就在他们前往地道的时候,刘德景等人也已经向着深处又走了许久。这部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陌生的。谁也不知道会通向哪儿,谁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出口。借着闪烁的火光,四周的一幕幕看得他们无比惊奇,奇异的图画和结构,从未见过的墙体物质,让他们不禁困惑,到底是谁,又是什么时候建立了这么一个地方。

    但是,他们没有选择。

    至少不幸之中还有万幸,那就是这一路之上,并没有任何的岔路。尽管又不少地方看起来像是通路,但均被牢牢地封锁了,根本不用操心。笔直的一条道,不管走到哪儿,至少还有希望。只需要这样慢慢地走下去,总会走到尽头。

    可是,事情真的就那么顺利吗?

    就这样不知走了多久之后,就在大伙儿兴高采烈地欢呼看到了出口的时候,突然一声尖叫随即响起,打破了这队伍之中的喜庆氛围。众人纷纷面色紧张地朝那声音的来源之处看去,毕竟在这样的环境和气氛之下,所有人的神经都已经拉到了临界点,再禁不起多少冲击了。

    可人群之中,反应最为强烈的,不是其他人,正是刘德景。原本他和陈到两人走在最后,本是作为一重保险,可此时,听到了这一声尖叫,却如同被针扎了一般,顿时跳了起来,快速朝前冲去。因为这发出这声音的,不是其他人,正是任红昌。

    拨开人群,冲到面前,刘德景一把拉住任红昌,关切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然而任红昌却是双眼通红,眼泪噙在眶中,颤抖着缓缓指向了一处。刘德景顺着她的手指看去,顿时睁大了双眼,瞳孔猛地缩成了一个点。

    怎么,怎么会这样!?

    此时在他面前,蔡文姬脸色苍白,气息也变得极其微弱,似乎陷入了某种昏迷的状态。齐悦眉头紧锁,正抱着她检查着。看到刘德景走来,她一脸严肃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丫头,方才中了箭伤,但一直秘而不发,又走了这么许久。眼下气血流失过多,非常危险。”

    “怎么会?”刘德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情,急忙问道,“气血流失只要伤口愈合便能慢慢痊愈,怎么听你的口气,就像是无药可救一样!?”

    “因为这箭头之上,还有毒。”齐悦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但这一句话,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噗通……刘德景只觉得脑子一阵混乱,直接一下跪在了地上,颤抖地拉着蔡文姬的手,心疼地问道:“难道就没有什么治疗的办法吗?”

    “除非你能解毒,或者有能解毒之人,你会吗?”齐悦的语气极其冷淡,听起来几乎不近人情。听得任红昌脸一红,差点就想骂起来。但是看着刘德景那模样,她还是努力压制了下去,只是狠狠地瞪了齐悦一眼。

    “解毒……”刘德景摇着头,反复地念叨着这一句话。要说解毒,他真不会,而此时唯一能想到的人,也就是张仲景。可即便他能带着蔡文姬跑回楼烦城,就算宋宪不找他麻烦,张仲景在不在还是一个问题。他不敢赌,也不能赌。

    但除此以外,他却是再没有任何办法。这个时候他无比懊悔,为什么自己当初不忍一下,只不过是些皮外伤而已,吃个屁的化清散。结果把仙药给吃完了,否则也不至于落到如此被动的局面。

    “你如果真想救她,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见他如此苦恼,此时的齐悦,又冷冷地说了一句。

    “快说!!”刘德景和任红昌几乎是同时叫道。

    “东南一百五十里,玄武山。”齐悦说着,目光瞟了不远处的卫仲道一眼。

    刘德景闻言转头看去,却发现卫仲道此时脸色同样是无比难看。他对于蔡文姬的心意,不需要任何怀疑,但此时那份纠结的表情又是什么意思?

    此时的刘德景,没有余力去多想,也懒得去多想。直接看着卫仲道,问道:“卫兄,她说的,可是真的?玄武山能解此毒?”

    卫仲道目光闪了闪,最终方才挤出了两个字:“能解。”

    “那好!!二弟,队伍就交给你了!出去之后,齐悦会带着你们去找任大哥,一路上务必小心!”刘德景并不在乎他的态度,直接吩咐了下去。

    兄弟之间无需多言,陈到此时深知刘德景的心情,也没有任何言语,只是点了点头。

    “虎子,跟上我。”刘德景此时抱起了蔡文姬,朝着张辽说了一声之后,又转头看向了卫仲道,“卫兄,你可愿带路否?”

    “我……唉,带。”卫仲道依旧是迟疑了一句,接着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

    “景哥哥……”看着刘德景准备离开,任红昌轻轻拉了一下他的一角,泪眼汪汪地看着他。

    “瑄儿,不是我不愿带你,而是你应该明白。眼前这些人,最终能否逃出生天,一切系在任大哥身上。而你,是不能缺席的。”刘德景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相信我,一旦去了玄武山,治好了文姬,我必定飞速赶回来!”

    看着他的脸,任红昌没有多言,只是默默地放开了手。

    刘德景再度摸了下她的头,便在玄武山众人的引领之下,加快了速度,越过了最前方的队伍,飞速朝着出口走去。

    看着他们消失在视野中,任红昌此时方才收回了情绪,略带不满地说道:“齐悦,你刚才干嘛不直说,还非要卖这个关子?你知道文姬姐对景哥哥有多重要吗?!”

    面对着任红昌,尽管齐悦并不像其他人那般宠溺,但是依旧十分谦卑地一埋头,说道:“回大小姐,正因为知道,所以才不想说。”

    “为什么?!”

    “因为那些顽固不化的臭牛鼻子,一定会各种刁难侮辱他。这救,不是那么好救的。”

    “什么?!”听到齐悦这么一说,任红昌突然面色一变,看着远方的空间,心中不免担忧起来。

    (本章完)

推荐阅读: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仙府之缘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神的鬼故事 太古战龙诀 最强重生:逆天腹黑狂女 太祖墓 豪门甜宠:忠犬楚少宠妻成瘾 离歌之殇 玄天霸体 江东幼虎 先生请让路 触之鳞 带着军团异界游 综漫一切从火影开始 名侦探柯南之黑暗代言人 穿越地下城之大魔王三号 太古拳帝 狠时空 时空学校 无限魔王系统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九回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