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秦松沐不知道之前在这间病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由愕然望着女儿,希望她能给出答案。

    秦朵朵自然不方便把魏青霞刚才的话讲给老爸听,立即回避了他的目光,而是站起身来:“爸爸回来了?我该看看莉莉去了。”

    秦松沐赶紧制止女儿:“你先不要去找莉莉。她的生父正跟她在一起呢。”

    魏青霞红肿的眼睛一亮:“那个男人真的来了?”

    “嗯,他们一家也正演绎一场动情的画面。但不知你俩是怎么回事?”

    魏青霞一看秦朵朵不搭话,就知道她还沉浸在痛苦之中,自己只好张开嘴解释了:“我俩没啥。也许是我跟她交待自己一些身后事,让朵朵接受不了了。她一哭起来,我的眼泪也存不住了。”

    秦松沐心头一震,不禁失声责备:“你跟朵朵瞎说什么?什么’身后事‘呀?简直是乱弹琴!”

    秦朵朵一看老爸在责怪魏妈妈,赶紧在一旁插嘴:“爸爸别怪魏妈妈了···她都是为了您好···”

    秦松沐何尝不知魏青霞的心理?他迟疑一下,便把满脸责怪的表情化作了怜惜,冲女儿一挥手:“你出去一下。我有话要对魏妈妈讲。”

    秦朵朵一想老爸目前不让自己去找小莉莉,不由愕然道:“那我去哪?”

    “你今晚要住在上面宿舍,就先去那里休息一下吧。”

    秦朵朵思忖一下,便一声不响地离开了病房。

    她一走出五病区,并没有按照老爸吩咐的那样,而是搭乘电梯下到了二楼。她要去找方晓婉。

    秦松沐等女儿一关闭房门,便情不自禁地把满脸委屈的魏青霞抱在了怀里。

    “青霞,对不起···我不该对你急。”

    魏青霞这时感受到他的温存,显得无比的陶醉,很温柔的语气:“这没啥,我知道你为我心痛。”

    “既然知道我心痛,那你就一定要振作起来,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好不好?”

    魏青霞一副无奈:“唉,我如何做到让你不失望呢?”

    “只要你听从我的话,配合医生去做手术。如今,赵彤和她的老师已经为你制定好了手术方案。你只有接受手术,才有可能遏制住体内正在扩散的癌细胞,并有可能最终战胜癌症。”

    魏青霞在此时并不想扫他的兴,于是拖延道:“请你再给我一段时间好不好?”

    秦松沐又急了:“不行。你的病情不能再耽误了。唉,假如凭你刚入院时的身体状况去手术,也许现在不是这个样子了。”

    魏青霞不禁苦笑:“你这话说得对。也许我早就变成废人了。甚至早就死在手术台上了,也就没有跟你在一起的这段人生的精彩时刻。”

    秦松沐心头又是一震,迟疑一下,终于做出了表态:“青霞,我们可以再手术之前,把结婚证领了。甚至可以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咱俩要成为名副其实的夫妻。这样,你就可以不带任何遗憾的心理去接受这次手术了。”

    魏青霞听他这样的一说,又不禁流出了热泪,但她却断然拒绝了:“不行。我要等自己手术成功之后,才能考虑跟你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

    秦松沐一听,顿时露出了惊喜:“难道你同意接受手术治疗了?”

    “嗯,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你有什么样的要求都尽管说。我一定争取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我想等过完我的生日在接受手术。”

    秦松沐眼睛一亮:“你的生日?什么时候的事?”

    “不算今天,还有11天的时间。”

    “11天?”秦松沐眉头拧成了一团,“这恐怕太久了吧?”

    魏青霞赶紧表示:“你放心吧,我一定能挺住的。”

    秦松沐还是表示异议:“恐怕不行。等你接受完手术,再过生日不迟嘛。”

    魏青霞摇摇头:“不行。我今年的生日很特别。因为有你和朵朵陪着我。我这半辈子几乎没过生日,所以想过一个意义非凡的生日。”

    “这···”

    秦松沐陷入了纠结之中。

    魏青霞皱着眉头解释:“我一旦先接受手术,恐怕要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了。而且,像我这种情况,并不是一次手术就可以完成的,还要连续做几次手术。假如我过生日的那天,正赶上做二次手术,那我岂不是在痛苦中过生日吗?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秦松沐迟疑一下,才做出了表态:“那我找赵大夫商量一下。”

    “你可以找她商量。但我的态度就是必须先过生日再做手术。”

    秦松沐无奈地摇摇头:“我先去征求一下她的意见再说吧。”

    魏青霞“嗯”了一声,眼看秦松沐离开了病房,等房门一轻轻地关闭,不禁扑倒在床上抽泣不已。

    秦松沐来到医生办公室的时候,正逢赵彤利用电脑开医嘱,为了不影响人家。他只好等候在一旁。

    再说方晓婉回到自己所负责的病区后,立即接到手下一名医生的汇报:“你总算回来了。冯鼎文已经找你好几次了。”

    方晓婉一听,表情顿时紧张起来了,因为老者最近的病情出现了恶化。她也清楚他为了完成目前的作品,正努力克服病痛带来的不适。

    难道他挺不住了吗?

    方晓婉二话不说,立即从医生办公室跑向了老者的病房。

    “冯伯伯!”

    当她推开老者的病房房门,却发现老者正独自靠坐在病床上沉思。

    方晓婉一看他连氧气管都没有插,并不像呼吸急促的样子,不由心神稍定,一步步靠近床边,小心翼翼地询问:“您找我有事?”

    老者一看她终于回来了,不禁湿润了双眼,并轻轻地点头。

    方晓婉一副懊悔:“冯伯伯···对不起···晓婉这段时间疏忽了您很多···都怪我不好···您感觉哪里不合适?”

    老者向她投去一幕深邃和爱怜的目光:“孩子别难过,伯伯目前挺好的,就是想你才想见你。”

    方晓婉心头一热,本想利用听诊器检查一下老者的肺部,但这时却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脑袋依靠在老者的肩膀上。这个举止在任何医患之间都可能是从所未有的互动。

    老者这时突然沉着脸质问:“晓婉,我家的老房子真被你给卖了吗?”

    方晓婉心里一惊,立即抬起了脑袋:“是呀。这都是去年的事情了。您为什么问起它?”

    “可这件事情都是你一手操办的,任何卖房的证据都没有给我。”

    “您···当初不是对我绝对信任吗?难道你现在怀疑我不成吗?”

    老者一看她惊慌失色的样子,心里不由一软,赶紧解释:“晓婉你别急,我只是怀疑当初没有经过我亲自签字,你是怎么做到的?”

    方晓婉心里稍微放松一点:“唉,您家那两间房子几乎变成危房了。人家买房时,根本不在乎谁签字,只要把房本交给人家就行了。”

    老者一脸狐疑:“晓婉,我当时并没有仔细想,现在突然感觉这件事情很不符合逻辑。”

    方晓婉眨了眨大眼睛:“冯伯伯,难道你怀疑我没有出售您的那两间平房?”

    老者肯定地点头:“不错。我现在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蹊跷。”

    方晓婉终于明白他着急要见自己的原因了,由于不清楚对方是在哪个方面看出了破绽,于是继续掩饰:“您就不要瞎琢磨了。假如您的那两间老房子不卖,您这一年来的医药费是哪来的?”

    老者一看方晓婉一直不肯说实话,便只有把事情挑明了:“我今天突然接到拆迁办的电话,要对我家的老房子进行拆迁改造。假如那里的产权已经不属于我了,那他们会直接联系我吗?我后来通过拆迁办已经证明那两间老房子的产权还属于我。你能解释这一切吗?”

    方晓婉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过了半晌,才向老者惊喜道:“原来那里改造了?真是太好了!冯伯伯,我要祝贺您了。”

    老者长吁一口气:“如此说来,你当初卖我家的老房子是假的了?”

    方晓婉再也不能隐瞒,只好点点头:“是的。因为那两间房子太破了,面积也小,所以卖不上价,我就帮你保存下来了。”

    “那你为什么要隐瞒我?”

    “因为您的退休金和医保都无法满足您在这里的治疗花销。我为了让您安心养病和写作,就不得不跟您老撒了谎···”

    此刻的方晓婉就像做错事的小女生,涨红了俏脸,并垂下了头。

    老者的呼吸有急促起来了:“那我这一年的医药费是哪来的?”

    “都···都是我为您垫付的···”

    “你···你哪来这么多的钱?”

    “我利用我几乎全部的工资。”

    老者顿时老泪横流:“我的傻丫头呀···你干嘛如此苦了自己?”

    方晓婉眼睛也湿润了:“我在一年前就听了您讲述家里的情况,知道您对那两间老房子有感情,而且它又卖不上价钱,所以我就偷偷替您保存下来了。”

    老者一听,顿时回忆起一年前的情景——

    当初他刚刚入院不久,因为身边没有任何亲人,所以有些事情就由刚提升为三病区主治医生的方晓婉帮忙。

    方晓婉根据护士长的反映,便亲自找老者谈话:“冯伯伯,您老真的没有别的家属吗?”

    老者当时情绪很低落,无力地点点头:“唉,这就是我的悲剧呀。孤独了一生,临到老了,还患了这个要命的病。我现在只能把自己交给医院了。”

    “可是您的社保工资和医保加在一起,也不够在这里一半的费用呀?冯伯伯,假如您有儿女的话,就告诉我吧。他们有责任管您的。”

    老者神色一片黯然:“晓婉闺女,我跟你讲的都是实话。你以为我跟自己的儿女置气吗?难道你需要我发誓不成?”

    方晓婉这时对老者一片同情,赶紧表示:“您不要激动。我相信您了,会帮您老想办法节省一些费用的。”

    老者摇摇头:“我知道住在这个地方等死所需要的资金缺口。你就算是这里的主任,恐怕也帮不了我呀。”

    方晓婉一听便急了:“您老怎么说在这里‘等死’呢?难道对我们医生不放心吗??”

    老者淡然一笑:“我患了肺癌晚期。难道不清楚自己会面临什么结局吗?我本来不想住在这个已经放弃积极治疗的康复病区了,但也不想在临死前,身前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所以,才选择住在这个地方等死。因为虽然没有亲人,但起码眼前有你们这些白衣天使呀。如果由你们把我送走了,那我也可以瞑目了。”

    方晓婉被老者的一番伤情的话弄得热泪盈眶,又赶紧安慰道:“冯伯伯,您老请放心,我从此就是您的亲人,会一直照顾您的。”

    老者用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晓婉闺女,你愿意帮我办一件事吗?”

    方晓婉连连点头:“当然愿意。到底什么事,您尽管吩咐吧。”

    “我虽然无儿无女,但家里还有两间老房子。唉,我从小一直居住在那里,对那两间老屋充满了感情,本来舍不舍变卖的。可是,我这个人都已经朝不保夕了,还留恋那个身外之物干啥?你能帮我卖掉它吗?”

    方晓婉看着老者眉宇间的不舍,心里愈发不忍:“既然那是两间老房子,还是留在纪念吧。再说,就算卖了它,对您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呀。”

    老者赶紧表示:“闺女,你知道咱俩海河目前的房价吗?”

    方晓婉摇摇头:“我是从外地调过来的,也根本不想在这里买房,自然不会过问这件事。”

    “唉,目前海河市的一般房价都快超过两万一平了。我那两间老房子虽然面积小,还偏僻一些,但也可以卖上好几十万呢。这些钱还不够我在这里终老吗?”

    方晓婉连连点头:“那一定够了。”

    老者又长叹一声:“它也许是我在这个ag亚游网址上仅剩的最后一件东西了,可惜我还是保不住它。不过,它对我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念想了。因为没有为谁去继承的。”

    方晓婉鼻子一酸,沉默不语。

    老者继续道:“晓婉,我现在把你视作亲闺女一样,把卖房子的事情全权委托给你了。你把卖房的钱款都打在我住院的账号上吧。”

    方晓婉这时闪烁一下大眼睛:“冯伯伯,难道您就这样信任我吗?”

    老者点点头:“你现在对我来说,是最值得信赖的亲人。”

    方晓婉的大眼睛里顿时噙满了泪水。

    当老者回忆到这里,顿时醒悟道:“怪不得你当初没让我出面呢。原来你根本就没有卖那两间房子,并用自己全部的工资来替我垫付医药费。”

推荐阅读:胜者为王 武林高手在校园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仙府之缘 美漫符箓大师 大宋太子 重生西游之齐天大圣 修仙宅斗两相误 校花之至尊高手 霸宠甜甜圈:夜少,别乱撩 元始邪尊 低维游戏 被校花打脸之后 那世今生 我当玉帝的那几年 重生武神时代 最强原始霸主 逆修封神 逆天神帝 长风万里尽汉歌 重生之华夏食圣 黑龙布道者 海贼之火山猎人 天书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