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谭佳佳站在门口的时候看起来和个路过的百姓并没有什么两样。【最新章节阅读www.mother-queen.com】

    她望了玉儿一眼并没有流露出特别的诧异只是对着林逸飞说道:“逸飞你能出来一下吗?”

    她为了避免玉儿的疑心并没有像以往一样称呼林教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称呼中有着一种尊敬的疏远又一次如此的称呼她的心不知怎的有些失落。

    林逸飞望着玉儿疑惑的目光轻声解释道:“这是你的谭阿姨是也是你妈的好朋友。”

    “真的?”玉儿有些疑惑在她的记忆中妈就从来没有过什么朋友怎么一会的功夫竟然多出了两个?而且看起来都是这么的和善。

    林逸飞默默地点点头“玉儿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

    他在屋内已经听到外边车辆开过的声音略微嘈杂的脚步声知道谭佳佳在处理完了一切这才找了过来。

    望着林逸飞走到了门口玉儿突然叫了一声“林叔叔!”

    “什么事?”林逸飞神色如常并没有什么异样。

    “你记得答应过陪我去看长城的”玉儿伸出了小拳头“我们拉钩。”

    谭佳佳神色有些古怪却强忍着没说什么。

    林逸飞笑着摇头掩饰着自己心中的那点酸意仿佛看到了调皮可爱的孩子走了回来和她拉了拉小手指头沉声道:“玉儿你放心就算不拉钩叔叔答应你的事情也一定会做到。”

    玉儿收回了手掌低声道:“我相信林叔叔。”

    二人走出房门的时候找了个偏僻的地方也就是刚才胡花英毙命的地方。白雪皑皑远处苍色一片近处除了显出一些凌乱的车痕什么都没有剩下。

    “死的那个的确是胡花英。”谭佳佳看了一眼四合院的方向终于说道:“刚才那个小姑娘就是她的女儿?”

    林逸飞点点头“不错她叫计暖玉。”

    “哦!”谭佳佳叹息一声“没有想到那么个母亲竟然有这样可爱的的一个女儿。林教官我看了一下她好像是自杀死的?”

    林逸飞点点头“我也想不到她会突然自杀可能她实在很累。”

    “在林教官的手下她绝对逃不脱只能自杀。”谭佳佳笑道。

    “不是我逼死的她她只不过让我觉得良心有愧。无论怎样逼死一个还有女儿需要照顾的母亲她认为我绝对不能对于这件事袖手旁观。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林逸飞苦笑道。

    “啊?”谭佳佳眼中一丝疑惑听到林逸飞把前因后果大略地说了不由愣在那里半晌的做声不得。

    良久谭佳佳才叹息一声“无论胡花英是怎么样的人她死了我们不好再说什么。只不过她的女儿始终是无辜的。逸飞你准备怎么办把她送到孤儿院?”

    林逸飞默然半晌“我看看是否能给她找个好人家然后资助玉儿去上学。”

    “你有人选没有?”谭佳佳有些皱眉“这些事情比较麻烦要有正规的手续可是如果别人都知道她是一个杀人犯的女儿她能得到正常人的待遇?”

    林逸飞只是想起胡花英最后的眼神沉声道:“如果实在不行我回去问问爸妈看看他们可以不可以不过他们工作也忙。”

    “她的户口身份也是个麻烦事计暖玉?”谭佳佳念了一遍突然目光一闪“不对这里有问题。”

    “哦?”林逸飞也是神色有些异常“我忘记问你胡花英的丈夫叫什么。”

    “原来你也想到了这点”谭佳佳低声道:“我多少知道一些当年的案子没错她的丈夫不姓计姓温。”

    “哦!”林逸飞缓缓点头“胡花英既然让女儿记住这个名字而又不是父母的姓氏这只能说明这个计姓极有可能是当年那人的姓氏。”

    谭佳佳颇为认可“你说胡花英为什么这么肯定那人的姓氏?”

    “她可能当初就知道或许以后还见过那个人。”林逸飞叹息道:“只是可惜胡花英已经死了不过我们想知道当年的真相”说到这里的时候林逸飞有些苦笑他有太多的真相要去追寻想起胡花英临死前说的听说过另外一个人说过杀人网站难道就是她的那个男人可是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是这个胡花英至死说的话也是半真半假。

    “我们要知道当年的真相还有很多办法。”谭佳佳接下去道:“第一是去差当年的案宗估计要从那里查询难度不小。第二呢林教官你已经用过就是再仔细地询问玉儿关于她母亲的情况但是对你来说我看难度也不小。因为你多少觉得欺骗小女孩有些愧疚吧?”

    林逸飞只能点头实际上他的一些询问的技巧他一招也不想用出来。

    “我看那就不如我想办法接近一下玉儿然后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谭佳佳主动请缨。

    “你不是还有任务?”林逸飞摇头道:“你的任务更要紧如果失职那我可承担不起。”

    “我和浩峰今天都休息。”谭佳佳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哦?保护人质的任务也有休息?”林逸飞更加奇怪。

    谭佳佳叹息一声“那两个美国佬一直没有破案于是迁怒我们保护工作做得太好。”

    “啊?”林逸飞有些好笑“做得太好也是过错?”

    谭佳佳无可奈何地说道:“他们决定放弃中方的保护说什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多半是因为他们现了保镖的行踪这才有可能迟迟不动的或许只有让我们离开对方才有可能上钩的。”

    林逸飞皱了下眉头“他们不自量力。”

    “谁说不是!”谭佳佳有些埋怨的说道:“不过为了双方的合作愉快不起冲突章警官已经让我们暂停手中的工作正在和美国那方面沟通。所以今天我休息如果不是接到你的电话正准备四处走走看看京城的雪景。”

    “那浩峰呢?”

    “他说有点事情神神秘秘的”谭佳佳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所以我现在算是无事可做可以和你一起调查一下玉儿的生父方面的事情。”

    “我可没有什么工资的。”林逸飞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还有那个玉儿她可能知道些妈妈的事情你询问的时候最好不要操之过急。”

    “林教官看你说的大家不都是为人民服务!”谭佳佳笑了起来“你做这些工作难道也仅仅因为兴趣?”

    林逸飞摇摇头“线索还有很多胡花英身上有什么蛛丝马迹没有?”

    “这个要一会才能给你结果”谭佳佳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胡花英的遗物也算是一个线索吧再说收留她们的房东我们肯定也要问问。只不过你说的是要低调我才请办案的把这些事情压后。”

    “那我们分工合作”林逸飞想一想“我先回去和玉儿说一说想一个借口你去问问她们的房东。”

    “不如我去和玉儿说说”谭佳佳摇头道:“对门那个房东对女人有仇的我刚才询问有没有一个姓胡的一个女人她几乎吼着向我说没有。”

    林逸飞点点头“也行。”

    二人进了四合院谭佳佳直接去见玉儿林逸飞却是径直过去轻轻敲了下房门还没有等到他问话屋内已经传来了一声吼叫“没人在家。”

    林逸飞懒得废话用手一推已经开了房门迈步走了进去。对于讲道理的他从来不蛮横对于蛮横的他也很少讲道理。

    “你干什么?有没有礼貌?”河东狮吼的女人一声咆哮头有些凌乱一地的破碎玻璃片显然刚才是吵过了一架拿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出气。

    男人却是把头埋着。

    “你对门的那个胡花英死了你们不知道?”林逸飞表情严肃一下子震住了想要飙的女人。

    女人眼中有些吃惊却不敢流露出心中的喜意生怕被眼前的林逸飞误认为是杀人犯懦懦才说道:“我们不知道呀我们一直没有出门刚才她还过来借煤烧的怎么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死了?”

    男人嘴唇蠕动了两下脸色苍白一片等到老婆说完才醒过神来的样子霍然站起冲到林逸飞的身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嘴唇打着哆嗦“你你说什么胡花英死了?她怎么会死?”

    女人虽然摸不清林逸飞的底细但怎么看他都像是个便衣对他有了几分畏惧听到男人这么说忍不住大叫了起来“你心痛了是不是你心痛了当年为什么还要娶我?”

推荐阅读:官术 火爆天王 光明纪元 宠魅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百炼成仙 最强弃少 最终进化 醉枕江山 重生之官路商途 哈利波特 YY制造之火影 异界药师 抗日之铁血河山 末世血皇 美女公寓的日子 生之道 倚天屠龙飞鹰记 天道本阵 现代强者录 神游 武林高手在异世 赌神传说 反转战记 妻不如妾 爱,原来那么暖 无赖金仙 斗破宫墙之华懿皇贵妃秘史 春风得意妖尽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