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墨子逸 书名:天决战场_天决战场无弹窗_天决战场最新章节

    



    



    



    欧阳成翼虽然听上去不过是一个盗贼,但实力却非常不俗,不然也不会曾经从皇宫偷出过夜明珠,更不能在醉花楼偷走飞枫羽衣。【最新章节阅读www.mother-queen.com】



    但铁血堡众人还是小觑了欧阳成翼的实力,十几位地转境的铁血堡部众一同围攻之下,竟是根本无法拿下这老贼,那四只经幽冥石附上了死气的血蝠,虽然不过巴掌大小,但却已经夺走了八人的性命。



    好在茶郁终于出手了,这位铁血堡三供奉的实力是众人看在眼里的,此时他肯出手,铁血堡众人心中的恐惧终于压制了下去。



    余下的十几位铁血堡成员随着茶郁再次冲出,一心要将这老贼格杀在此。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苦呢?”面容阴沉,眼神闪着幽光的欧阳成翼喃喃自语了一句,在幽冥石的作用下,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死寂的气息。随后他一抖衣袖,道:“去吧,吸个痛快。”



    四只蝙蝠还是那般大小,却因为吸食了大量的鲜血,那由灵力构建的身子变得越发凝实,整体有着一种殷红刺目的颜色。



    这些血蝠竟能通过吸取人血来增强实力!



    欧阳成翼阴冷笑道:“你这老东西,非要袖手旁观来看我的深浅,却等到了这四只血蝠已成气候,你还怎么打?”



    茶郁略微苍老的脸上却全是坚毅之色,眼神锐利,猛然探手成爪,抓向了一只飞来的血蝠。



    在茶郁出手的同时,一只苍鹰的虚影浮现,随着茶郁的手臂探出,那灵体构成的鹰爪,竟和茶郁的手掌融在了一起,那即使有着些许褶皱的手掌,也是一只锋利的鹰爪。



    那只血蝠被一把抓住,随着茶郁霍然法力,血蝠被捏得直接爆开,迸溅出一片鲜红的血滴如雨落下。



    茶郁面无表情道:“就这么打!”



    欧阳成翼点了点头,面色上露出几分赞许,语气却是不以为然道:“那小娃娃给了你什么?”



    “用你知道!?”茶郁再次出手,伴着鹰啸声,又一只血蝠被直接捏碎。



    欧阳成翼盯着茶郁的手掌看了一眼,随后略带惊讶地点了点头,道:“金蚕手套,怪不得你敢用手去抓血蝠。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铁血堡,竟也有如此宝物,以前没去光顾一下,可惜了。”



    “你在血蝠之中灌注了幽冥死气,若没有这金蚕手套,我这手已经被侵蚀了吧?”茶郁冷哼一声,道:“可惜我不像你一般老糊涂。”



    原来付一彪递给茶郁的是一对手套,这手套可不是凡品,由由寒山蚕丝和数种金属丝线编制而成,非常紧密坚实,却又韧性极强,可谓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是铁血堡的一件重宝,被付一彪带了出来。



    欧阳老贼见识过与之类似的手套,所以称之为金蚕手套,但茶郁手上这一对手套有着一个专门的名字,叫铁砂擎。



    也正是因为带了这铁砂擎,茶郁才有把握一掌碾碎血蝠,又不用顾及血蝠内藏匿的死气。



    眼看茶郁出手便捏碎了两只血蝠,铁血堡众人顿时人心大振,呼喊着随之冲了过去,有几位灵师联手压制住了另外两只血蝠。



    “还有什么要说的?”茶郁已经来到了欧阳成翼面前,他此时跃在半空,虽然不过离地面五米左右,却有着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势。



    茶郁双臂微张,如若大鹏展翅,而此时也的的确确有着一道展开双翼的苍鹰,在茶郁背后浮现,鹰啸长空。



    欧阳成翼微微仰首,眸子微眯,幽光乍现。



    两人目光相对,无形之中似有火光交错。



    如同一只天空的霸主盯上了地上一只盘起的毒蛇!



    就在这一瞬,苍鹰扑杀而下,如风似电,无比凶猛!



    鹰啸之声和破风之声一同传来,竟是非常凄厉刺耳,只见那只展翅雄鹰狠狠轰在了欧阳成翼身上。



    咚!



    尘土飞扬,气浪扩散,一些靠近的铁血堡部众甚至被余波吹得身形踉跄,全都骇然看向那一处战场。



    茶郁不但有着天变中境的实力,而且修行多年,灵力纯厚,这一击下去便有如此威势!



    在这撞击声传来之后,又是一阵连串的打击声传来,尘土之中勉强看得到两道身影在不断交手。



    “这都没能一击杀了那老贼!?”付一彪恨得牙直痒痒。



    这位少堡主除了以往带着恶徒欺男霸女以外,这是头一次正经八百的带队出征,本事意气风发,谁知在自家管控下的小小潜风镇,竟闹得如此狼狈,他怎能不恼怒。



    “只要杀了这老贼,幽冥石,飞枫羽衣等诸多宝物就是我的了!”付一彪如此宽慰自己。



    当然,他站得位置距离战局老远,完全不用担心受到波及,毕竟拼命这种事情交给手下去办就好了,他要做的不过是坐享其成。



    付一彪莫名觉得身边有点冷,他随意扯了扯衣服,随后专心看向茶郁和欧阳成翼的对决。



    场中随着一阵高亢的鹰啸,一对宽阔的灵体羽翼扩展,顿时吹散了周围的尘土,露出了里面的两人。



    羽翼扇动,茶郁身形倒飞,退到了五步之外。



    他的目光之中露着几分惊异,此时的他衣服上有着多处破口,一些死气甚至已经沾染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的几处肌肤侵蚀的乌黑。



    茶郁收起灵力羽翼,浑身一震,那些如同疤痕一般的黑色斑块缓缓消褪不减。



    毕竟是天变境界的强者,还不至于拿死气毫无办法。



    茶郁冷然道:“怪不得苟延残喘这么多年,果然还有几分本事。”



    欧阳成翼还是坐在原地,此时他身上也是褴褛不堪,脸上更是有着一道险些撕开嘴角的爪痕,看样子茶郁的攻击对他造成了不俗的伤害。但奇怪的是,在他的身上,通过那布衣破损处,却看不到皮肤,而是另一件暗红色的衣服。



    但欧阳成翼依旧看不到痛苦或者慌乱的神色,表情漠然,轻咳一声说道:“这飞枫羽衣的防御力还是不错的。”



    “果然在你手里!”茶郁面色阴沉了几分,醉花楼的宝衣自然不同凡响,自己连绵的攻击竟没有破坏掉这件衣服,但茶郁也不气馁,冷笑道:“就算飞枫羽衣坚韧结实,护得住你的皮肉,但护得住你的五脏六腑么?”



    虽然看上去茶郁的攻击不过是落在了表面,但是毕竟主要以灵力为力量源泉,就算外部有着一层防御,却必然无法避免有力量渗入他的体内。



    就如同你穿着一身铠甲,但敌人一斧子砍下来,就算不会砍破铠甲,但你也必然受到不轻的力量冲击。



    欧阳成翼随意地吐出了一口鲜血,看着茶郁缓缓开口道:“能将融灵体术练到如此程度,你也的确不错。”



    茶郁眼神微变,随后道:“念你我年岁相仿,皆是老朽一个,你若现在留下三五件宝物,我还可以放你离去。”



    欧阳成翼闻言低头笑了起来,他笑了片刻后抬起头,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茶郁,说道:“到现在你还在试探我,不得不说你的警惕性还是有的,就是太优柔寡断了,磨蹭到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茶郁看着欧阳成翼的眼神,忽然面露警觉,面色凝重了几分。



    他出言说留下宝物便可放欧阳成翼走,自然是假的,只是向试探一下欧阳成翼的反应。因为欧阳成翼一直留在此地而不逃走,从一开始便是留在是茶郁心中的疑惑之处。此时眼看着自己都要将他格杀在此,他却还是没有退意,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什么来不及了?”茶郁问道。



    欧阳成翼面色复杂,神经兮兮地说道:“时机已到,你们谁都走不了了。”



    “为什么我要请你们来,为什么我不愿意走,因为正戏才刚刚开始啊。”



    “我就是要请来一些有实力的人,来此角逐,来此互相残杀。因为有残杀才会有受伤,才会死人。”



    “你们比我想象的还要贪心,你们认为一直不肯逃走的人是我么?实际上,洽洽是你们!”



    “死的人太多了,这里已经变成了幽冥。”



    “你们活着的人走不了了,死的人也走不了了。”



    欧阳成翼此时如若疯癫,哭哭笑笑,可他看着茶郁和一干铁血堡部众,眼神冰冷的像是再看死人。



    心头的惧意越来越浓,茶郁忍不住后退了半步。



    “怎么了?为什么还不动手!?”付一彪在稍远处再次吼了一声。



    铁血堡成员原本注意力都放在欧阳成翼身上,此时付一彪喊了一嗓子,有人下意识的转头看去,这人正是身材瘦弱、姿态献媚的黄猴子。



    黄猴子转过头看了一眼付一彪,没等说什么却在这一瞬间顿时一股寒气直冲脑海,他眼睛瞪大,寒毛竖立。



    “少少堡主”黄猴子颤声喊了一句,惊恐地望着付一彪身后。



    付一彪瞥了他一眼,骂道:“你特么吓尿裤子了?见鬼了你?”



    随后付一彪意识到他是在看自己的身后,便也疑惑转过了身。



    有一个小男孩一动不动地站在他身后。



    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无声无息。



    这小男孩浑身都笼罩在一种幽暗的氤氲之中,整个人透着一人令人心悸的阴冷。



    这男孩面色乌青,双目之中是一对竖立的瞳孔。



    他身上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仿佛是从幽冥归来的亡魂。



    此时他抬起头,朝向付一彪微微咧嘴一笑。



    无比惊悚。



    



    



    

推荐阅读: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莽荒纪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最强天道混沌系统 重回至尊 末世之植物金属大师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三国之霸御天下 万法大盗 情缘一线牵 重生之浴火复仇 重生之浴火fù chóu 最强怼人念头 诡事密录 异界小镇日常 惊世毒妃 烽·烟(合作) 特别的U盘 怪物大师之暗黑魔王的救赎 和武力值最高的人做朋友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之苍域之光 重生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之神魔纵横 撩婚101式:重生娇妻,有点甜 夜色染荼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