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这还不简单么?”

    得知自己的猜测没错,萧青衣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笑盈盈的说道:“我在南域行走多年,几乎鲜有我没去过的地方,但凡天资过人的人物,我或多或少都听过,但你如此天资卓绝,我却从未听说过你,仔细想想便能猜到,你应该不是南域之人。”

    “就凭这个?”

    徐少棠半信半疑的看着他,“那你为何不认为我是某位隐世高人的徒弟,刚刚出世历练呢?”

    虽然萧青衣的话有几分道理,但徐少棠并不认为他单凭这一点便能猜到他非是南域之人,连甄隐一开始也并未猜到,诺大的南域,他就不信会没有一位隐世高人,也不信萧青衣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走遍了南域的每个地方。

    “我也不是没有这般想过。”萧青衣微微笑道:“不过,如果你是隐世高人的徒弟,应该是涉世未深,但你却对人情世故拿捏得恰到好处,如同一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一般,显然也是历尽尘世磨炼的人。”

    “还有吗?”

    徐少棠双目炯炯的看着萧青衣,他的分析确实很在理,他突然发现,自己实在有些低估了眼前这位。

    “当然!”萧青衣点头道:“最终让我确信你是来自北域之人的,还是我刚得到不久的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这次却不是徐少棠发问,而是钟雨楼好奇不已的问了起来。

    他大多数的时间都跟在萧青衣的身边,他心中不由疑惑,他怎么从未听过什么能确定徐少棠来自北域的消息。

    萧青衣轻笑道:“十多天前,楚州仙道盟的外门长老荆云霄被杀,而杀死荆云霄的人正是你徐少棠!而楚州,正是距北域最近的地方!”

    钟雨楼还是有些不解,兀自疑惑道:“就算如此,也未必就能说明徐少棠来自北域啊。”

    “钟老你还不明白么?”

    萧青衣道:“楚州是什么地方,那几乎是南域最贫瘠的地方,整个楚州都没有灵气充裕之地,如果他真的是某位隐世高人的徒弟,能教出他这样的徒弟的人,肯定也是顶尖的人物,那些实力强横的强者,就算是要避世而居,自然也是选择灵气充裕之地,谁会选择楚州?正是因为这事,让我进一步坚信他绝非南域的某位隐世高人的徒弟,既非如此,那便只能是来自我们从未踏足过的北域了。”

    “厉害!”

    听完萧青衣的话,徐少棠不由竖起大拇指。萧青衣仅凭这些就能猜到他是来自北域的人,其心思之缜密,实在让人咂舌。

    他不断的在心中提醒着自己,不能在萧青衣面前乱说话,免得他再根据自己不经意间说出的话猜出其他的东西来,截止目前,他对萧青衣还是一无所知,但萧青衣却将他的来历猜了个七七,这着实让他不得不警惕起来。

    萧青衣笑笑道:“我猜出了你的来历,现在是不是该你猜猜我的身份了?”

    “猜不到!”

    徐少棠很是干脆的摇摇头,明知猜不到的事情,他也懒得动脑筋去猜了。

    “你都不猜,怎么就知道自己猜不到?”

    萧青衣那副样子,似乎很想徐少棠猜中他的身份一般,搞得徐少棠有些莫名其妙的,他想要将他的身份告诉自己,直接说就是了,何必让他在这里没头没脑的猜测?如果他不想让自己知道他的身份,又何必让自己去猜?

    他突然感觉,萧青衣似乎是在拿他寻开心一般。

    想到这里,徐少棠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恶趣味,一脸坏笑的说道:“我虽然猜不到你的身份,但却可以猜到其他的,你要不要听听。”

    “嗯?”

    看着徐少棠脸上那“猥琐”的笑容,萧青衣不由微微皱眉,不过还是点头道:“你说说。”

    “你确定要听?”徐少棠故意再次问道。

    “当然!”萧青衣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好吧,这可是你自己要听的。”徐少棠笑呵呵的说道:“束缚太久,对身体不好。”

    “什么意思?”

    萧青衣一头雾水的看着徐少棠,天知道徐少棠这句话到底是想说什么,这没来由的一句话,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徐少棠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兀自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心口,继而兀自端起酒杯,一言不发的吃喝起来,心中嘿嘿坏笑道:小妞,让你拿我寻开心!自己去悟吧,哈哈!

    萧青衣眼中尽是迷茫,努力的思考着徐少棠这话到底是何意,只是,任凭他聪明过人,却最终还是败在徐少棠这句没头槑脑的话上,最终只能向徐少棠投去询问的目光。

    迎着萧青衣那询问的目光,徐少棠依然不说话,只是再次拍拍自己的心口,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次。

    萧青衣这次终于注意到了徐少棠的动作,如果说徐少棠第一次拍心口纯粹是无心之举,但第二次,肯定就是别有意思了!

    看看徐少棠的胸口,再看看自己的心口,萧青衣脸上那淡淡的笑容瞬间凝固,“腾”的一下站起来,一双明眸之中满是怒火。

    而钟雨楼自然也注意到了徐少棠的动作,联想起徐少棠刚才的话,他瞬间明白了徐少棠的意思,差点将刚喝进嘴里的那口酒直接喷出来,他想仰天大笑,却又觉得这时候似乎有些不太合适,只能拼命的憋着,将一张老脸憋得通红。

    看到萧青衣的举动,徐少棠知道自己猜对了,这妞果然是女扮男装!

    迎着萧青衣那怒火升腾的目光,徐少棠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是一脸微笑的继续吃喝着,同时装疯卖傻的向萧青衣道:“萧兄,你这是怎么了?”

    “无耻!”

    萧青衣双目喷火,将自己的牙齿咬得嘎吱作响。

    “萧兄,你这话就不对了。”徐少棠笑盈盈的说道:“我可从没说什么啊,钟老可以作证!是吧,钟老?”

    “老夫什么都没听见!”

    钟雨楼努力的憋住笑容,往自己的嘴里灌入一口酒,想要借此来掩饰自己的窘态,但那酒刚入口,他便“噗”的一声将嘴里的酒喷出来

推荐阅读: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傲世九重天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总裁霸爱之赌约情人 我的合租校花 我的捉鬼生涯 城市暗卫 蕴武霸世 神级修炼系统-小知了 邪少的娇宠小妻 启明星探案集 无敌神域 全才相师 强制宠爱:亿万总裁有点坏 农门医妃:邪王夜夜宠 刀剑天帝 末法战纪 难得岁月静好 至尊小神农 御用兵王 权少盛宠宝贝妻 至尊神眼 狂妃难驯:娘子,为夫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