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第二天,大家又在为旅程开始有了争执,看得叶倾芩都开始有些后悔和他们一起旅游。

    看着周围美丽的景色,叶倾芩喜欢上这里的景色,心中想着,等到回去以后,在和墨来这里游玩,看了一眼那些人还在讨论,叶倾芩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

    目光随意地巡视了一周,见这个古镇充满着古香之气,让她一眼就喜欢上这里,随意地看了一眼不断争吵讨论的人员,叶倾芩皱起了眉头,淡淡地一眼,已经是她能够容忍地范围。

    她轻轻地退出了这里,自己随意地走在古镇的小镇上街道上,欣赏着周围的景色,看着周围人员叫嚷买卖的声音,叶倾芩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不耐烦。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她随意悠闲逛着古镇的时候,身后有人一直默默地跟在身后,满脸宠溺地看着她,眼中盛满着柔情。

    “你说,她要逛多久,我就纳闷,这个古镇有什么好逛的,都是一群叫嚷的小商贩,哪里有什么看头的。”身后阳光不依地声音,低低地嘀咕着,目光偷偷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墨宸帝。

    “你可以离开。”墨宸帝完全无视他的抱怨,淡淡地开口对他说道。

    “你……,就是知道欺负我,怎么不见你欺负她?哼!”阳光不满地地冷哼道,眼中控诉着墨宸帝的不公平,看得身边的墨亦一阵无奈。

    小主子,主子不宠着主母,那怎么可能的事情,你不是明摆着和自己过不去,非要搞得自己的心情郁闷不可。

    “谁说我不欺负她,我不欺负她,你怎么来的。”

    墨宸帝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有色的话语,气得阳光心中一阵气结,目光更是愤怒地瞪着墨宸帝,只可惜,墨宸帝完全就无视他的存在,气得阳光咬牙切齿。

    “我就是不回去,我就知道,你一定想要我回去后,自己和她一起游玩,我才不会让你得逞了,哼!”

    “我告诉你,我一定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一定要紧紧地跟着你们,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甩掉我,我一定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自从我回来后,你就天天跟着她,就是不让我和她相处,我才不会上当了,我……”

    “你不是不想和她相处,我这不是和你的意。”墨宸帝淡淡地说。

    “谁说我不愿意,你哪只耳朵看见我不愿意的,你一定是故意的,你就是一个坏蛋。”阳光狠狠地瞪着墨宸帝,声音中带着委屈地控诉。

    “你不是连喊她都不愿意,还说愿意?”

    “混蛋,那那明明——”

    “墨昊擎!”墨宸帝淡淡地声音,磁性的嗓音,含着一丝警告,这让阳光一阵语噎,眼中更是透着一丝孩子般的委屈。

    “你……呜呜,你,你就是……欺负,欺,欺负,我,呜呜,我讨厌你,你一直都不喜欢,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把我丢在国外,就是不出现,除了我——”

    “除了我搞事情,你才会出现,你就是这样讨厌我,为何要生下我,我讨厌你们,你们……”

    “……呜呜,我讨厌你,都是你的错,我讨厌你,你们都不喜欢我,呃,我再也不要理你们了……”

    说着,墨昊擎哭着跑开了,这让站在原地的墨宸帝眼神幽暗起来,看向墨昊擎离开的方向深沉幽暗,带着一丝丝幽光。

    “这么多年来,小主子一直都很寂寞,有很多次,我见到他看着外面的孩子,眼中露出向往的神色,有几次我都想告诉主子,可是,都被小主子警告不许打扰你。”

    “主子,小主子一直以来都是非常地优秀,可是,他终究是孩子,还是需要父母的关怀,虽然,小主子他不说,可是,心中还是非常的渴望的。”

    墨亦看着墨昊擎离开的方向,示意暗处的人去跟着,自己留在墨宸帝的身边,对着墨宸帝讲述了这多年来,墨昊擎的事情,这让墨宸帝一阵沉默。

    “墨亦,你话多了。”良久后,墨宸帝冷冷地说道。

    “是,属下知错了!”

    墨亦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心中暗暗一松。主子还是很关心小主子的,不然,也不会多次在明知小主子恶作剧的情况下,还要过去查看一番。

    “过去看看吧,倾倾那边,你让人注意下,我过去看看这个小子。”墨宸帝看着墨昊擎消失的方向,心中一阵无奈,在暗想着,这个小子到底像谁呀,怎么他们两个人一个都不像,不,应该是想倾倾,一样的让人头疼,特别是那双那让无法忽视的双眸。

    就在墨宸帝想要跟随上去的时候,刚才跟随墨昊擎去的两个暗卫,其中一个焦急地现身,对着墨博弈,冷冷地话中带着恭敬,道。

    “主子,小主人和主母在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巷子,突然间消失了,暗一也跟着过去了,我见情况不对劲,过来通知一声。”

    暗卫的声音传入到墨宸帝的耳际,他微微地蹙紧眉头,一脸面无表情地神色,对着暗卫说道。

    “带路!”

    “是!”

    墨亦见情况不对劲,也跟着墨宸帝向着暗卫说的位置走去,眼中噙着一抹担忧和慎重。

    ……

    话说到叶倾芩,一个人在前方,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古镇上来来往往地人,眼中流露出对这里的喜爱。

    就在此时,叶倾芩随意张望的眼睛,无意中注意到了阳光的出现,这让叶倾芩心中一阵惊讶,目光中闪过一丝诧异,看着阳光跑开的地方,不由地跟了上去。

    脚步飞快地跟了上去,看着已经看到身影的阳光,心急地喊道:“小屁孩,你给我站住。”

    “……”在前面跑开的阳光,听见叶倾芩的喊叫,身体蓦地一僵,脸上露出了一丝慌张,很快地镇定下来,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淡淡地转身,看向跑向自己的叶倾芩,眼中闪过一丝丝幽光,脑海中想起了墨宸帝的话,心中犹豫不决,嘴角蠕动着,就是喊不出来。

    “你怎么呢?小屁孩,怎么回事,你跑什么,有谁追你嘛,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古镇,墨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出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嘛,这是怎么回事?”

    叶倾芩还没有等阳光说出话来,自己就已经不停地询问了起来,这让阳光一怔,楞楞地看着叶倾芩,眼中闪过一丝丝莫名地情绪。

    “你喜不喜欢我?”阳光小声地询问道,话就好像含在嘴中,让人听了不清楚,可是,还是让叶倾芩听出了话中的意思。

    叶倾芩没有马上回答他,目光定定地看着阳光,眼中带着前所未有地认真,坚定地说,“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还是很肯定告诉你,我很喜欢你,虽然,有时候,你这个人非常地气人,却还是很喜欢你。”

    叶倾芩摸着阳光的小脑袋,眼中带着一丝柔色,轻柔地说道:“不管别人怎么看你,你在我心中都是那个调皮捣蛋,让人又爱又气得小屁孩,不要想那么多,你还是你,还是我很喜欢的小屁孩。”

    “我才不是小屁孩了,哼,不要以为你这样说说了,我就会喜欢你,我告诉你,我不会喜欢你的,谁让你把我丢……”

    阳光察觉自己说的太多,停了下来,目光不敢看向叶倾芩,双眸不由地看着前方让他感觉奇怪的巷中。

    “什么?”叶倾芩一时间没有听明白他的意思,轻轻地开口问答。

    “没什么,喂——”阳光拉了拉叶倾芩的衣服,指着前方的巷中,低声问道。

    “你觉得,那个巷子有没有点奇怪的感觉,我总感觉,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我,你能不能感觉到。”

    叶倾芩顺着阳光的指的方向看去,见到那个他口中奇怪的巷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竟然也感觉到那股巷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她,让她的心中有些激动,又有些心酸的感觉,这让叶倾芩默默地皱起了眉头。

    她的动作,让身边的阳光察觉到,他担心地看着叶倾芩,心中有些担忧,低低地问道:“你怎么呢,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呦呦,你这是在关心我,我没事,不用担心我,我很好的,不用紧张,我们过去看看。”说着,拉着阳光的小手,想要走去巷中,却被阳光拉住了,止住了脚步,这让叶倾芩疑惑地低下头,问道。

    “怎么呢?不是要过去看看,走吧!”

    “不去了,可能是我的错觉,我们还是回去吧。”阳光拉住叶倾芩的手,不让她过去,心中警惕着周围的情况。

    “没事的,我们过去看看,我保护你,不用担心,我可是学了不少的东西,格斗虽然不是算是天才,也算是可以保护的了你和我自己的,走吧!”

    叶倾芩莫名地,就是想要过去看一下,那里呼唤的声音,好像越来越急促起来,这让叶倾芩心中有些莫名地着急,拉着阳光的手,不自觉地加重力道,这让阳光的心中更加地担心。

    “我不去了,不想过去了,我们还是回去吧,他也过来了,要是让他知道,你又是如此不顾自身安危做这些事情,恐怕又要生气了,我们还是回去吧。”阳光无视心中急迫地呼唤声,拉着叶倾芩就是想要往回走。

    “墨?”

    “他怎么来哦?”

    “我怎么知道,赶紧走吧,不要在待在这里了,你饿不饿?我已经很饿了,赶紧走吃饭吧,我可不想饿着肚子。”阳光有一瞬间的僵硬,很快地消失,对着叶倾芩,就是一阵没好气地说道。

    “好吧,那我们走吧!”

    叶倾芩看了眼前只有几步之遥的巷子,带着阳光准备离开这里,却被一阵大风给瞬间卷走,就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尾随过来的暗卫见了,心中一急,暗一现身,想要拉住叶倾芩他们,也被无情地卷入其中。

    另一个暗卫见了,只能无奈地回头寻找墨宸帝。

    当墨宸帝知道这件事情后,来到这里,见到这里已经恢复平静,他眼神深沉地看着巷子,没有发出一声,周围的气息变得冷厉寒意起来,吓得大家都不敢说话。

    就连接到通知的容希洛和容悦汐她们,也赶来过来,见到的就是墨宸帝一声冰冷寒意的气息,吓得他们不敢出声,默默地站在这里。

    就在大家不知所错的时候,容希洛、容悦汐莫名地就昏迷了过去,这让墨亦心中一诧,示意身边的其他手下,把她们两个人扶起来,就在他准备像墨宸帝说明的时候,墨宸帝的视线,转向了容希洛和容悦汐她们,良久后,开口道。

    “带她们回去,打电话问下云翼、云魁他们?”墨宸帝莫名地交待这句话,这让墨亦心中有些奇怪,却还是按照命令行事。

    只是,还没有等他电话打过去,那边已经带过来电话。

    他接通电话,听到对方的汇报,眼神闪了闪,怪异地看了眼被扶起来的容希洛他们,恭敬地开口,道。

    “云翼、云魁他们也同时昏倒。”

    “……”墨宸帝听到这些,眼神变得更加地幽暗、深邃,眼中闪过一丝危险地神色,心中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

    “回去,去一个地方。”

    “是!”

    大家把容悦汐和容希洛带到酒店,其他人都留了下来,只有墨亦跟着墨宸帝去了一个地方,到了那里墨亦的脑海中浮现出更多的记忆,这让墨亦不适地皱了一下眉头。

    “吸收一下吧,你不用跟着我,我自己进去。”

    “属下明白!”

    看着墨宸帝进入那里,直到身影消失,墨亦才坐了下来,进行吸收能量和蓦然冒出来的那些记忆,他可不想突然间变得走火入魔。

    ……

    与此同时,叶倾芩和阳光被那股力量卷入到陌生的地方,入眼的全是陌生的景色,还有那些金碧辉煌的建筑物,看得叶倾芩他们眼花缭乱,心中有些感触。

    这座金碧辉煌地宫殿的主人,非富即贵,真是不一般。

    “喂,你够了,我们都掉到这个莫名其妙地地方,你竟然还有心情观察这些东西,你有多大条呀,我们还要不要回去了。”

    “废话,当然要回去了,我这不是在找出口嘛,顺便看看这里的景色,是不是很美呀,这里的主子还真的够奢华的。”

    叶倾芩有感而发地说,完全就没有想过,自己在外面的别墅,那里不是也被墨宸帝装饰有多奢华。

    “你别忘记了,你自己住的别墅,也够奢华的。”

    阳光像是就是看不得她的好心情,不由地反驳道,这让叶倾芩嘴角一阵抽搐,心中对这个小屁孩是一肚子火气呀。

    “你一天不找我麻烦,你是不是心里特别的不舒服,去一边去,自己上一边找去,别耽误我发现宝物。”

    “我发现你这个女人,真的是越来越世俗了,难不成,你还想把这些东西都带回去嘛。”阳光对着叶倾芩就是一阵冷嘲热讽,道。

    “那就免了,要是让这个宫殿的主人发现了,我还不被对方给扒皮了,还是免了吧!”叶倾芩摇了摇头,一脸作怪地害怕,轻声笑道,惹得阳光直翻白眼。

    看着阳光的表情,叶倾芩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脸上带着促狭地表情,轻声说道。

    “别像个小大人似的,一副老成的样子,看得让人头痛,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样子,这才对嘛。”说着,习惯性地再次摸向阳光的脑袋,这次却被阳光躲开,一脸不喜地看着叶倾芩,冷哼道。

    “不要摸我的头,再摸下去,我不笨也会因为被你摸了,人变笨了,自己一边看去,我去找出口,哼!”

    说着,傲娇地昂着脑袋,走出叶倾芩的范围,看得叶倾芩嘴角一阵抽搐,脸上的表情更是抽了又抽,看了一眼,不远处那故作镇定的阳光,心中一阵好笑,继续自己的探险。

    随着,叶倾芩的探险,她们很快地,来到这座宫殿的正厅,在这里,叶倾芩她发现了一样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她看着那龙椅上放着的那个盒子,吸引她注意的是那个奇怪的手镯。

    让她感觉奇怪的是,她也有这个手镯,这让叶倾芩不由地摸向盒子中的手镯,无意中看到这边的阳光,注意到叶倾芩的动作,下意识地喊道。

    “不要碰!”

    很可惜,他的动作终究是慢了一步,叶倾芩在接触到这个手镯后,那串手镯瞬间化为一道光,射入到叶倾芩的眉宇间,叶倾芩也在瞬间昏迷了过期。

    暗一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也只能接到叶倾芩下滑的身体,看着昏迷过去的叶倾芩,阳光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慌张,跑了过来,喊道。

    “喂,你醒醒,你不要吓我,你醒来,听到没有,我命令你醒来,听到了没有,不许睡了,你要是敢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听到没有,你醒来——”

    随着他的喊叫,他身上的力量散发了出来,使得这座宫殿晃动了起来,却没有丝毫的破损,这总算让暗一心中偷偷地呼了一口气,他怕,这个小主子一个不高兴,力量迸发出来,把这座宫殿给毁了,那就糟了。

    “小主子,我们先把主母放在床边,或许主母只是一时间昏迷,很快地会苏醒,这样主母放在地上,会着凉的。”

    暗一的话,让阳光放在了心上,他看了一眼暗一,暗一明白他的意思,轻松地抱起叶倾芩,跟着阳光的步伐,向着这边的卧室走去,完全无视卧室中,躺着一个人。

    阳光看着这张精致的穿上躺着的人,刚想伸手把对方拉扯下来,在见到对方的脸颊后,脸上露出了震惊地神色,不由地看了一眼叶倾芩,再次看了一眼床上的这个人。

    “……”阳光心中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心中更是难以置信。

    “这,这位,她,她到底,她,是谁?”

    “我们等了很久了,很久了,久的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她自从沉睡后,就再也没有醒来。”一声低沉又冷漠地声音,在阳光和暗一的身后响起,这让两个人警戒了起来,一脸震惊。

    这个人的出现,竟然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可见这个人的功力有多么的深厚。

    “你是谁?”

    “她的丈夫!”男子的声音再次低沉地响起,这让眼光微微地眯起眼睛,看向来人,见对方完全没有恶意,脸上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心中却依然没有放松警惕。

    “你们真的长得好像,这么多年来,我们都快要忘记了这段记忆了,谁的时间长了,都开始记忆模糊了,可是那个人和她的样子,我们始终无法忘记。”

    说着,来人看了一眼暗一怀中的叶倾芩,眼中流出了一丝怀念的神色,话中的意思,让阳光始终无法放松警惕。

    “把她放在一边休息吧,我想她要接受记忆,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吧。”来人无视阳光的神色,冷漠地解释道。

    “……”阳光见对方完全没有丝毫的恶意,示意暗一把叶倾芩,放在大床上,目光没有放松地紧盯着来人。

    “要出去转转嘛?她还需要很久的时间,才能够清醒过来,我可以给你讲讲过去的事情,一段让大家都难以忘怀的故事,这段故事中,有着很多,最让人难以忘怀的,还是她……”

    随着来人的讲述,阳光也被吸引了,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叶倾芩,示意暗一留在这里保护,自己和来人走出了这个房间。

    除了墨宸帝以外,没有人知道,在叶倾芩昏迷的时候,全国各地,还有八个人在同一时间处于昏迷状态,无论是医生还是专家都查不出对方昏迷的原因,直到后面,八个人陆续在叶倾芩还在昏迷的时候,各自醒来。

    只是——

    在他们醒来后,他们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段,不属于他们现在的记忆,这让他们每个人的心情,莫名地复杂不已,却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情况。

    ……

    与此同时,墨宸帝和墨亦来到这边,留下墨亦一个人,自己一个人进入了这座皇宫,当他进入这座皇宫的时候,除了叶倾芩以外,其他人都陆续地醒来。

    不,应该还有一个人没有醒来,那就是和叶倾芩同处于一个房间的人。

    当墨宸帝进入这里的时候,醒来的人,见到了墨宸帝,脸上露出了惊喜,眼神深处藏着一丝激动,恭敬地对着墨宸帝,喊道。

    “主子!”

    “嗯!”

    “你母亲人呢?”墨宸帝无视其他人的存在,看向墨昊擎,眼中带着一丝冷厉,吓得墨昊擎不敢与他斗嘴,利索地回道。

    “在里面的房间,还在昏迷,他说,母亲在接受记忆,那个记忆是你藏在里面的嘛?我真的是——”

    “……”墨宸帝看着墨昊擎,眼中冷漠,没有丝毫的情绪,看得墨昊擎心中一突,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以往的胆子真的太大了,敢和和这个男人斗嘴。

    或许就是因为她的存在,才会有恃无恐吧,不然,那么多年来,他既想见他,又害怕见他了;自从回到这里后,他就胆子变大,根本不担心墨宸帝会对他如何,原来,他一直知道,或许在下意识中认为,叶倾芩会保护他。

    就如同跌落在这里的时候,叶倾芩也是下意识地保护他,这让他到现在心中都难以平静。

    “人蠢就算了,不要表现出来,这样丢人的不仅是你,连累我们也跟着丢人。”墨宸帝冷冷地声音,带着一丝嘲讽,听得墨昊擎心中一阵气结,恨不得想和墨宸帝比拼一把,以消除心头的愤怒。

    “我发现,你这人真的是让人不喜欢,你一天不消遣我,你心里是不是不舒服呀!”墨昊擎一阵低吼地对着墨宸帝怒吼道,脸上更是气得通红,看得一边的人,眼中闪过一丝幽光。

    “墨少,麻烦你——”苏天阳犹豫了一会儿,目光变得坚定起来,看着墨宸帝,低低地喊道。

    “你们自己能够醒来,为何她不能醒来,这是她自己的问题。”

    墨宸帝完全无视苏天阳的请求,目光冰冷,不含一丝的感情,看得墨昊擎心中一阵唏嘘,有些同情苏天阳。

    越来越觉得自己之前的那段时间,真的是够胆大妄为地,自己都开始佩服起那时候的自己。

    “墨少,你明知道,那是你控制果果的醒来,你在阵法中夹了让果果自行醒来的阵法,我醒来过几次,后来,才发现这个阵法,果果的那里明显的比我们多出一些阵法。”

    苏天阳无视墨宸帝的冷厉的眼神,眼神中含着坚定地神色,看着墨宸帝,希望墨宸帝可以网开一面。

    “墨少,你也不希望倾芩姐醒来,发现果果还没有醒来吧,我们只是希望果果醒来,毕竟,这么多年来,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自己都过来多少世纪了,能够再次出现在你们面前,已经觉得很幸运了。”苏橙汐淡淡地话中,含着一丝忧伤和庆幸。

    “你在威胁我?”墨宸帝危险地眯起眼睛,目光冰冷地看向苏橙汐。

    “没有,墨少多想了,我只是希望你们一家三口能够相聚,没有别的意思,墨少多虑了。”苏橙汐淡淡地话中,含着一丝小心翼翼。

    墨宸帝无视她的小心,走进了叶倾芩待得房间,这让苏家姐弟两个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你们胆子不错,竟敢在老虎口中拔牙。”

    “逼不得已。”苏橙汐听见墨昊擎的话,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心中更是五味杂陈,有些说不出的苦味。

    “没办法,那个人就是这样,一张冷面,害得大家都不敢说话,我就纳闷母亲大人怎么就爱上这样的男人,如果我是女生,绝对离这样的男人远远的,绝对不会和他接触。”

    “我都怀疑,对方会不会害我消化不良……”墨昊擎不停地抱怨,听的姐弟两个人哭笑不得,一脸无奈懵逼的状态。

    良久,苏橙汐才低低地说出一句话。

    “他是你的父亲。”

    她的话,让墨昊擎嘴角一僵,脸上的表情抽了又抽,过了一会儿,才淡淡地开口说,“出生改变不了,实属无奈啊!人生苦矣!”

    他的这番念叨,让姐弟两个听了,嘴角一阵抽搐,脸上的表情更是无奈。

    “……”

    ……

    与此同时,墨宸帝再进去后,暗一就自觉隐身离开,墨宸帝看着像是熟睡的叶倾芩,脸上的表情似无奈又似宠溺,最后,化为浓浓地爱意,他轻轻地抚摸着叶倾芩的脸颊,轻声细语,道。

    “倾倾,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呀!”

    随即,在另一边叶果那里,手上随意的浮动了几下,只见叶果幽幽地醒来,目光触及到墨宸帝,眼中露出惊喜,震惊,还有思念,泪水顺着两颊倾泻而出,哽咽的喊道。

    “父亲!”

    良久后,墨宸帝才淡淡地开口,道。

    “去吧,他们在外面等你,这里有我陪着你母亲。”

    “母亲她——”

    叶果震惊地看着床上躺着的叶倾芩,脸上露出惊喜又激动的情绪,一脸不可置信,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道。

    “母亲她,她出,不,回来了,我,我终于可以,我再也不担心见不到了,我,父亲,母亲她,她真的回来了,我……”

    “是的!回来了,倾倾回来了!”

    ……

    一个星期后

    在京都的大型体育馆,里面可以说,装饰的金碧辉煌,灯光五颜六色,忽明忽暗,缠绕着,悬挂着,让人看了赏心悦目,极尽奢华。

    片场不时地走动着工作人员,他们吆喝着的声音,实时地回荡在现场,会场的观众席上,还是看不到观众的出现,透过为敞开的门,能够看到体育馆外一片拥挤,人山人海的歌迷粉丝,竞相争后的眺望着会场情景,目光不时地观看着,看能不能看到自己的偶像出现。

    音乐会还有一段时间才要开始,暂时还能进入现场,这些歌手的粉丝,都围在通道的两边,等待他们偶像的到来。

    等了一会,陆续地有不少的歌手出现,还能依稀地看到当红小红,大家的叫嚷声,怒喊了起来,大家有的举起相机、有的拿起签名本、有的喊着歌手的名字,而这些歌手不时地向大家,打招手就进场了。

    粉丝们见到自己的偶像,和他们打招呼,尖叫了起来,现场气氛一片火热,一片热情不已,就在这时——

    一脸加长型轿车停在了现场,现场的警卫,更加地利索地围挡着周围热情如火地歌迷,歌迷们见到这样的情景,眼中露出了一丝丝疑惑与惊奇地神色,探着头,看着那辆车子,等待里面出来,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

    引起这么大的动作,到底是哪位歌手,让这些警卫,会有如此高的警戒,心中对这个人充满着好奇,这可是,在演唱会上,没有丝毫的透露的,这让现场歌迷心中,无比惊奇又难掩好奇之心。

    到底是哪位歌手?

    大家的心中都在猜测着,目光专注地看着他们好奇的车子,久久未见人下来,然而,车中的人不疾不徐地,悠闲自得地待在车上,脸上带着笑容,暗藏在笑容背后的是浅浅的不安。

    “你说,她到底来不来?还是,她还是不能够原谅我呀!我好怕呀,我怕她会不来,到底该怎么办……”

    一声轻柔的声音,伴随着懊恼的不安,这让车中的另一个人,眼中闪过无奈的宠溺,悦耳动听的声音,磁性的低语道。

    “她会来的,不用担心,而且,你是知道的,她根本就不会怪你的,你明知如此,还这样不安,这不是还自己找罪受。”

    “喂,你是我的经纪人,怎么不帮我,干嘛帮着外人呀!啊你这是叛徒的行为,哼哼!”

    女子轻柔的嗓音,带着一丝狡黠的笑容,满面笑容可掬,看得男子轻轻的摇头,无奈地说,“别闹了,时间快到了,你还不下去,他们应该也到了吧。”

    男子这边说着,目光随意的看了一眼外面,见到外面的情景,见到了他们刚才谈起的人,从车上下来,男子眼神一闪,沉沉地说。

    “他们成长了不少,都能够独挡一面了。”

    “看来,不仅我成长了,他们一个个都长大了也不枉她为他们付出了这么多,也算对得起她的付出了这么多啊!”

    女子的目光也看向外面,低低沉沉地说道,这让男子轻悦一笑,脸上带着一丝一缕的纵容。

    “下去嘛!”

    看着人山人海的人已经陆续准备进场,男子低喃道。

    “走吧!”

    女子说着,准备下去,却被男子拦住,无奈的说道,“让他们准备好,他们那边还没有进场,你现在下去,不是明摆着被这群歌迷拦在半道上呀,那你还怎么进场呀!”

    “嘻嘻嘻……”女子脸上露出笑容,轻轻一笑,让心更自在一些,男子脸上挂着无力的感觉。

    “你呀,这几年真的越来越顽皮了,越来越疯狂了。”

    话音刚落,车门被敲打的声音响起,男子轻声细语说道,“走吧!等会注意安全!不语在胡闹了。”

    “收到,老大!”

    “你呀!”

    说着,男子拉开车门,走出了车子,让一个个伸长脖子的歌迷,一阵唏嘘,脸上露出一丝一缕的失望,当女子随即出来的时候,现场蓦地一片寂静,紧接而来的是,歌迷尖叫的声音,呐喊声,激动的吼吼叫声,震耳欲聋。

    “夜天使……”

    “天后,是天后,我们的夜天后……”

    “天呀,我竟然看到夜天后,我的偶像大大……”

    “……太让我激动了,啊,我要晕了,晕了……”

    “天呀,我要疯了疯了,太疯了疯了,我今天太激动了……”

    “让我难以置信,让我真的难以置信的……”

    “……”

    “……天呀!神呀!……”

    “……”

    这情景吓得女子下意识地一颤,幽幽的嘀咕着,“真是疯狂的一群孩子,吓死宝宝了,呼呼(~o~)zZ”

    男子听见她的嘀咕,无奈一笑而过,护着她,从一群疯狂的歌迷手中护送这名为夜天后的女子,走出了一疯狂的人群中。

    ……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已经进入现场的自由阴魂的组合,看到从车上下来人,柯俊熙淡淡开口。

    “是她!”

    “听说,她这几年混的不错呀!可是比我们还要出名了,这次受邀请也不是不无可能,而且,她的个人演唱会,也要开始了,到时候可能还要去捧个场。”

    他的话让在场的其他人附和道,“的确,这几年,一直都听到她的信息,据说很多的剧本想要她去串演,或者请她当主角,她都是视而不见,听说,她的身后有人服扶持!”

    “是那个人吗?”

    “不是,是那个人的可能性不大,那个人这几年都没有干涉这些,就是我们也是全权放开给辛阳大哥和悠悠姐,就连两个小不点,她都没有联系,她是全权放开了。”

    “这几年也辛苦了悠悠姐,要带两个妹妹,还要发展公司,真的辛苦了。”柯俊熙淡淡地开口,道。

    “不过……”

    柯俊熙的眼中闪过促狭的笑意,对着封明轩暧昧地笑笑,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行动,在不行动,就没有机会了小不点的行情,可是很不错的!”

    “你很闲。”

    封明轩冷冷地看着柯俊熙,嘴角勾起一丝嘲弄,对着他冷言冷语警告道。

    柯俊熙打了一个寒战,哆嗦的说,“别,我错了,千万不要打我的报告,不然辛阳大哥会折磨死我了。”

    想到辛阳这几年的手段,心中一阵害怕。

    “滚。”封明轩对着柯俊熙冷哼道,声音中带着怒意。

    “她过来了。”

    齐翔温和地开口打断他们,淡淡地话语中带着一起轻笑,这让其他人一阵无奈,每当这个时候,那就代表齐翔已经到了容忍点,如果他们在不收敛,等会受伤的人,会是他们两人。

    “知道了。”柯俊熙嘟嘟囔囔地应道。

    看着对方过来,柯俊熙摆了摆手,和对方打招呼。

    “好久不见啊,大明星!”

    “我是大明星,你们也差不多了,我可是听说了,你们的组合如今可是”家喻户晓的存在,我的没错吧。”夜天后一脸轻笑地看着他,眼中含着笑意。

    “好了,该进去吧,不然歌迷都要开始进来了,到时候,你们等会儿又走不了。”和夜天后一起的经纪人,淡淡地提醒大家。

    “啊——,对呀,走了,快走了。”

    “刚正经几分钟,又原形毕露了吧!”

    “……”齐翔的一句话感慨万千,让大家轻笑出声,就在他们说笑的时候,和他们分开的温博也走了进来,如今,他已经不叫温博了,换回了自己原有的名字,这让柯俊熙他们见了,淡淡地扫视一眼,没有说任何话,直接走人。

    “不错,长大了!”

    夜天后看了一眼柯俊熙,眼中含着笑意,一脸笑容,淡雅的说,这让柯俊熙不雅的直翻白眼。

    “你倒是越活越回去了,看来你家经纪人把你宠的无法无天了。”柯俊熙冷嘲热讽说。

    “没办法,我家经纪人喜欢,你也可以让你家的那位可以多宠宠你呀!”夜天后一边走,一边对着他起风凉话。

    “一边去,我的心情不好了,明知我家经纪人大人越来越铁血,还这样刺激我,你不刺激我你们是不是心里特别不舒服呀!”柯俊熙一脸无奈地对着他们,一阵不爽地嘀咕。

    “习惯就好!”夜天后无视他的瞪视和不满,淡淡地开口,离开,这张柯俊熙一阵气结。

    柯俊熙见了一口气咽在心口,下不去,看得大家直摇头。

    “俊熙,好久不见。”

    温博和善又低柔地声音,传入到大家的耳际。

    “嗯。”柯俊熙淡淡地开口说,随即,不冷不热地说,“我们还要准备,先走了。走了,兄弟们——”

    完全不给对方机会,带着其他人离开现场,留下温博现在那里,脸上露出阴沉沉的神色,眼中闪过一丝冷酷无情嘲笑,看得他身边的组合其他人心中一阵哆嗦,默默地站在他的身后。

    良久,传来他阴沉又冷厉的声音。

    “走吧!”

    ……

    跟着所有的人都进场了,演出即将开始,看着观众席上有ag亚游网址各地的粉丝,一些歌手的心情显得有些激动,只有一个人,一脸无趣的把玩着手中的手机,心中显得有些焦虑,只是脸上没有丝毫的显露。

    “不用紧张,她会来的。”

    “我又没有给她发邀请函,她怎么来?”夜天后显得有些蛮不讲理,这让经纪人心中一叹。

    这是谁不让他,把邀请函发给对方,说,自由音魂的人,已经有人送去,就不要在多此一举,现在又在抱怨,害怕,经纪人心中一阵无奈。

    “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

    “不要!”

    对方有些赌气的说,看得经纪人心中一阵无奈的感觉,微微一叹,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幽光,不咸不淡地说,“那就算了,我们就不请了。”

    “你——”

    就在他们争论这个的时候,被他们的对象,这才慢悠悠地走进会场,叶倾芩观看着演唱会现场,眼中露出一丝欣慰,淡淡地开口说,“看来,这几年他们几个人的成就,很了不起,在外面就能听见他们歌迷呐喊疯狂的声音。”

    “主子要想,也是可以的。”容希洛俏皮的话中,带着一丝信任。

    “我还是不用了,这样就很好,有墨,有孩子陪着我,我觉得这样很好,唉!真的想想都觉得亏大了,我才这么年轻,就有儿有女,感觉有点……”

    “怎么?你想抛下我们?”

    叶倾芩的话被阳光狠狠地打断,话中带着不满,这让叶倾芩嘴角一阵抽搐,直在心中泛着嘀咕。

    她哪里敢,到现在对她都一肚子火气,她哪里还敢有意见呀!

    “我哪里敢呀!”叶倾芩有些委屈地嘀咕着。

    “没有就好,我们快点吧,演唱会快开始了,在不快点就要迟到了。”

    说要,完全若无其事的向着前方会场走去,这让其他人哭笑不得,无奈的直摇头。

    “墨,你儿子欺负我——”

    “乖,晚上我换你欺负我。”墨宸帝低沉暗哑的声音,磁性地说着。

    “……”叶倾芩听见他的话,一阵无语,心中直翻白眼。

    “……走吧!”墨宸帝无视她的态度,淡淡地开口说

    “……”

    很快的大家都进去会场,叶倾芩看着人山人海的人,心中有些轻轻地触动,看着装饰设计风雅辉煌的舞台,叶倾芩的眼中露出了欣赏。

    就在此时,夜天后终于抵制不住心中的想法,让经纪人出去看看,在经纪人在外面没有见到他们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想了想,脑海中想起,向着会场走去。

    到了会场,目光不停地扫视会场,终于在特殊嘉宾那里见到了,他家艺人相见的人,想了想走了过去。

    当叶倾芩见到来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淡淡地收回,看着对方,良久后,对方的目光中含着复杂,恭敬地喊道。

    “主子。”

    “你怎么在这里?”

    “主子,这还需要我说嘛!”经纪人脸上作出无奈的神色,这让叶倾芩眼神一闪,眼睛亮晶晶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的笑容。

    “她没有给我发请帖!”

    “她说,你有了自由音魂的请帖,应该会到。”经纪人继续淡言道。

    “那她没事着急什么!”

    “……”叶倾芩淡淡地话中,泛着无奈的嘲讽,这让经纪人一阵无语。

    “你过来是为了什么?”

    叶倾芩无视他的沉默,淡淡问道。

    “她想见你一面,后面她有全球个人演唱会,恐怕,见面机会会没有。所以——”经纪人欲言又止道。

    “你还真的为她考虑。”

    “……”经纪人再次沉默。

    “走了,不打趣你了,免得,那个家伙心疼你。”叶倾芩看着对方,再次说道。

    “……”

    “……走了!”

    看着离开的叶倾芩,墨宸帝看了一眼,并没有跟着,目光收回,随性地落座座位上,目光微微地闭上,脑海中想起在宫殿的事情。

    话说叶倾芩那边,在来到后台,见到了大家的忙碌,目光清浅,跟着经纪人来到夜天后的专属房间。

    轻轻的敲门声,听见里面低柔地声音,叶倾芩眼神一闪,眼中露出丝丝缕缕的危险,跟着经纪人走进房间,看到依靠在沙发上的人,清浅的话中,带着一起欣喜,喊道。

    “夜天后……”

    听到这声音,沙发上坐着的人,身体蓦地一僵,睁开眼睛,震惊又呆呆地看着叶倾芩,良久……

    “芩芩——”

    ……

    演唱会结束后,夜天后于是开启了自己的全球演出,京都是她的第一站,后面她邀请自由音魂的五星组合成为她的特约嘉宾,同台演出。

    属于他们的人生精彩,在继续的绽放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百炼成仙 最终进化 宠魅 火爆天王 唐砖 官术 光明纪元 全职高手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冷情总裁VS纯情冥妻 一纸暖婚:顾小姐请签字 给我差评 庄园之梦 作妖纪 凛然妖气 末土纪元 喵道兄,请留步 变身最皮萝莉 这ag亚游网址的土著好凶猛 魅惑芳华 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闪婚隐形大BOSS 农家悍女:嫁个猎户宠上天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重生娱乐圈:盛宠隐婚影后 豪门婚恋之暖婚萌妻 错嫁权臣:倾国聘红妆 绝世驭兽之妃常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