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墨子逸 书名:天决战场_天决战场无弹窗_天决战场最新章节

    当时姜陵来到走廊拐角,探头看到了两个相对的房间,一个开着门,一个关着门,他的注意力便被那扇开着的门吸引,当检查到那开门的房间是安全的之后,他终究是放松了警惕,以至于没有提前察觉到身后的动静。

    当然,也是那屋内的人实在是足够隐蔽。

    辛亏姜陵保持着以念力强化视听的警惕状态,在对方有所举动的第一时间转过了身,不然再慢上哪怕一秒,他都有着被秒杀的危险。

    可即便如此,姜陵还是落了下风。

    无他,只因对方是个武者。

    灵师的技能释放范围决定了他最佳的战斗距离是中远程,而此时被武者偷袭,强行拉近距离,两者几乎瞬间便来到了面对面的状态,自然是对姜陵不利。

    好在姜陵历经过江南特训和史怡的魔鬼训练,作战意识已然比较丰富,不至于被近身之后就慌乱无措,按照自己的战斗本能,瞬间释放双重藤矛突刺,同时涤罪剑也递了出去。

    涤罪剑刺破了那人身上穿的外套,又刺穿了里面的软甲,扎在了那人胸口上。

    那武者似乎也非常惊异于涤罪剑的锋利程度,但是他的战斗意识也丝毫不弱,在双手攥着左右两根藤矛的情况下,他猛然摆动脖颈,以自己的脑袋狠狠撞上了姜陵的脑袋。

    咚!

    仿佛是两块石板撞在了一起,发出沉闷而慑人的响动,单单从声音就能听出这一记头槌是多么饱含力量。

    姜陵只觉自己像是被一块大石头砸中,额头一阵剧痛,头骨都要裂开了一般,大脑里面也跟着抽搐,顿时额头溢出丝丝鲜血,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在脑海里如惊涛骇浪般炸起。

    但是姜陵知道此时若是慢上一步,自己很有可能再无反击的余地,他强咬着牙,忍住剧痛和眩晕之感,紧握手中涤罪剑就要向上勾挑。

    如果对方不退,那么他就会被这把涤罪剑刨开胸口,割断气管。

    所以那人果断抽身后退,使涤罪剑离开了他的身体。

    姜陵随手将提灯和骨樽丢在了地上,咬牙忍受脑袋的剧痛,双眸死死盯着面前的男子。

    这人比姜陵稍高一点,看上去二十出头,身材很是结实,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一头金色短发,眉毛厚重,眼睛是深棕色,单从相貌上看是个欧洲人。

    他身上穿的是一件棕黄色外套,里面则是一件品质不俗的贴身软甲,此时这个男子低头瞥了一眼自己胸口那个寸深的伤口,不由忍不住轻咳一声,咳出一口鲜血。

    他目光带着几分惊讶地看了一眼姜陵手中的涤罪剑,开口道:“好锋利的剑。”他的声音有些低沉,面容一直是一丝不苟的状态。

    姜陵抬起手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呲牙道:“好他妈铁的头。”

    那人面无表情,迅速往嘴里塞了一个药品。

    姜陵也二话不说吃了颗白果丹,随后迅速掂量了一下要不要把周瑜唤出来。他在心中默然地计算道:“目前走廊狭窄,身后又是房间,总体来说地形对我不利。但是从短暂的交手来看,对方并不是很强,可以再皮一波再决定要不要放周瑜。”

    周瑜是自己最大的底牌,但是一旦放出需要消耗大量的灵力,而且短时间内也很难再唤出第二次,所以姜陵并不想这么早的放出周瑜,如果能依靠自己自身的实力击败对方是最好的。

    虽说还有与对方和平协商的路可以走,但从对方偷袭自己的举动,和目前的态度来看,这家伙并不像是一个和平主义者,而是个比较自信的战斗主义,协商的可能性不大,就算协商成功,姜陵也不放心对方是否会遵守约定。

    果然,那人吃下药剂之后,二话不说再次扑身而上,如同猛虎一般袭杀向姜陵。

    这一次姜陵早有准备,灵力迸发,两条藤矛重新在自己脚前破土而出,直插向对方。

    那人挥动如同钢浇铁打一般的双臂,竟是硬生生砸断了两条绷直的藤蔓,随后脚下发力,顺势调转身形,左肩在前,做靠山撞之势直冲而来。

    他侧身直冲,如同一辆疾驰的战车,姜陵即使手握涤罪剑也难以刺中对方要害。

    但姜陵并不慌乱,因为他的藤矛突刺在第一次释放时就被对方抵住,此时故技重施,他当然不指望那两条藤矛真的能重创对方。

    就在那大汉即将冲到姜陵面前时,姜陵灵力再放,两条藤蔓冲天而起,而这两条藤蔓却不是攻击或者控制对方,竟是从姜陵两脚之下升起,顶着姜陵的脚底板,猛然将姜陵原地升高了一米多。

    姜陵顺势跃起,让对方从自己身下冲过,随后他猛然反身落下,一剑刺向对方的后背。

    嘶啦,锋利的涤罪剑划过对方的后背,撕破了他的外套,割开了软甲,但由于对方在向前移动,所以这一剑没有落实,只是划破了一道两寸长的血口。

    那人已经冲进了屋子里,他急速转过身,竟是趁着姜陵落地不稳之际,一拳砸向姜陵的胸口。

    “念力壁垒!”

    姜陵顿时凝聚念力,在自己胸口凝聚一道无形的护盾,同时脚步后退,握剑的右手斜向上划过。

    咚!

    又是一时沉闷有力的震响,姜陵胸口凝聚的念力护盾,在支撑不到一秒之后,就被对方的拳头蛮横地打破,拳头落在了姜陵胸口。

    但好在姜陵将涤罪剑斩了出去,对方不敢继续前冲,不由收了三分力道。

    可纵使如此,姜陵还是被这一拳轰得连退三步,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噗。”姜陵喉咙一甜,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

    而对方那大汉则是被涤罪剑斩中,锋利的剑刃划过他的脸颊,斜上额头,其间路过了他的左眼!

    只见那大汉左半边脸颊鲜血淋漓,出现了一道皮肉翻开、可见白骨的剑痕,他的左眼亦是被割伤,再也无法张开。

    姜陵靠在墙上,忍着头颅和胸口的剧痛,再次唤出藤矛,将对方逼退。

    那人也的确心志非凡,纵使左眼眼球被割破也没有叫出声,他面目有些狰狞,有些喘息,但竟还是一如既往的肃然。他用仅剩的右眼看向姜陵,漠然道:“我现在有些后悔刚刚选择的偷袭你,而不是出来与你结盟。”

    姜陵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冷哼道:“不过现在说结盟也有些晚了。”

    “没错。”那人重新握紧了拳头,说道:“而且你我都已重伤,现在止战来保留体力都有些来不及了,所以那就继续分个生死吧。”

    “我可没重伤。”姜陵轻咳一声,瞪着眼珠子道:“老子好滴很。”

    对方没有理会姜陵的装模作样,再次握拳冲上,失去了一只眼睛的他依旧虎虎生风。

    “你的视野出现了盲区,我的藤蔓你还能拦得住么!?”姜陵心中闪过一条战略,随后他迅速靠着墙壁翻身,躲开了那直轰而来的一拳,并且顺势躲进了旁边的房间里。

    这个房间便是刚刚大汉偷袭时隐藏的那个关门房间。

    而那大汉一拳砸在了墙壁上,轰然震响,墙壁都凹下去一块,震得落了不少尘土。

    大汉豪不停顿,收拳再次转身,冲进房间就要追杀姜陵。

    此时远离姜陵扔在地上的那盏提灯,屋内一片昏黑,但是大汉还一眼捕捉到了姜陵的位置,可谁知就在他刚刚迈进房间的刹那,危机感骤然传来,大汉止住步伐,就要后撤,但是为时已晚。

    在他的左边墙壁上,突然探出了一根藤蔓。

    左眼被割破之后,那边是他视野的盲区,等他反应过来之后,那条手臂粗的藤蔓已经如同游蛇一般,迅速缠绕在了他的脖子上,死死地缩紧。

    他心头一紧,暗道一声糟糕,急忙收回双拳,扣住脖颈处的藤蔓,就要将其扯开。

    而在这昏暗的屋子里,一道寒芒骤然闪过,如同撕破夜空的流星。

    鲜血飞溅。

    随后有几个东西吧嗒吧嗒掉在了地上。

    涤罪剑的确是卓越品质的神庭利器,这一剑斩过,硬生生砍断了那大汉五根手指!

    此时大汉左手除拇指以外的四指和右手小指已经掉在了地上,十指连心,骤然的剧痛感席卷全身,纵是他那般刚强的铁汉也忍不住痛苦地闷哼了一声。

    “对不住了!”姜陵再出一剑,刺中了那大汉的胸口,在第一处剑伤之下,又刺出了一个两寸深的血窟窿。

    随后姜陵迅速后退,避开了对方扬起的腿鞭。

    那断了五根手指的大汉还在试图扯开脖颈处缠绕的藤蔓,而且以他的力量,在缺了五根手指的情况下竟然真的要将那藤蔓扯开。

    姜陵唯恐对方临死反扑,再次凝聚灵力,使得那根藤蔓变得更加坚韧,死死勒住这大汉的脖子。

    “要怪就怪你先对我出手吧。”姜陵默念了一句,静静等着对方窒息而死。

    不过此时两人战了有一会,动静有这么大,说不准已经吸引其他玩家的注意了,姜陵决定杀掉对方之后,尽快搜索完这片区域后离开这里。

    目前自己消耗了不少灵力,念力更是所剩无几,而且脑袋上的疼痛还未减轻,那轰在胸口的一拳更让他直到现在还有血液从嘴里溢出来。

    这种状态下要是再遇到一个玩家,姜陵可是凶多吉少了。

    “好歹杀了一个,保底有20积分可以拿。”姜陵如此安慰了自己一句。

    此时那根本来不及互通姓名的大汉被藤蔓勒住脖颈,就锁在门口的位置,他已经面色由红变紫,双目突出,纵使他奋力挣扎,可无疑要不了多久他就要死去了。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一把锋利的长剑突然从他胸口探了出来。

    这剑从背后把他贯穿。

    那大汉最后的生命力被这一剑带走,扭动的身躯骤然停下,无力地靠在了门边,缓缓坐倒在地。

    姜陵双目瞪圆,又惊又恼,心中大骂:“这特么是哪个龟孙儿抢老子人头啊!”

推荐阅读: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校花的贴身高手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求魔 百炼成仙 宠魅 最强天道混沌系统 重回至尊 末世之植物金属大师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三国之霸御天下 万法大盗 情缘一线牵 重生之浴火复仇 重生之浴火fù chóu 最强怼人念头 诡事密录 异界小镇日常 惊世毒妃 烽·烟(合作) 特别的U盘 怪物大师之暗黑魔王的救赎 和武力值最高的人做朋友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之苍域之光 重生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之神魔纵横 撩婚101式:重生娇妻,有点甜 夜色染荼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