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网址

    “师兄!难道你那件空间宝物是一件先天至宝?”南天与吴道子一齐惊道。

    邹立望了他们一眼,微微一笑:“我不知是不是先天至宝,但我的空间宝物内的空间,会随着邹某的修为提升而扩大空间。”

    南天叹了一口气:“我早该想到,如果不是先天宝物,大首领如何能带数人一道飞升仙界?大首领果是一位有大仙缘的人。”

    “什么?师兄有一件先天至宝?让我看看!”青阳子一脸震惊,眼里充满渴色。

    邹立手一挥,一粒珠子飘了出来,悬浮在青阳子的面前。

    “这就是先天至宝?”青阳子口里存疑,左手不由自主地向那珠子抓去。那知还没碰到珠子,珠子突然一闪,自青阳子手边擦过,闪在一边。

    南天笑道:“先天至宝有灵性,自认其主,没有得到它认可的人是很难抓到的。今日一看果然如此。”

    青阳子不服,身形一闪,手如闪电,攸地急出,快速向那粒珠子抓去。

    那知青阳子快,乾坤珠更快,眼见就快抓住时,轻轻一闪,再次自青阳子手边滑过,连抓几次均是如此,气得青阳子大叫:“我不信我抓不住你。”

    可是十余次过后,青阳子连乾坤珠的边都没有摸到。

    气得青阳子向邹立求道:“师兄!你让这宝贝给我摸一下嘛。”

    南天阻止:“不可!先天之宝自有傲气,不可让人随意品玩。”转头又看向青阳子笑道:“师弟啊!你能看到已是极大的仙运了。如想再进一步就是贪婪了。本不属于己,何必强求呢?尽好就收吧!过则不及!”

    青阳子一听,神情一滞,向南天身子一弯,“多谢南师兄真言,师弟我受教了。”随即转向邹立,又拱一拱手:“多谢师兄让我看到了先天之宝。满足了好奇之心。只是师弟我不知适可而止,竟然还想去摸一下,实在不该。还请师兄敬谅,下次不敢了!”说罢弯腰施了一礼。

    邹立微微一笑,“此等至宝,我本不该公之于众,只是我不想让众位师弟对我心存疑虑。将后来,为了我等的安全,少不得要用到,不至于让众位师弟有抗拒之心,这才拿出来,让众位师弟欣赏一下。”

    说罢心念一动,那知那珠子一动不动,似乎还在生邹立的气,怔了一怔,右手一伸向那颗珠子抓去。那知那珠子一闪,避过邹立的右手,仍然飘浮在身侧。

    邹立轻轻一笑:“这珠儿还生我气了。下次不会让人看到你了。珠儿乖!”心念一动,珠儿攸地一下,向邹立撞过去,转瞬消失不见了。吴道子见了向邹立拱拱手:“多谢师兄大方,让我等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宝物,是我等的仙运和福气,只是此宝贵重,我向天道发誓:绝不将今日所见宝物说出去,否则身散魂消。”

    青阳子与南天也接连发誓,誓言大致相同。

    邹立叹了一口气:“几位师弟言重了。既然几位师兄跟随了我,是对邹某的信任,邹某绝对尽力为几位师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共同进步,永享福寿!”

    几人对邹立的承诺表示感激,答应不离不弃,永世追随。

    南天提议:“我们不要在此耽搁了,师兄既已感应到土之本源的厚重,如果能与身体相生,就能晋级真仙之境。只是这相生不光是土之本源与身体相生,还需土之本源与另一本源产生感应、相合,才能晋级成功,因为孤源不立。”

    青阳子惊道:“南师兄怎对这练体之法了解的如此清楚?”

    南天笑道:“飞升数千年来,虽然修为提升得不高,但南某性喜各种奇闻、秘录。因此可是没少花仙石去参阅、购置这类记录。自然从中也得到一些有用之物。”

    吴道子皱皱眉头:“那练体者修练的途径不是与练气者相反,大首领法体双修会不会发生冲突?”

    邹立也望过来。

    南天摇了摇头:“不会!练体者与练气者最大的不同:练体者是纳本源之力于己身,而练气者是要靠悟,是溶神魂于本源之中,本源是己,己是本源。其修练的方法与途径不同。练气者是掌握空间与时间本源之后才有能力去领悟五行本源。

    练体者则相反,从天仙时就要感应到一种本源,进而借助这种本源之力为己力,达到力能破除一切。领悟出五行本源之道即能永生。如果再领悟出空间与时间本源之道,会是一个什么高度,我就没听说过了。”

    青阳子一听:“快走吧!这木之本源正适合师兄修练,不要让木之本源让人先得到了。”

    南天一笑:“这修仙讲的是个缘字,没有缘份,碰面不识,擦肩而过。话虽如此,青阳师弟提的也对,早一点去,早一点得缘。”

    数人飘身而出,吴道子手一招,刚刚还是一座院子,转瞬就不见了,独留一片空地。

    非止一日,眼见就要接近传言的那片有可能出现本源之地的地方了,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时不时还看到一些带伤的天仙。这些人修为也不低,最少的也都是天仙六层、七层。

    正走着,青阳子一把拦住一位七层天仙:“这位道兄!前面发生了何事?为何你等形色匆匆,而且还有不少带伤的道友!”

    那人吃了一惊,与其余几人一道,身形一闪,一脸戒备地望着邹立几人。

    南天上前一步笑道:“众位不要多心,我等并无歹意,只是一路看到不少道友身带伤痕,行色匆忙,心中好奇,想问一问前面发生了什么?”

    一人看了邹立一行:“难道你等不知,本源之物被一名金仙大人伤了,从此消失的不见踪迹。就是那片茂密的古木,也萎缩了不少。原本许多道友一方面来碰碰运气,另一方面也想来采摘一些仙药,那知近来多了许多真仙大能们,看到一些男女道友就来盘问,稍有一慎就被打伤。我劝你们还是回去吧!”

    邹立拱拱手:“多谢几位相告,只是我等不远万里前来求缘,不到地方就轻意回转,也担心成为别人的笑料,多谢几位的好意,我们去看看就回。”

推荐阅读: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大圣传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超级强者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之明星老公养成记 三神石 龙城传奇之安国盛世 真实末日ag亚游网址 帝御天骄 妖怪影视工厂 终极特种兵 六指娇仙 然界 仙判之路 时空云商 造化仙君 乱魔记 行天衍道 都市最强医仙 深渊入侵最前线 出人投地 清扫堂 我为玉帝代班 火影之宇智波猿飞