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陈家祖地,会议大厅内。

    陈天佑与大长老几人撕破脸皮,四长老直接摔碎了桌子上的茶杯。

    这是早已约定好的暗号,守候隐蔽在会议室外的数十名玄武卫队成员听到动静后,立即破门冲了进来,将大长老几人团团包围。

    一时间,会议室内,气氛剑拔弩张起来。

    “陈天佑,老四,你们难道想要造反吗?”

    三长老见状,心中大怒,他拍案而起,看着四长老和陈天佑两人,大声呵斥。

    “你说是造反,那就是造反吧。”

    陈天佑见局势已经被他掌控,心中顿时底气十足,他不屑地看了三长老一眼,冷笑不已。

    “原本只要你们愿意支持我,并且奉我为主,我是不愿意使用这种手段的。”

    陈天佑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大长老三人。

    “可惜,你们不识时务,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天佑说着,眼中闪过阴毒之色,他咬着牙齿,语气森然地说道。

    “给你们一个机会,把各自的令牌交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陈天佑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獠牙,他不怀好意地看着大长老三人,一拍桌子,冷声威胁道。

    陈家祖地的四大卫队,每一支卫队都有属于各自的一枚令牌,分别是青龙令,朱雀令,白虎令,玄武令。

    这四枚令牌,就像是古代军队的虎符,象征着军队中最高的权力,能够调兵遣将,号令百万雄兵。

    见令如见人!

    只要得到这四枚令牌,就能调动陈家祖地四支卫队的成员。

    “陈天佑,你这挨千刀的家伙,不要在这里做白日梦了。”

    “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把令牌交给你这种良心被狗吃了的混蛋。”

    三长老是脾气火爆的人,他最沉不住气,立即扯开了嗓子怒骂道。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什么境地了。”

    陈天佑闻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冷哼一声,语气森然道。

    随着陈天佑话音落下,两名玄武卫成员上前,抓住三长老的身体,拳脚像是雨点般,落了上去。

    三长老自身实力也是不弱,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得了他的身,但就在他准备还手之时,突然感觉到全身虚弱无力,使不上一丁点的力气。

    大长老和二长老两人见三长老被打,正想要出手帮忙,却也发现了不对劲,他们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无法站起身来。

    “软筋化骨散,茶水有毒!”

    大长老脸色顿时一变,他骤然看向桌子上摆放着的茶杯,失声喊道。

    “卑鄙,无耻!”

    二长老脸色难看至极,他看向陈天佑和四长老两人,恨得咬牙切齿。

    “混蛋,有种你就把老子打死,否则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三长老被殴打,一声痛呼也没有发出,他双眼瞪着陈天佑,恨恨道。

    “停手。”

    陈天佑大手一挥,让两名玄武卫成员,停止了对三长老的殴打。

    “三长老,你不愧是陈家有名的硬汉,在下佩服。”..

    陈天佑漫不经心地走到三长老面前,抬手捏住了三长老的下巴。

    “但是,我倒要看看,你的嘴究竟有多严实!”

    说完,陈天佑一拳打在了三长老的小腹上,脸色狰狞。

    三长老闷哼一声,疼得全身都剧烈地抽搐起来,但他却一言不发。

    “你们继续打,打到他肯把令牌交出来为止。”

    陈天佑甩了甩有些发疼的手臂,对站在一旁的两名玄武卫成员,吩咐道。

    “是,主上。”

    两名玄武卫成员得令,立即上前架起三长老,开始拳打脚踢起来。

    “大长老,二长老,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你们不想落得和三长老一个样场的话,就乖乖地把令牌交出来,这样还能少吃点苦头。”

    随后,陈天佑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大长老和二长老两人,好言相劝道。

    “祖训有言,陈家死士被敌人俘虏之时,就是报效家族之刻,你想让我们交出令牌,无异于白日做梦。”

    大长老脸色严肃,怒视着陈天佑和四长老两人,正气凛然地说道。

    或许是意识到大长老想要做什么,站在一旁的四长老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右手握住大长老的下巴,防止大长老咬舌自尽。

    其他玄武卫队的成员,也是如法炮制,使得二长老和三长老两人,连咬舌自尽的机会都没有。

    “大长老,你们以为咬舌自尽,让我找不到令牌,我就不能掌控陈家祖地的力量了吗?”

    陈天佑却是大笑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长老闻言,脸色一变,不禁下意识地反问道。

    “哼,为了这一天,我已经准备了整整五年时间,即便你们不交出令牌,我也有办法让所有的陈家死士,听我号令。”

    陈天佑冷哼一声,沉声说道。

    陈天佑的话,让大长老沉默了起来,因为他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有可能是陈天佑在骗他也说不定。

    此时,三长老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了,他被丢在地上,昏迷了过去,失去了意识。

    “二长老,把令牌交出来吧,这样也能少吃点皮肉之苦。”

    陈天佑看向二长老,冷声威胁道。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二长老闻言,怒目圆睁,他看着陈天佑,没有丝毫服软。

    “死鸭子嘴硬,给我打。”

    陈天佑的耐心快要被磨光了,他阴沉着一张脸,喝令道。

    很快,二长老也被打昏了过去,但二长老到失去意识,都没有开口。

    “大长老,你呢?难道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虽然陈天佑对大长老不报任何希望,但他还是开口问道。

    “有,我当然有话要和你说。”

    出乎意料的,大长老似乎有服软的趋势。

    陈天佑闻言,心中顿时一喜,连忙看向大长老。

    “你过来,藏令牌的地方很隐蔽,那里是陈家祖地的机密,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比较好。”

    大长老笑道。

    陈天佑心中警惕,但经不住想要知道令牌下落的诱.惑,他想了一下,还是将耳朵凑到了大长老的嘴边。

推荐阅读: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天才相师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修仙道无境 亡灵的黑暗旅途 在美利坚当大咖 荣耀首领 候爱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猎杀千年 超强鬼神系统 大仙官 超宇宙基因武道 重生军嫂逆袭记 喜剧天王 纯阳道士 荣耀镇魂 最强大债主系统 恐怖女王[快穿] 海贼之无限波动 我真不会推理 某美漫的幻想具现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